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梁京:新冠狀病毒對迷戀中央集權的警示 習近平會怎樣想

作者:
許多中國人像習近平一樣堅信,中國若選擇西方那樣的分權體制,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發達的科技和現代化的生活,中國人不僅會有瘟疫的威脅,更會有饑荒的威脅。現在的中國人,至少沒有被餓死的恐懼。要改變中國人對中央集權的迷信和迷戀是非常困難的,但我認為這次武漢爆發的新冠狀病毒疫情,或許能給這種頑固的思維方式帶來有益警示。

按照中國的傳統敘事,此次疫情的發生,是上天給習近平的一個非常明顯的警示。我相信很多人私下會這樣想,甚至也這樣說。那麼,習近平會不會這樣想?我想他不會,儘管他知道很多人會這樣想。按照我對習的理解,他目前最希望發生的,就是此次疫情的最後結果是有驚無險,於是,一切都將回復「正軌」,而他則一定會向世界宣布,此次武漢爆發的疫情得到控制,再一次證明了中國的制度和文化無比優越,也更加確定了他作為英明領袖的歷史地位。

基於這個推測,我的內心極為矛盾:一方面,我不希望這次疫情的發展讓中共當局輕易過關,而是能讓中國權力體制的弊端在整個世界面前有一次充分暴露,但另一方面,我也真的害怕,新的冠狀病毒傳播和致死能力若太強,不僅會令太多人被病毒所害,而且會令中國的權力系統崩潰,帶來巨大的社會動亂和大規模的人間慘劇。我們都知道,19和20世紀,中國都曾經發生過這種大規模的慘劇,而這一次中國若再發生類似慘劇,將不僅會害己,而且會害人,成為一場殃及全球的「黃禍」。

會有不少中國人和了解中國歷史的外國人,與我心情相似,但我也非常清楚,有更多的中國人不能理解、甚至不願理解這種憂慮。這是因為,他們或者不能理解中國今天所處的險境,或者他們即使能理解,但認為中國不可能選擇另外一種權力制度,尤其是不能選擇西方人所推崇的那種分權和自治的權力安排。許多中國人像習近平一樣堅信,中國若選擇西方那樣的分權體制,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發達的科技和現代化的生活,中國人不僅會有瘟疫的威脅,更會有饑荒的威脅。現在的中國人,至少沒有被餓死的恐懼。

要改變中國人對中央集權的迷信和迷戀是非常困難的,但我認為這次武漢爆發的新冠狀病毒疫情,或許能給這種頑固的思維方式帶來有益警示。首先,這次疫情的爆發,與過度中央集權有非常直接的關係。最近,自知要被治罪的武漢市長,忍不住披露了他對疫情報告制度貽誤時機的不滿。不過,在我看來,習近平把中央集權推向極端所造成的不良政治和社會風氣,給整個中國帶來的巨大的風險是更嚴重的問題。在這種氛圍下,任何敢擔當的官員和國民,都被視為「不穩定因素」而遭到系統性打壓和清除,而徇私舞弊者則被視為「無傷大局」。沒有這個大環境,新冠狀病毒出現的機會定會大大減少,這是一般人都能懂的道理。但此次疫情爆發前,許多中國人都無法想像,若出現死亡率極高的疫情失控,中國會是甚麼狀況?這一次武漢封城後,為中國人想像原來之不敢想,提供了一個此前沒有的經驗基礎。有了這個基礎,中國人就比較能夠接受這樣的判斷:以中國現在的官場文化與社會風氣,新冠狀病毒的致命率若極高,中國高度集權的權力體制發生崩潰,並非沒有可能。

所幸的是,我們現在看到新冠狀病毒的致命率不算太高,但傳播較難控制。也就是說,此次疫情失控,可能需要中國付出更多經濟代價,而不是太高的生命代價。果真如此,新冠狀病毒有可能給迷信和迷戀中央集權的中國人一個可貴的警示。因為與戰爭和革命相比,這種方式的警示,破壞性顯然要小得多。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