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武漢市中心醫院疼痛科主任蔡毅:林君走了

作者:
很多這樣的小人物,在我們身邊,不那麼起眼,突然,沒了,我們才發現,他在我們生命中,是那麼重要。大疫,就是這麼無情!不僅僅對大人物,不僅僅對醫生,也無情的砸在這些小人物的身上。大疫面前,眾生平等。誰撐的過,誰撐不過,三分人為,七分天意!

今天剛查完房,脫下防護服,在清潔區喘口氣,看看同事微信群,驚聞,林君走了!

林君,何許人也?我都不知道他叫林軍,還是林君,還是林均!但是每個武漢市中心醫院老職工,基本都知道他。

他不是院長,也不是書記,只是我們南京路院區門口的小賣部老闆。

總記得我剛來醫院,十幾年前了,還在麻醉科,那是有些醫生熟人,做手術,要表示謝意,同事之間送紅包顯得太生疏,往往就打一電話,林軍啊,你給麻醉科手術室,各送一箱水!再給某某科室護士站醫生辦公室丟一箱,下班我去結賬!

然後電話那邊就是一聲熟悉的好嘞!要不了多久,一個臉圓圓的,黑黑的,一臉和氣的漢子,推着車就把東西送上來,準確的告訴我們,是某某某醫生送的,再匆匆的下一站!

再過幾年,快遞越來越多,我們醫生又忙,經常快遞小哥等不了,我們就告訴快遞小哥,你就把快遞放門口小賣部,找那個叫林軍的老闆接着!

這麼多年,他從來都是憨厚的對着我們笑,從未有怨言。

曾幾何時,我們醫生白大褂不帶錢,那時候微信付款還不大流行的時候,就直接去他的小賣部,拿水喝,拿餅乾吃,以後給!以後到多久有時候都忘了,突然路過,老闆,我差你多少錢呀,他從來都是憨厚的一笑,記得清楚就說個數,記不清楚,就跟我們商量個數。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醫院院長書記換了一茬,但林軍還在。

可今天突聞噩耗,他走了!

前兩天,我清楚記得,我們老麻醉科主任打電話問我有沒有床,這次疫情,老主任知道我難做,這是第一次為要床位向我開口,我當時實在沒床位了,婉拒了,順口問了一下,是誰,老主任帶了一句,小賣部的林軍感染了,想問問你能不能安排一張。我想他那麼年輕,也沒怎麼在意。

僅僅過了兩天,他就走了,走在我們醫院急診留觀室,雙肺,全白!

我心懷內疚,問了問急診兄弟,他們說也沒辦法,發展太快了,除非有ECMO,也許才有一線生機。這才讓我的愧疚,略微減少了一絲。

我們醫院,才多少台ECMO?

加上我們的老院長夏家紅從韓紅基金化緣來的一台,一共,兩台!

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等床,尚且困難,如何有機會,用上ECMO續命?

聽說,他愛人,也感染了。

很多這樣的小人物,在我們身邊,不那麼起眼,突然,沒了,我們才發現,他在我們生命中,是那麼重要。

大疫,就是這麼無情!不僅僅對大人物,不僅僅對醫生,也無情的砸在這些小人物的身上。

大疫面前,眾生平等。誰撐的過,誰撐不過,三分人為,七分天意!

眨眼間,我上一線,工作了十二天,管理32張床位,到現在這個時間,已經出院了25位患者,臨床治癒22位。

非臨床治癒的3,已經永遠離開了。

李文亮走了,同濟醫院林正斌教授走了,全國皆知,一個小賣部老闆走了,我那個非臨床治癒的3走了,誰又知道?

我們都是小人物,在這場疫情的洗禮下,默默的付出,默默的承受生離死別。

逝者已矣,但活着的人,還要繼續!

醫生工作累嗎?我跟你說不累,你是不是不信?但真的不累!起碼現在的工作時間,比我開刀的日子,輕鬆多了。外科醫生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是常態,這麼多年,我們都過來了。

但是陌生的疾病,被感染的恐懼,物資的不足,疫情看不到尾的驚慌,患者瀕臨死亡的無助,身邊同事的倒下,這些心理的壓力,給我們套上一層一層無形的枷鎖!

很多醫生都有一種感覺,當即將走上工作崗位,穿上防護服時,突然感到一身酸軟!

這不僅僅是累啊!

好在還有一幫志同道合的戰友,彼此鼓勵,一起前行。

好在還有一群可愛的武漢市民,好在還有全國中華民族同胞的親情,溫暖着我們,支撐着我們。

有些病區的醫生,承受不了拯救不了重症患者的壓力,把病人稍微壓一下,少出院幾個。

真不是因為累,不是因為懶,是心理壓力受不了。

為什麼要輪換呢?也不是辛苦,就是壓力太大。

眨眼間,醫院通知,我可以帶着我的團隊,下來了,由康復科醫生頂上!這個14天,我的團隊,出院患者數管理患者數,在各個院區數一數二,退下來,也是理所當然。

但我聽說康復科人手不足,康復科老主任要親自上崗時,我又做了一件違背原則的事情,帶着四個小夥子,繼續下一個14天!幫助康復科醫生,繼續發熱二病區下一班崗!

好多老師關心我,問我,何時輪換,我都說,我不想換,我怕無聊,在家會悶出問題!

但真實的答案是,我就想站在這裡,站在第一線,沒有為什麼。即使康復科人夠,我也不想下來。

不是偉大,也不是政治作秀,作為一個學習強國到今天才努力攀爬到112分的後進黨員,支撐我繼續下去的,只有本能。

我覺得,我還可以,我能扛住壓力,儘快盡多的救治,更多的人,更多的小人物,更多的武漢市民!

李文亮走了,林軍走了,也許還有我的同事,在被搶救,也許哪天,我也會頂不住壓力,也許哪一天,我也會被感染。

但是,那又如何呢?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承擔著目前僅次於金銀潭醫院全省第二的救治任務,大疫當前,有何懼哉!一個記者打電話過來了,搞得我才思紊亂,那就這麼收尾吧。

林軍老闆,我就這麼,送你了,感謝你,這麼多年對我們中心醫院兄弟們的幫助,和陪伴,不要怪我,最後時刻,沒有送你一程!

通往天堂的路上,兄弟,一路走好!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