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一線採訪】「快喘不過氣來」武漢病患呼救

持續有大量的武漢病患住不上院。甚至有隻身來武漢打工的病患,只能每天睡在醫院走廊椅子上,挂號、排隊、打針。

「我都受不了了。我現在天天晚上發燒,還不送我到醫院,我都快死在隔離點了。」一位困在武漢酒店隔離點的徐阿琴2月11日絕望地發帖,希望得到救助,但記者截至發稿前再度致電,對方手機不通,未能獲悉她最新的安置情況。

家住張家灣的徐阿琴經歷了喪父之痛,她父親因新冠肺炎已於2月2日凌晨過世,她因為照顧父親,47歲的她經核酸和CT檢測,也確診染上新冠病毒。社區只是安排她到附近的酒店隔離,卻沒有提供治療。

徐阿琴已經連續五天高燒39度,還伴有咳嗽、胸悶和呼吸極度困難,每天晚上只能睡一個多小時。「什麼都沒有,我說要吸氧,他什麼也沒有。什麼都沒有,就是一點葯,沒人幫我。」要想住進醫院首先得聯繫社區,徐阿琴無奈地哀哭道:「社區還在聯繫醫院,也聯繫不了,都不要我,怎麼辦啊!」快撐不住了的她向外界呼救,希望得到救治。

隻身來武漢打工超市員工染病

陷入絕望中的人不止徐阿琴,老家在隋州的馮明琴隻身到武漢打工,1月30日開始咳嗽頭痛,醫生診斷為疑似病例,馮明琴就在出租屋裡自行隔離,打針一周後,病情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後經核酸和CT測試,2月5日被確診為新冠肺炎,雙肺感染。

發病前馮明琴在武漢沃爾瑪超市上班,她的病情從疑似到確診拖了一周,病情急劇惡化,「一直就是喘氣喘不上來,懶得動,一動就咳、喘氣。」醫生說病情已經非常嚴重,要馬上住院治療。

為了住進醫院,馮明琴上報社區,社區上報街道,街道上報區域,這樣一直等待着。無奈之下,馮明琴只能睡在武昌楊園醫院的走道椅子上,每天在那裡挂號、開藥、打針。

打了9天針下來,仍不見病情好轉。雖然國家有規定,確診病人可以得到免費治療,但實際上馮明琴還得全部自費醫療。她艱難地喘着氣說:「現在他(醫院)不管你那麽多,全部是自費。」無依無靠的她希望媒體能幫她呼籲,「給我一個床位。」

母親已確診呼吸困難方艙醫院不收

另一位謝女士2月1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哭泣着說,78歲母親施友玉住在武昌區,原本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基礎病,「已經感染確診了,卻住不上醫院。」

「問了社區一直在等,我打武昌區指揮部電話,打熱線一直打不通。又等到這幾天,但老人家本身心臟非常不好,現在氣喘得非常厲害,呼吸困難,隨時可能就過不去了。」謝女士說。

她焦急地說,武漢封城後,哥哥一家都染病住在方艙醫院,現在家中只剩父母兩人,「我哥和我侄兒已經確診了,但是輕症,收治在方艙醫院。而且方艙只接受65歲以下的,我媽媽78歲,所以住不進去。」

「我就是想儘快給我媽找個床位,她年紀太大了,又有非常致命的基礎病,她不能再拖下去了。」武漢肺炎的擴散速度和致死率讓他們恐懼,她形容,「現在我們覺得連空氣都有毒,大家都不敢出門。」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常春、劉佳宜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