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翔: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上)

—中共錯誤 禍延全球

作者:

武漢肺炎因為中共隱瞞疫情,錯過了把它「消滅於萌芽狀態」的先機,結果使病毒得以肆虐全國,並且溢出國門走向全世界。迄3月17日為止,全球共有160個國家和地區出現疫情,綜合各國報告的官方統計(引用John Hopkins University綜合統計),確診人數逾19萬8千人(其中中國8萬多宗),7500多人死亡(其中中國3237人死亡),成為一場全球性的災難。(編按:全球確診數字的統計出入頗大,世衛公布的確診數是18萬4千多宗)

疫情除了令受害人患病及死亡外,全球經濟深受影響,正常的社會文化活動,都在不同程度上處於停擺狀態,特別是國際間的交流活動,更幾乎處於全面停頓的狀態。可以這樣說:今次是全世界為中共的錯誤埋單。

對於這場災難,中共的宣傳重點有二:其一,大力宣傳大陸如何成功地抗衡疫情,卻隻字不提中共的體制如何導致疫情失控;其二,大力宣傳「源頭不可知論」,甚至把疫情的爆發歸咎為美國的加害,而不追究疫情如何從中國走向世界。

為了戳穿中共的宣傳伎倆,本文將集中探討從發生第一宗病例到武漢封城這段期間,即從2019年12月8日到2020年1月23日(共46天),北京當局是如何隱瞞謊報疫情,因而錯失抑制疫情的黃金機會,使病毒得以肆虐全國並貽害全球。

甲)中央早已知情卻隱瞞疫情

從現在已知的資料看,遠在李文亮等8人在12月30日吹哨之前,中共高層已經知道中國正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疫情,但他們非但不採取緊急措施,反而禁止向社會公布,甚至企圖銷毀證據。

一)2019年12月底前武漢已經報告中央

根據大陸《財新網》2月26日發表的調查報告〈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

(編按:原文網址已被404,請按此處看原文全文截圖)顯示,在去年12月底之前,有不少於9名不明肺炎病例的樣本被從武漢各醫院採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國家衛健委和疾控系統。

筆者根據《財新網》的資料,整理出下表說明早在12月底中共高層已經獲悉此病。

從上述的回顧我們可以確認以下事實:

第一,武漢基層並沒有隱瞞疫情,因為:

1.12月27日:實驗室「廣州微遠基因」已經完成新冠病毒基因組測序、並立即分享給了中國醫學科學院、並專程前往武漢,向當地醫院和疾控中心彙報交流。

2.12月29日: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疾控處通知省、市、區三級疾控中心,有海鮮市場暴露史的不明肺炎患者,要求啟動應急處置工作流程。

3.12月30日:三級疾控中心形成《關於醫院報告華南海鮮市場多例肺炎病例情況的調查處置報告》。同日,武漢市衛健委發佈內部通知《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通報疫情爆發情況。

第二,中央也早已知情,因為:

1.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12月31日上午已抵達武漢,正展開相關檢測核實工作。這說明地方當局在此之前已經有立刻報告北京。

2.1月2日,中共海軍工程大學警通勤務連下發《嚴控外來人員進校的通知》顯示,中共海軍早在2019年底就知曉武漢不明防疫疫情,並出台《2019年第298號文件》;提出防控措施,而且中部戰區總醫院也已知情。

3.從1月3日起,至2月3日止,中共外交部一共向美國通報了30次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根據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020年2月3日的發言。華說:「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兩國疾控中心就疫情相關情況多次進行溝通。」)

從上述(一)和(二)看,根本北京最高當局在疫情初發時已經瞭解情況,但就是不讓報導,不能公布。中央不讓公布的實情直到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央視專訪時獲得證實。他說:「我作為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但是,「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到此時隱瞞疫情的責任誰屬就非常清楚。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央視專訪截圖。

二)中央對疫情保密甚至要求銷毀相關資料

雖然中國疾控中心在1月6號就內部啟動二級應急機制,可惜的是,到此時此刻,中共仍然不願意公布此事,非但不公布,還專門為此發通告,不準再做化驗,已經做的化驗及其結果均需保密或銷毀。對此《財新網》有很詳細的報導:

1.在2020年1月1日,中央禁止新的化驗,已經做的要求銷毀樣本

《財新網》說:「回望2019年12月底至今年1月初的那幾天,原本應是決定無數人命運的關鍵時刻。但彼時,公眾對這種病毒日後會引發的後果還渾然不知。一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報告』。」

2.在1月3日,中央發出文件,要求對疫情資料要保密

根據《財新網》報導,1月3日,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佈了一份名為《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即3號文件),它進一步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已從有關醫療衛生機構取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應立即將樣本就地銷毀或送交國家指定的保藏機構保管,並妥善保存有關實驗活動記錄及實驗結果信息;疫情防控工作期間,各類機構承擔病原學檢測任務所產生的信息屬於特殊公共資源,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相關論文、成果發表須經委託部門審核同意。

3.在1月6日,無故關閉上海研究所,延誤了發展疫苗的進程

根據《南華早報》2月28日報導,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以下簡稱「公衛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振教授帶領的團隊,早在1月5日已完成武漢病毒的全基因測序,時間上還早過中共官方宣布在武漢發現不明肺炎兩天。上海公衛中心當日立即向上海市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等主管部門報告,提醒他們新病毒與SARS相似,建議採取適當措施防止疫情擴散,因為樣本採集來源的病人,病症都非常嚴重。

在張永振團隊公開新冠狀病毒基因序列序列(5日)後,當局翌日(6日)卻以「整改」的理由關閉該實驗室。上海公衛中心臨時關閉,但當局沒有解釋原因,據中心的消息人士說:「我們曾經四次申報要求重開,但一直都沒有得到回覆」。關閉實驗室對科學家的研究有很大影響,因為他們正在與時間競賽,希望儘快找到控制冠狀病毒的辦法。不論「整改」的真正原因何在,在關鍵時刻廢了上海所的武功,客觀上就造成對防疫工作(特別是研發疫苗方面)的耽誤,使病毒有更多的散播機會。

人們實在難以明白,為什麼大難當前,中共要禁止人們繼續進行化驗(1月1日),已經做的化驗樣本要銷毀,對化驗結果要保密(1月3日),甚至要關閉有重大發現的公衛中心(1月6日)。中共對武漢病毒採取這個態度,絶對延誤了對病毒的防控。

眾所周知,疫情擴散速度同防治措施的及時性成反比,防治措施越及時,擴散速度越小,反之亦然。根據《南方都市報》對鍾南山的專訪,中央遲到1月23日才提出對武漢封城。但他們的團隊在1月底2月初做了一個病情預測,如果封城行動提早5天,到現在(按:指專訪發表時的3月12日)為止,全國的病例數大概會是2萬左右;但是如果再推後5天,全國到3月份後的發病峰值應該是17萬。現在官方的確診病例是8萬多,比提早封城的估計數字要多出4倍,顯然中共的隱瞞和延誤造成人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筆者按:《南方都市報》上述專訪已經被刪,辛虧大陸網媒《南國早報》3月13日轉載,才得以保存,全文見http://www.ngzb.com.cn/news/76883.html)

中共為什麼孜孜於封鎖消息?不但發口頭通知(1月1日)、發正式文件(1月3日)、甚至採取行動「整頓」研究中心(1月6日),非得要隱瞞疫情不可?親北京人士會認為,中共在嚴重疫情面前為了慎重起見必須先確認疫情的性質才可以公布,而資訊的公布需要由中央權威機構統一發放才不至於產生恐慌和混亂。這可以是一個合理的解釋,但到了1月9日,「武漢病毒性肺炎病原檢測結果初步評估專家組」正式宣布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即真相已經查明),1月12日國家衛健委通報世界衛生組織,後者將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即已經公布),中共仍然不向全國人民公布真相,這就有點不正常。

筆者更加覺得,中共是為了避免負面信息帶來不穩定因素,從而威脅到其自身的統治利益,才不惜禁止有關疫情訊息的流通,包括對疫情從事必要的研究。

註:明天發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眾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