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夏小強:湖北省長和武漢市長異常言行的背後

作者:
在事關千萬上億、全體中國民眾的生死大事的時候,中共高層還在進行着激烈的內鬥,並且中國民眾的生命和瘟疫本身,都可以成為中共內鬥的工具。從這個角度來講,比武漢肺炎、比瘟疫更加可怕的是——中共政權的存在。

武漢肺炎爆發,民眾憂心忡忡

武漢肺炎全面失控、向全國各地和海外擴散的危局下,中共湖北省和武漢市的高層官員無法再躲避,只能夠硬着頭皮面對公眾。

1月26日,中共湖北省政府召開有關疫情防控的新聞發佈會。湖北省長王曉東、省委秘書長別必雄、武漢市長周先旺出席了發佈會。

這三位中共省級和市級高層官員的表現,引起網絡圍觀。首先是戴口罩的問題:省長王曉東沒戴口罩;市長周新旺口罩戴反了;別比熊秘書長戴着口罩卻把鼻子漏在外面。

接下來,是湖北省長王曉東在介紹醫用口罩時,剛開始說湖北省生產醫用口罩有「一定優勢」,湖北省仙桃市年生產108億隻;過了一會兒下面遞上來小紙條,王曉東改口說,剛才說的是口誤,是18億隻;放下紙條,他又讀稿件時,再次改口說是生產108萬隻,是「萬隻」不是「億隻」。

最後,是記者會結束之後,三位領導竟然帶頭鼓掌。

三位中共省級和市級高層官員的素質,引起網絡民眾熱議和批評,特別是省長王曉東,在重大疫情中竟然搞不清口罩的數量,如何能領導湖北抵禦疫情?

其實,三位領導在記者發佈會上的表現,實屬正常,都是其本色表現。我們可以看到,這些中共官員一旦出現在面對公眾的場合中,都表現得緊張和局促不安,舉止失措、詞不達意。其主要原因在於,中共官員做官的秘訣,並不需要為民眾負責,只需要為上級負責即可。

中共官員只在內部會議和對下級講廢話套話的時候,可以做到氣定神閑,而一旦走入服務公眾的場合,立刻原形畢露,驚慌失措。

省長王曉東就算在記者會上發生再多口誤,只要在對上級的工作中和「維穩」中不發生失誤,都不會給自己的官位帶來負面影響。

比如,1月27日,湖北省副省長楊雲彥在湖北省政府的疫情發佈會上表示,湖北正在為應對疫情加快調配床位和定點醫院建設,全省已確定112家定點醫院醫療機構收治染疫患者,開放床位近10萬張,這種「10萬張床位」的信口開河,都是中共高官的常態,但這些都不會成為影響其仕途的主要因素。

通過這三位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的表現,我們可以得出結論,中共高層的官員,完全沒有正常管理和治理一個省市政府正常運作的能力,更別說在重大的突發事件和災情發生之後的指揮能力了,這樣的官員在位,只能夠給民眾帶來災難和死亡。

另外,需要特別一提的是,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以及在公開場合中的言行比較反常。

周先旺在接受央視記者的專訪時,針對外界對武漢市處理疫情不力的批評,聲稱他無權披露敏感信息,在披露之前必須得到中央政府國務院的批准。他說直到「1月20日國務院會議定為一類傳染病,要求屬地責任,我們工作就主動多了」。

周先旺的話是什麼意思?在中共的官場中,下級官員敢把工作責任推給上級,等於是斷了自己的官場生路,可以說是犯了官場的大忌,這是極其少見的現象。中共官員地位的穩固,替上級背鍋是必要的素質和條件。比如說,2003年薩斯疫情,當時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勇於」背鍋被免職,但是,2003年10月安全復出,出任宋慶齡基金會副主席,2005年當選為全國政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那麼,周先旺打破慣例犯下官場大忌,這有兩種可能。

一是有高層授意,讓他這樣去說;一是他無知不慎犯下此錯誤。但是,隨後他的一段表現,可以推翻其中的一種可能。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趕赴武漢,在視察正在建設中的醫院時,有一段視頻顯示:頭戴帽子的周先旺突然發現李克強頭上沒有帽子,他立刻像變魔術一樣用右手摘下帽子背在身後,由他的隨從拿走,在火光閃電之間右手變空。中共官員迎合上級的細緻和用心可見一斑。

這說明,深諳中共官場規則的周先旺,不大可能犯下不慎公開把黑鍋甩給中央的錯誤。那麼,周市長的公開言論是上級授意的可能性很大。

這說明了什麼呢?

這說明,在事關千萬上億、全體中國民眾的生死大事的時候,中共高層還在進行着激烈的內鬥,並且中國民眾的生命和瘟疫本身,都可以成為中共內鬥的工具。從這個角度來講,比武漢肺炎、比瘟疫更加可怕的是——中共政權的存在。

如果未來出現「瘟疫是中共內鬥一方人為製造和釋放出來」的驚人消息,我也不會感到太驚奇。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武漢市長周先旺未來不僅仕途會止步,可能還會成為「反腐」的對象,作為不遵守中共官場潛規則的回報。

在中共的官場中,每一個官員,都隨時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