評論 > 投書 > 正文

愚公:英雄的宗教法輪功

作者:
為什麼法輪功能夠作為一個反共群體,越戰越強,影響越來越大?就是他們擁有信仰的力量。信仰超越了俗界,超越了利害得失甚至生死,信仰成了人生的最高意義,因而作為群體擁有了「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高貴人格,從而擁有了超凡的堅持力和行動力。可以說成了中共政權的「天敵」,真善忍對假惡暴的正邪世紀大對決。

19歲少女感恩法輪大法讓自己走出嗑藥泥潭變陽光少女(林丹/大紀元)

馬列共匪邪教集團作亂中華一百年以來,以階級鬥爭為名對中華民族開展了一波又一波的群體屠殺:屠殺地主、屠殺國民黨人員,屠殺資本家、屠殺宗教人士、屠殺知識分子右派、屠殺農民,屠殺地富後代、屠殺六四學生市民、屠殺少數民族、屠殺嬰兒……血淋淋慘烈的屠戮和迫害,造成了數以億計中國人命的無辜喪生。

直到如今,這個殺人集團不斷變換口號和妖鬼手法,依然掌握着對中國人民的生殺大權,而那些受過迫害的倖存者及他們的後代,似乎不但沒有作持續有效的反抗,許多人似乎忘卻了他們的血淚記憶,還和中共政權勾搭交媾,有的還為虎作倀,加入了中共主導的迫害隊伍。

但是我們看到,法輪功是一個例外。中共從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法輪功面對中共殘酷的迫害,非但沒有任由屠宰,而是把反迫害爭人權的鬥爭,從國內擴展到全世界,活躍於文化教育、新聞傳媒、藝術創作、街頭運動等等和平領域,形成了對中共政權壓力最大的反抗力量,簡直就是一個世界反共天國般的存在。

中共從一大二公階級鬥爭的原教旨共產主義階段,進入了所謂改革開放的後共產主義階段,在保持了謊言、暴力兩大邪惡基因之上,又加上了腐敗。由謊言、暴力和腐敗這三大病毒匯合成新的共產劇毒,是中共具有了「大惡魔」兼「大淫婦」兩大控制人們的魔力。如瘟疫一般,流毒全中國,蔓延全世界。

中共大淫婦用經濟擴張、名位誘惑、慾望享受俘虜了一批一批的社會精英,還把曾經的宿敵國民黨,民運隊伍等等拉下水。當然同時還用「民族復興」「強國夢」等等宏大口號作為包裝和裝飾,使得不少人學會了用大口號來掩蓋私慾和墮落的「大義名分」。

為什麼法輪功能夠作為一個反共群體,越戰越強,影響越來越大?就是他們擁有信仰的力量。信仰超越了俗界,超越了利害得失甚至生死,信仰成了人生的最高意義,因而作為群體擁有了「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高貴人格,從而擁有了超凡的堅持力和行動力。可以說成了中共政權的「天敵」,真善忍對假惡暴的正邪世紀大對決。

中共污衊法輪功是「邪教」,可是從他們列出的所有「邪教」的特徵來看,只有中共自己才完完全全可以「對號入座」的邪教!

但是如何看待非中共勢力人士也有對法輪功的非議言論呢?或許大體上有以下幾種情況。

1,自己作為凡人過世俗生活,因而對於天天打坐、言必稱師父的宗教生活有很大距離感,心生排斥感。

2,因為中共曾經也作為信仰組織有種種痴狂行為而產生的對宗教方式的排斥感而移用到了對待法輪功的看法和聯想。

3,由於中共將法輪功定為頭號敵人而處處打壓,而法輪功在反迫害過程中客觀上傳播了中共的恐怖感,使人條件反射般地聞法輪功色變而避之唯恐不快。

其實法輪功是一個和平團體,沒有任何暴力恐怖記錄,何以讓人感到可怕?道理也簡單,因為中共盯着法輪功,如同溫和的綿羊身後總有一對兇惡的狼眼盯着,使人看到綿羊便同看到惡狼一樣感到可怕了。

4,由於中共享經濟鏈條捆綁了許多有經濟牽連的人、經濟體乃至社會名流,為名利計自然趨利避害,而不由自主與法輪功保持距離。

是不是這樣呢?

當然,將民主自由社會作為一個大盤,在這個大盤之上見解多元化甚至發生碰撞也是很正常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王禁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