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胡平: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講話的弦外之音

作者:
馬國強這話看上去是後悔是自責,其實他一個區區武漢市委書記哪有資格後這個悔?真正有資格後悔的該是習近平。馬國強這句話是旁敲側擊,它的弦外之音是,就是你習近平不準及時地向公眾發布疫情,不準及時地採取重大防治措施,才導致今天的局面,你難道就不內疚不自責嗎?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月31日在央視《新聞1+1》專訪中坦承,他現在「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視頻截圖)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月31日在央視《新聞1+1》專訪中坦承,他現在「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馬國強說:「如果能早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效果會比現在好,對全國的影響要小。」「如果我們能早一點採取措施,效果可能會更好。比如在12日、13日測溫的那天,是不是能採取像我們23日採取的控制飛機、高鐵、汽車、輪渡的出行,我想如果那時候採取這種措施,可能疫情會有所緩解,不至於像現在這種狀況。」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這句話,話中有話。馬國強說他內疚、自責;馬國強說,如果在1月12、13日就採取像23日採取的封城行動,疫情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這話聽上去像是後悔,是自責。可是想想看,一個武漢市委書記,有權力對一千三百萬人口、有九省通衢之稱的大武漢下封城令嗎?我們知道,直到1月20日,武漢地方政府就連向公眾公布疫情信息的權力都沒有,那時的它怎麼會有權力下封城令呢?畢竟,封城這種大動作,只有在承認並宣布疫情十分嚴重的前提下才可能啟動。

有知情人透露,早在1月9日,衛生專家就確認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上報國務院。國務院決定,參照薩斯的防治方案,提升武漢的防治戒備並通報全國。但如今是「定於一尊」的時代,凡大事必須上報黨中央習近平。武漢疫情是大事,自然要上報黨中央;可是黨中央不批,據說習近平講的,時值春節,不要破壞了節日的氣氛。

上述說法有官媒文章作證。1月20日《北京青年報》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題目就是「莫讓流言沖淡節日的年味」。這篇文章當天就被包括《人民網》在內的多家官網轉載,可見大有來頭。文章說,網上最多的流言都是關於健康的。這些流言披着科學的馬甲,蠱惑人心,違背科學常識,在辭舊迎新的春節長假里,會引發公眾健康焦慮與公共環境焦慮,沖淡了歡樂、祥和的年味,擾亂社會安寧,這是一種「偽科學」,危害不容小覷。政府部門要堅決遏止流言的傳播,要依法依規嚴厲查處引發公眾恐慌、擾亂社會秩序的流言製造者、傳播者。這就是說,直到1月20日之前,誰要說武漢地區疫情相當嚴重,那是要被當作「製造或傳播流言」抓起來的。在那種情況下,武漢地方政府怎麼可能對武漢下封城令呢?

其實,馬國強的講話和周先旺的講話是同一個意思。周先旺說,武漢地方政府之所以沒有及時向公眾披露疫情,是因為沒有得到授權,是中央不準;馬國強的講話則是說,武漢地方政府之所以沒有在早些時候採取封城一類強有力的措施,也是因為沒有得到授權,是中央不準。

湖北省政府就武漢肺炎召開新聞發布會。(視頻截圖)

周先旺說:1月20日中共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將武漢肺炎確定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後,要求屬地負責「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馬國強講話也專門提到1月20日國務院會議。不錯,武漢的封城令是以武漢地方政府的名義發布的,不是以國務院的名義發布的,但是請注意,那是在國務院作了決定,授了權,要求屬地負責,這樣武漢地方政府才有權發布封城令。

馬國強這話看上去是後悔是自責,其實他一個區區武漢市委書記哪有資格後這個悔?真正有資格後悔的該是習近平。馬國強這句話是旁敲側擊,它的弦外之音是,就是你習近平不準及時地向公眾發布疫情,不準及時地採取重大防治措施,才導致今天的局面,你難道就不內疚不自責嗎?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