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被刪文】1995–2020 的造謠者們

在曝光性騷擾事件後,弦子的微博賬號@弦子與她的朋友們獲得了不小的影響力,她藉此幫助許多性別暴力受害者維權,鼓勵受害者們曝光真相,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社會性別意識的發展。2020年,湖北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弦子作為武漢市民,至今奔走在抗疫物資支援的第一線。

CDT編者按:本文原文已被刪除

最近,一位優秀醫生——李文亮的離世,重新定義了「謠言」。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將關於肺炎的見聞發到同學群中,成為民間最早的本次肺炎信源之一。他因此被武漢公安「訓誡」。這份「謠言」在網上傳播開之後,與其他隱晦的信源相互佐證,讓許多人產生了防護意識。為此,他的微博下至今有人表達悼念,感激他無意中對陌生人的救護。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有不少謠言後來被認定為真相,「造謠者」被澄清為「吹哨者」。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僅僅出於善意和誠實,將真相推到公眾面前,挽救了無數的生命。

1995-2020,那些「造謠者們」為我們所做的一一

1995:中原艾滋病事件

造謠者:王淑平

王淑平(1959年10月20日一2019年9月21日),醫生。

王淑平

1991年起,王淑平在河南省的一家區級血站工作。她在工作中發現有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和肝炎病毒攜帶者賣血,污染血液製品,又通過不同渠道傳染給健康的獻血者和需要輸血的普通民眾。

1990年代的華中地區,許多人賣血換錢,但各級衛生系統採集和處理血液的方式十分落後,沒有相關的病毒篩查機制。王淑平向國家衛生部提交報告,衛生部知悉後要求各級血站采血時進行丙肝病毒檢測。王淑平本人則被上司調離血站。

為了追蹤「艾滋血」,王淑平成立臨床檢驗中心,幫助當地衛生局檢查血液樣本。她發現艾滋病毒攜帶者賣血的狀況十分嚴重,要求血站篩查艾滋病毒攜帶者,被告知財務困難,無法執行。1995年,王淑平向河南衛生系統報告疫情無果,遂赴京向衛生部報告。

衛生部十分重視王淑平的報告,於1996年將全國各地所有的血站都關門整頓。血站恢復工作後,增加了抽血前必須查驗艾滋病毒(HIV)這一項。但同吋王淑平也被地方衛生系統開除,同在衛生系統中工作的丈夫也受到排擠。兩人最終離婚。

王淑平在工作中

2001年,王淑平移居美國。同年,中國公開承認華中地區面臨艾滋病危機,至少50萬人在血站賣血後感染艾滋病毒。河南是艾滋病毒疫情最嚴重的一個省。為解決相關問題,政府建立了艾滋病專科醫院,治療艾滋病患者。2019年9月21日,王淑平在美國猶他州鹽湖城登山時突發心臟病去世。

造謠者:高耀潔

高耀潔(1927年一),醫生,艾滋病防治活動家。

高耀潔

1996年,高耀潔在河南鄭州參加一次艾滋病患者的緊急會診時發現,患者並無婚外性史和吸毒史,身邊所有親屬經艾滋病毒檢測後也都呈陰性。患者最終被確定為是在之前的一次手術中輸血感染。這表明醫院的血庫已經被HIV污染。

高耀潔從此開始在農村走訪,發現許多村民染上艾滋病。中部農民生活貧困,又缺乏健康知識,許多人賣血養家糊口,政府的不作為更導致采血不規範的情況肆意蔓延。高耀潔與王淑平幾乎同時、平行地開始了對艾滋病的戰鬥。1996年,高耀潔開始寫作,自費印刷和發放艾滋病預防資料和書籍給群眾。從1999年至2009年,她發了超過一百二十八萬份宣傳單。她一共編寫了七冊有關艾滋病書籍,其中一本名為《艾滋病預防和性傳播疾病》的小書,發給了醫院、學校、工廠和農場。該書總計印刷了超過三十八萬多冊。此外,她堅持實地探訪「艾滋村」,甚至將艾滋孤兒帶到自己家中照料。儘管受到地方政府打壓,然而在十多年的防艾抗艾歷程中,高耀潔始終堅持為農民說話,維護貧苦的底層群眾。

高耀潔在河南衣村

高耀潔對河南省人口稠密地區的艾滋病現狀進行調查,記錄艾滋病疫情,並拍了患者照片,編寫存檔。她揭露被官方隱藏的艾滋病情況,最終估測:河南省1億人口中,約有2%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和病人。另外,四川、安徽等地由血液污染導致的艾滋病問題也較為嚴重。

1999年,高耀潔被中國教育部評為「關心下一代先進個人」。

2001年,中央承認華中地區艾滋病危機。2004年,高耀潔獲得2003年度中央電視台一年一度的「感動中國十大人物獎」。

2007年4月20日,國際天文學會將3S9S0號小行星命名為「高耀潔」。

2003:SARS事件

造謠者:JYY(編者註:蔣彥永)

YanyongJiang(1931年10月4日一),中國當代著名外科醫師,中共黨員,全軍腫瘤專業組副組長和中華醫學外科學會北京分會委員。

蔣與妻子

2003年4月3日,時任衛生部長的張文康公開稱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蔣得悉言論後,認為北京的疫情公布不準確,在翌曰把掌握到的北京真實情況告知兩家國內媒體,但未有下文。四天後兩家美國媒體得悉後主動找到蔣,蔣在採訪中透露真實疫情,引發輿論重視。同月,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華調查疫情,病例數字與蔣掌握的基本相似,並引起中央重視,促進全面公布病例數字之餘,同時免去張文康與孟學農職務。

事後,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表示,不認同張文康因隱瞞疫情被免職,也不認同中方隱瞞疫情。他指出,在中國廣東第一次發佈疫情的時候,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還沒有發生SARS,這個發佈本身就是對世界的警告。他又解釋,張文康在記者會縮小數字,是因為當時的信息渠道不暢,一時很難掌握到準確數字,並非有意隱瞞疫情。同時,人民曰報亦批評外媒報導不實。2004年8月,蔣榮獲菲律賓的麥格塞塞公共服務獎。據該獎項官方網站報導,蔣「勇於揭露SARS疫症真相,從而拯救了不少生命」。

2008: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

造謠者:郭利

郭利,同聲傳譯,「結石寶寶」父親。

郭利

2008年,中國多個品牌的嬰兒奶粉被檢出三聚氰胺。在了解到此事件後,郭利帶女兒去醫院進行檢查,結果顯示「雙腎中央集合系統內可見數個點狀強回聲」。

2009年4月,郭利將其女兒吃剩的施恩奶粉送至國家食品質量安全監督檢驗中心檢測,檢測發現其中部分奶粉的三聚氰胺含量高達132.9mg/kg。但是,廣東雅士利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一直推脫郭利的投訴。之後,郭利通過調查發現,施恩公司的股東之一,美國施恩國際有限公司是在美註冊的空殼公司,無生產設施,沒有辦公地點和工作人員,註冊的地方只是加州一個廢置的車庫。這不符合施恩公司廣告所聲稱的「100%進口奶源」。於是,郭利向多家媒體揭露了施恩公司三聚氰胺嚴重超標及其「假洋品牌」身份。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與郭利簽訂和解協議,賠償40萬元,郭利則稱「不再追訴並放棄賠償要求」。

2009年6月,郭利再次與施恩公司進行談判,郭利提出要求對方再賠償300萬元。媒體稱其遭遇「釣魚談判」圈套,談話錄音被錄下,被雅士利公司作為郭利敲詐勒索的罪證提交。雅士利向潮安縣公安局報案,稱郭利向雅士利集團進行勒索。

2009年7月23日,郭利被潮安縣公安局以涉嫌敲詐勒索罪予以刑事拘留,同年8月5曰郭利被執行逮捕。2010年1月8日,潮安縣人民法院判決郭利犯敲詐勒索罪,有期徒刑五年。郭利不服,提出上訴。

2o10年2月5日,潮州中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廣東省髙級人民法院於2010年5月31日作出再審決定書,指令潮州中院對此案進行再審。潮州中院再審後於2010年12月30日作出刑事裁定書,裁定維持潮安縣法院原判決。在監獄服刑期問,妻子提交了離婚協議書。

郭利在獄中畫的自己與女兒

2014年7月22日郭利刑滿釋放。案件於2015年被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審,並於2017年3月22日再審宣判原一審及二審判決撤銷,郭利無罪。郭利事後嘗試按照同聲傳譯行業平均工資和北京市平均工資提請國家賠償兩次均失敗,只獲得全國平均工資水平的賠償63萬元。

目前,郭利與母親一起生活。郭利的女兒已經上中學,有腎結石等健康問題。據郭利了解,2008年「毒奶粉」受害者中也有患腎病的情況。

2018:朱軍性騷擾事件

造謠者:弦子

弦子,編劇,中國MeToo風潮中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弦子

2014年6月10日,在中央電視台《藝術人生》欄目組實習的弦子被主持人朱軍在化妝間猥褻,因為閻維文等人進入化妝間,朱軍停止猥褻,在5分鐘的過程裡弦子表示了拒絕。隨後,弦子通過正規流程報警,並配合警方調取了證據,但案件最終因朱軍的社會地位而被壓下。

主持人朱軍

2018年7月26日,受國外MeToo運動啟發,弦子於社交網絡公開自己被朱軍猥褻的經歷,並被環保公益人士、微博大[email protected]麥燒同學轉發,兩人成為朋友,開始一起面對輿論和訴訟。

8月14日晚,麥燒同學被施壓,「如果不刪掉和朱軍有關的微博就要退掉目前所租的房子」。這一問題在第二天媒體報道後得到解決。

8月15日,朱軍方發表律師聲明,稱弦子舉報的內容為「不實信息」,將起訴弦子和麥燒。弦子亦發表聲明稱將對朱軍律師發佈的謠言進行追責。

在此後的一段時間內,弦子和麥燒不斷遭到不明恐嚇。弦子將相關信息全部公開於網絡。

2019年1月9日,弦子與朱軍的案件在海淀法院召開庭前會議,直至今日,無更多進展。

在性騷擾事件被曝光後,朱軍逐漸淡出演藝圈。

在曝光性騷擾事件後,弦子的微博賬號@弦子與她的朋友們獲得了不小的影響力,她藉此幫助許多性別暴力受害者維權,鼓勵受害者們曝光真相,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社會性別意識的發展。2020年,湖北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弦子作為武漢市民,至今奔走在抗疫物資支援的第一線。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