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華裔專家:新冠病毒將給中國帶來三大影響

華裔移民政策研究員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周一(2月17日)在福克斯新聞上發文稱,新型冠狀病毒將給中國帶來三大長期影響,其中之一是大量中國人在疫情結束後可能會移民海外。

羅利來自中國,現在是美國科羅拉多州百年學院(Centennial Institute)移民政策研究員,紅草地顧問公司(Red Meadow Advisors, LLC)的擁有者。她也是《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雜誌的資深撰稿人。

她在福克斯發文說:「中國的一些高級傳染病專家預測,冠狀病毒可能在本月達到頂峰。我祈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們能儘快找到應對這種致命病毒的治療方法。但即使在病毒被遏制之後,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也將會對中國和全球其它國家和地區帶來一個長久影響。」

以下是羅利在文中總結的三大影響及其主要觀點。

影響一:新冠病毒將加深和擴大「脫鉤」效應

羅利說,第一個影響是「脫鉤」效應的加深和擴大。美中貿易戰引發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脫鉤」。在貿易戰期間,美國製造公司已開始將工廠和供應鏈移出中國,以避免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更高的關稅。現在,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眾多的中國工廠和企業處於延長停工狀態,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對往返中國實施旅行限制,越來越多的行業和國家正在重新考慮是否也需要與中國「脫鉤」。

例如,中國是全球的主要汽車零部件供應商之一。「現代」(Hyundai)汽車製造商最近不得不關閉其在韓國的裝配廠,因為它無法從中國獲得所需的汽車零件。其它汽車製造商正在制定計劃B,以確保他們保持自己運營所需的汽車零部件。

從汽車公司到曲棍球杆製造商,全世界的企業都已經意識到,依靠一個國家來供應所需物品的弊端。不僅美中經濟「脫鉤」是不可逆的,而且脫鉤也很可能擴大到將其它國家包括進來。羅利說,外界會看到更多的全球供應鏈移出中國。

影響二:中國將無法變成高收入經濟體

羅利認為,「脫鉤」將會促進第二個長期影響。也就是說,中國可能永久陷入「中等收入陷阱」(middle-income trap)。「中等收入陷阱」是一種經濟現象,反應一個快速增長的經濟體停滯在中等收入水平而無法變成一個高收入經濟體。世界銀行將「中等收入」經濟體定義為人均國民總收入每年在1,000美元至12,000美元之間的經濟體。如果按照這個定義,中國成為「中等收入」經議體已有20多年了。

羅利說,中共領導人肯定是想要避免中國經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由於債務增加,人口老齡化和進一步的經濟改革步伐放緩,自2012年以來,中國的經濟已從兩位數增長放緩至1位數字增長。去年,美中貿易戰進一步衝擊了中國經濟。中國公布的2019年官方經濟增長率為6.1%,這是過去三年中增長最緩慢的一年。中共領導人原本希望,中國消費者的消費可以保持經濟持續發展,但由於非洲豬瘟引起的豬肉價格飛漲,去年中國消費者消費已經受到了損害。專家們表示,中國要想從中等收入「畢業」升至「高收入」經濟體,可能「快沒時間」了。

而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狀況最糟糕的時候衝擊了中國經濟。受疫情影響,中國人的國內和國際旅行大大減少;零售店和餐館由於顧客減少,難以營業。工廠要麼仍然關閉,要麼部分關閉,而且許多企業因為擔心病毒感染而延長休假。這也就是說,數百萬工人仍無法重返工作崗位。中小型企業一直是中國經濟的增長引擎,目前正在苦苦掙扎,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出現現金不足。

包括武漢在內的數十個城市仍處於封鎖狀態,超過6000萬居民被困。目前他們仍看不到恢復正常生活、重返就業崗位的曙光。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一些企業可能關閉,失業人數可能會上升。

毫無疑問,中共政府將嘗試使用與之前相同的工具來刺激經濟,例如降低利率,強制國有銀行向小企業發放貸款以及提供個人稅收和房租減免。儘管這些措施可能會阻止中國經濟進入衰退,但不足以防止中國永久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因為專家們警告說,中國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的唯一方法是採取以下措施:實施以市場為基礎的結構改革,但這是中共領導層一直抵制的措施。

影響三:中國或出現移民潮

羅利說,第三個長期影響是大量中國人移民海外。數十年來,大多數中國人接受了獲得有限權利和自由,以換取中國共產黨承諾提供的繁榮與穩定。與香港的抗議活動和維吾爾人的被拘留不同,新型冠狀病毒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影響了中國的每個人。中國人民受到了最嚴重的打擊。大量人死於新冠病毒或感染。

面臨著對於病毒的恐懼以及正常生活被破壞,中國老百姓知道,如果中共當局聽取「吹哨人」在去年12月有關武漢肺炎疫情的警告,那麼這一切苦難本來是可以被避免的。

武漢醫生、吹哨人之一李文亮,最近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去世。他的死終於讓中國民眾對中共政府掩蓋疫情、撒謊和無能的憤怒和沮喪之情釋放出來。他們開始拒絕共產黨領導人只注重不惜一切代價維持控制與穩定的做法。有中國民眾要求為言論自由提供更多保護。但中共政府已經確保那些敢於發聲的人要付出昂貴的代價。

羅利說,近日,兩名中國記者在發布了來自武漢的一些令人心碎的視頻後便「消失」了。儘管不太可能看到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像香港人那樣走上街頭,但很多人會因為對政府的失望和氣憤,而會選擇在疫情過後離開中國,為自己和家人尋求一個安全的港灣。因此,預計會看到大規模移民潮和資本外流

羅利最後說,有關新冠病毒對中國和世界的真正影響,或許在未來幾天會了解更多。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凡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