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汗顏!日本援中物資上開的「詩詞」對比中國標語

—烏龍 日本援中物資上開的「詩詞大會」 來自中國

作者:
當我第一次讀到: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時候,那是一種深深的慚愧與感動,心底里湧出一股暖流,我頓時熱淚盈眶,那淺顯的字句蘊含著與我同在的溫情。

中國武漢的疫情,引起全球關注,很多國家都伸出援手,在此深表謝意。引起我格外關注的,除了美國力度最大之外,就是日本方面的援助,他們在每一批捐贈物資上,都留了不同的詞句:

日本捐武漢: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圖片來源:網絡下同)

日本捐湖北: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日本富士山捐遼寧: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

日本舞鶴捐大連: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日本沖繩捐武漢:守禮之邦,源遠流長。

日本道觀捐贈:四海皆兄弟,誰為行路人。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

日本長崎縣捐贈湖北:崎嶇路,長情在。

當我第一次讀到: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時候,那是一種深深的慚愧與感動,心底里湧出一股暖流,我頓時熱淚盈眶,那淺顯的字句蘊含著與我同在的溫情。

一個字總結:雅。含蓄的雅。

含蓄這個很符合日本的國民性。

此前,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道這些詞句出自哪裡,搜索一下,發現是來自中國古代文獻。以上這些詞句出自哪裡,無須贅述,因為網上已經流傳開去。(編註:「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出自《詩經.秦風.無衣》;「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出自王昌齡的《送柴侍御》詩;「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倒是出自日本《綉袈裟衣緣》,作者是日本長屋王。)

對比一下國內的企業和媒體,除了武漢加油、武漢挺住。還有別的詞嗎?

堂堂央視,還搞什麼詩詞大會,這時候居然都找不出幾句合適的來對應眼前的情景?光是背書只是靠記憶力,根本沒應用到生活中來。這不正是應試教育的縮影么?

再看看下面這些有關這次疫情的標語。你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粗俗、粗鄙。看看:

「聚餐就是找死,拜年就是上墳」;

「現在請吃飯都是鴻門宴」;

「不戴口罩就出門,這個雜種不是人」

「今年過年不串門、串門的是敵人、敵人來了不開門」

「串門就是互相殘殺,聚會就是自尋短見」

「今年上門,明年上墳」……

這些標語是不是更容易看懂?是的,何止容易看懂,簡直是驚世駭俗,過目不忘,病毒還沒來已經把你嚇個半死。

如果官員認為:只有這樣的措辭老百姓才看得懂,那麼這是老百姓的悲哀。

如果老百姓認為:官員文化水平低,只會寫這樣的標語,這也是老百姓的悲哀,因為是你們讓這樣沒文化的官員來管理這個社會。

如果官員和老百姓一致認為:只有這樣的措辭更適合中國國情,那麼,這是整個民族的悲哀。

因為都達成共識:中國人就是這個文化層次了。

兩邊的標語對比的差別就是:

日本引用的那些詞句:有一種溫情與你同在。

中國的標語就是:有一種冷漠置身事外(編註:外加暴力/暴戾)。

總說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總說傳承傳統文化,難道老祖宗留下而又值得傳承的就是這些傳統文化?(編註:中國老祖宗的傳統文化其實已被共產黨短短七十幾年的各種運動破壞殆盡,哪裡還有傳承,硬塞進中國人腦中,心中的就是這些推崇暴力鬥爭的「共產黨文化」)。這些年在媒體(包括網上)看到大多數的形容詞都是:「我靠,卧槽,牛X,厲害了我的啥,擼起,兩手抓……。」

好吧,不說了,真牛X。

有人會說:個別管理人員水平低,不代表整體沒文化。那好吧,請你找一條這次疫情比較暖心有內涵的標語來看看。此刻,我突然想起山東省作協副主席王兆山在汶川地震之後,有感而發,在2008年6月6日的山東齊魯晚報上賦詩一首:

江城子廢墟下的自述一位廢墟中的地震遇難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後地面上發生的一切,遂發出如是感慨——

天災難避死何訴,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國愛,聲聲入廢墟。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銀鷹戰車救雛犢,左軍叔,右警姑,民族大愛,親歷死也足。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

山東是孔孟之鄉,又是作協主席,這可是文化人吧,讀完之後,我覺得用兩個字作為評語倒是很合適:「卧槽」。

最後回歸主題,文化的傳承,確實是:山川有異域,風月不同天。

當然,持不同意見者也不必義憤填膺,此時此刻: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陽關道也好,獨木橋也罷,各走各的吧。

我愛的正是中國傳統文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