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比熊321:疫情我真的是怕了…從上海終落地溫哥華

作者:
也許每一個活着的人,想必都在僥倖,幸好沒有去過武漢,或者幸好自己生活的城市不是武漢。而在非典肆虐的2003年,武漢人,當初是否也僥倖過自己生活的城市幸好不是廣州,不是北京呢? 如果以後專家還是這樣隱瞞事實罔顧事實頻頻出來所謂的闢謠,那麼下一個會不會是上海或者別的城市? 蔣彥永是非典時期的吹哨人,李文亮是這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的確我們很多人早已忘了蔣彥永,但願我們不要忘了李文亮,我們要從心底里感激這些敢說真話的英雄。因為「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大山」,這山,沉重到沒有人能夠承受得起。

11月中旬從溫哥華回到上海,倒完時差休息了一段時間開始在微醫APP上挂號,年尾準備做個全面體檢。一如往常掛到的號都在半個月後,然後各種預約檢查拿報告再挂號看醫生,這樣一來二去直到一月中旬才跑完醫院。

每年這個時候大多數三甲醫院門診部前來求醫的病患都特別特別多,擁擠到爆棚。

期間聽說武漢發生了疫情,心裏有些恐慌,但又聽官方說疫情可防可控不用戴口罩防範,便放下心來。直到1月23號武漢突然宣布封城,周邊城市紛紛嚴防死守,各種小道消息包括上海早已湧入許多逃出來的武漢人,其中不乏傳染性病毒攜帶者,才無比驚詫什麼時候天已經破了個窟窿。

早知這個情況,絕不會一次次跑去醫院那個各種病患混雜極易被病菌傳染的環境了。想到2003年非典的北京,那個慘烈景象重現眼前,封城、救護車、防化服、小湯山……我後怕不已,說好的可防可控呢?

每每有事我們總有萬能超宇宙邏輯燒腦的專家出來闢謠,比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前,也有專家辟過謠,說地震是不可預測的,所以近期有地震是謠言,請大家不信謠不傳謠,打臉的是卻偏偏真的地震了。所以我老是在想既然地震不可預測,專家又是怎麼知道不會地震呢?

何為謠?我還真迷糊了。

這次武漢疫情初期專家得出可控可防結論,我聽到後馬上自行腦補原來病毒不會人傳人,肯定已有治療藥物和手段,並且治癒的案例。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更可怕的是在已經出現人傳人,且無葯可治,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的張繼先醫生和八個被訓誡的醫生先後吹哨後,還堂而皇之,一本正經地出來闢謠。

正因為前期的錯誤宣傳,沒有預警,沒有防範,還大張口袋,才造成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人間慘劇頻頻上演。聯想專家各種花式闢謠,我開始對專家闢謠這個事心生恐懼,對專家這個生物體的存在表示看不懂。

如果說2003年的非典離上海很遙遠,那這次真真切切的就在身邊。如果說炮聲隆隆的戰場上隨時會被槍彈射中,那麼今天我們很多人在2020年的這個初春,突然就面臨被看不見的流彈奪去生命的危險。

春節前上海餐飲、娛樂、旅遊等各個行業全面接受消費者退款,我們也將很早訂好的酒店,溫泉都退了,春節里哪兒也不敢去,傻傻地悶在家裡。出門買一次菜,口罩帶的嚴嚴實實,馬路上行人稀少,偶爾遠遠看見有人走過,也趕緊避開。原本豐富多彩的春節,就這樣突然變得黯然失色,風聲鶴唳。

為了避免被交叉感染,減少他處逗留,一個月前訂好的2月4日上海經轉成都飛溫哥華1300元左右的機票,被我毫不猶豫退掉,改訂1號的直航,票價6000多元人民幣

準備好充足的口罩,然後趕緊在京東下單買副泳鏡,準備在飛機這個封閉充滿未知危險的環境里保護好自己。訂單顯示12月31日送達,然而等到31日晚上還沒收到接貨通知,查京東APP訂單信息,貨已經到達離我們家最近的一個配送點。

1號上午10點是我們從家裡出發去機場的時間,早上8點我們開車直奔這個配送點自取,然而根據地址卻沒有找到有這樣一個配送點,沿着街面一遍遍搜尋,還是找不到。打了很長時間才打通京東電話客服,讓我們去倉庫再找找看。

火急火燎,車子掉頭直奔倉庫。平時總是熱熱鬧鬧而此刻空蕩蕩的馬路,偶爾走過一個帶着口罩步履匆匆的行人,這個場景似乎不斷地提醒我形勢日趨嚴峻。

9點30分我們終於在滿地小山一樣的貨堆里找到自己的東西,儘管帶着口罩,但在一兩個沒帶口罩忙碌的京東物流人員中穿梭,我感到心有餘悸,為了保險買泳鏡,而為了取這副泳鏡卻冒着未知的兇險,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有人外出買菜,毫無覺察和一個病毒攜帶者只相對15秒便中槍,病毒太兇悍。

突然牙齦隱隱作痛,我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不會有熱度吧,因為我牙疼時常會伴有熱度,時間緊迫也無暇顧及這些了。正10點回到家裡,手忙腳亂提起箱子出門,幸好。在浦東機場量過體溫順利出關,再次幸好。

在東航上海飛溫哥華飛機上,每個人都嚴嚴實實地帶着口罩,表情凝重。我想此刻每個人都在擔憂機上有沒有病毒攜帶者,每個人的潛意識裡都把每一個進入自己視線範圍里的人當做潛伏者,每一束投射過來投射過去的目光里滿含疑慮和戰兢。

在這樣密閉的狹小的空間里,在疫情肆意傳染的恐懼中,每個乘客都在經歷一場博弈,一場生命的冒險之旅。

10個小時後,終於落地溫哥華,這個空氣清澈通透,安靜祥和的地方。

回到家即刻進入14天的自我隔離期。

從萬米高空降落到陸地,從一個危險喧囂的戰場突然來到寧靜安全的大後方,這個情緒過渡有點讓人不適應,幾天來耳朵一直嗡嗡作響,悶堵着。

在自我隔離的日子裏天天查看疫情消息,擔憂國內親朋好友,有天讀到武漢作家方方寫的一句話:「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大山」,頓時傷感不已。

……

2月的溫哥華一場大雪如約而至,望着窗外美麗的雪花洋洋洒洒,慵懶地展示着她的嫵媚。入夜,漫舞的雪花里,遠處一幢幢大樓燈火闌珊,每一處暖暖的光暈,就是一個家庭,一個可以安放身心的溫暖小港灣。

這裡還是一如既往的寧靜,安穩。

可是在太平洋另一端一個正在蒙受苦難的城市--武漢,這樣美好的燈光一盞盞驀然熄滅,一個個家庭被悍然擊碎,許多人的生命永遠停格在2020年初春,都說春天是希望的季節,但2020年的初春卻如此慘烈,慘不忍睹。

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一家近乎滅門,最後一句「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至死割不斷的親情牽絆和對生命的留戀讓人無法不淚目,而他尚在英國的兒子突然間至親全亡,這是怎樣的人間慘劇……

這次新冠病毒造成的傷亡已經超過2003年的非典。有人說這次武漢重大疫情所犯的錯誤,是2003年非典的翻版。

也許每一個活着的人,想必都在僥倖,幸好沒有去過武漢,或者幸好自己生活的城市不是武漢。而在非典肆虐的2003年,武漢人,當初是否也僥倖過自己生活的城市幸好不是廣州,不是北京呢?

如果以後專家還是這樣隱瞞事實罔顧事實頻頻出來所謂的闢謠,那麼下一個會不會是上海或者別的城市?

轉眼十四天的自我隔離期結束了,我重重地舒了口氣,一顆擔著的心放下了,幸好什麼都沒發生,我終於安全了。

傳說貓有九條命,但這僅僅是傳說,我們是人,人心可以強大,但人命脆弱起來就像螻蟻。沒有人不恐懼災難從天而降,因為每一條人命都關乎着天,人沒了,家庭的天就塌了。如果我們一直生活在幸好中,有沒有感到不寒而慄?!

借網友的一句話作為結束語:"如果17年後的今天沒人記得蔣彥永,誰能斷言17年後還會有人記得李文亮?

蔣彥永是非典時期的吹哨人,李文亮是這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的確我們很多人早已忘了蔣彥永,但願我們不要忘了李文亮,我們要從心底里感激這些敢說真話的英雄。因為「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大山」,這山,沉重到沒有人能夠承受得起。

(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BCba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