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抓捕三公民記者:溫度淚點人情味何在?《大國戰疫》戰誰

對於北京高層來說,公民記者在武漢疫區的採訪報道都是沒有溫度淚點和人情味的,知識分子在自媒體平台上發表的評論文章自然也沒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對李文亮醫生遺孀的採訪被刪,難道也是因為沒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嗎?如果是這樣,還有什麼臉面來談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呢?

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是10天前中共官方對媒體工作者提出的政治要求。但人們不能忘記:本身不是記者但努力行使公民記者使命的陳秋實與方斌,冒着染病風險真實客觀報道武漢疫情卻被人間蒸發,另一位自媒體人李澤華也疑似遭到同樣的命運。

據報道:親身紀錄武漢疫情的律師陳秋實與公民方斌,被當局扣查後一直失聯,至今還不能確定他們到底是遭到拘留還是隔離。本周三(2月26日),另一位中國官媒出身的獨立記者李澤華也被疑似國保帶走。

90後的李澤華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曾在官媒中央電視台擔任主持人,但在辭職後成立了自媒體。一周多以前,李澤華開始起武漢之旅,通過一個個視頻,我們看到武漢疫情的方方面面:

李澤華進入醫院停屍房和居民小區拍攝現場情況,他採訪了搬運屍體的和滯留武漢的人。

李澤華前往1月18號舉辦萬家宴而聞名的武漢百步亭社區,這裡的居民對社區無人打掃消毒有意見,對有多少人感染的問題感到焦慮卻得不到官方消息。一位居民告訴李澤華:「我們都不知道,我們自己在群里問看哪一棟樓有發熱情況,他也不做公示···,我們給居委會打電話,他們說都做了,都做了···但也沒有看到人來。」

還看到李澤華邊開車並錄視頻說:「各位網友,我現在在路上突然被一個國家安全局的人開着不是警車的車在追我。我沒法進行直播,我只能拍視頻,我現在在武漢,他們現在在追我。他們一定是要隔離我,向各位求助。」

當天回到酒店後,李澤華再發視頻說:「到了這一步,我覺得我不被帶走,不被隔離也不太可能了,但是我想澄清的是,我無愧於我自己,無愧於我的父母,無愧於我的家庭,也無愧於我畢業的中國傳媒大學,無愧於我學的傳媒,我也無愧於這個國家。」

門外已經有疑似國保在敲門,李澤華說:「我知道理想主義在當年的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已經破滅。靜坐已經沒有任何作用。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什麼。」

這之後有疑似國保進入李澤華所住的酒店房間,視頻於是中斷。陳秋實張斌李澤華都是在試圖向外界掀開武漢疫區和民眾生活的一角,但卻都被人間蒸發。

武漢肺炎肆虐之時的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印發一份文件,題為《關於加強對政法系統依法防控疫情、維護安全穩定先進典型宣傳工作的通知》,要求媒體工作者加大先進典型的宣傳力度,進一步弘揚正氣、激勵鬥志、激發社會正能量。」《通知》詳細寫道,」要深入挖掘動人事迹和鮮活事例,推出更多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還要讓一線執法者「忠誠無畏、無私奉獻、可歌可泣的形象更加鮮明」。《通知》還特別提到善用新媒體平台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的重要性。

第二天2月19日,騰訊旗下2012年12月成立的自媒體平台《大家》就被執行了」死刑」。集中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的這一自媒體信息平台被封前所發表的最後一篇頭條標題是:《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中共官方言論管控的大刀,不僅砍向知識分子的信息平台,還更加大膽地伸向私人微信群。

據報道,2月27日,大陸的界面新聞聯繫上李文亮醫生的遺孀付雪潔,她回憶了李文亮去世前後的經歷,她說自己是從新聞上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因為極度悲痛,孕期中她的身體出血,一度住進了醫院。目前她們仍在等待調查結果。但這篇文章在3小時後就被全網刪除。

對於北京高層來說,公民記者在武漢疫區的採訪報道都是沒有溫度淚點和人情味的,知識分子在自媒體平台上發表的評論文章自然也沒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對李文亮醫生遺孀的採訪被刪,難道也是因為沒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嗎?如果是這樣,還有什麼臉面來談溫度淚點和人情味呢?

疫情「依然複雜嚴峻」,但一本宣傳中共當局如何對抗新冠肺炎的新書《2020大國戰疫》已迅速出版上架。該書共10萬餘字,由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導,並由官方的五洲傳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緊急編輯製作」出版,未來還將推出英、法、西、俄、阿拉伯語版。

不知這本宣傳「正能量」之書的出版,對於中國民眾來說,是不是一個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