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出現是謎 消失是謎 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奇怪之處

它的奇怪之處在於兩點:第一,死亡率極高而且都是青壯年。普通流感導致的死亡率一般是百分之0.1,而且死亡的多是體弱多病的老年人或者抵抗力很弱的兒童。但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卻正好與之相反。它的致死率高達百分之2.5,全世界高達10億人感染,死亡人數為2500~4000萬人,而且死亡的均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第二,突然出現,突然消失,至今為止不明白消失的原因。西班牙流感在一年半的時間內蔓延全球,共發生三波。

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Fort Riley)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新年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讓人們不禁再次思考,人類究竟是強大還是渺小。有時人類自以為強大,我們的科技能送衛星上天,能進行星際旅行,能製造出核武器……有時我們又倍感脆弱,瘟疫來臨時,我們才被迫思考,人類竟然連小小的病毒和細菌也對付不了,這些渺小的生命,竟然有可以毀滅人類的力量。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瘟疫似乎來無影去無蹤,它來時快的令人心驚,去時也快的讓人詫異,它似乎帶着任務,長着眼睛,做了它要做的事就會離開。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是如此。

1918年全世界約20%人口感染西班牙流感

1918年爆發的「西班牙流感」大名鼎鼎,其危害甚至超過了中世紀歐洲爆發的黑死病,造成了約4000萬人死亡,與最近30年流行的愛滋病打了一個平手(全球大約有7000萬人感染愛滋病,2000萬人死亡)。

這場瘟疫的爆發時段是在1918年3月到1919年底,持續一年半時間,全世界大約20%的人感染了西班牙流感。人們被強制性要求戴口罩,特別是紅十字會和其他醫護人員。

爆發速度之快讓人始料不及

有醫學資料表明,「西班牙流感」最早出現在美國堪薩斯州的芬斯頓(Funston)軍營。1918年3月11日,這個軍營的一位士兵感到發燒、嗓子疼和頭疼,就去部隊醫院看病,醫生認為他患了感冒,開了幾片感冒藥

但接下來的情況出人意料,隨後,100多名士兵都出現了相似的癥狀。幾天後,這個軍營里已經有了500名以上的「感冒」病人。在隨後的幾個月里,美國全國各地都出現了這種「感冒」的蹤影。

不過,這一階段美國的流感疫情似乎不那麼嚴重,與往年相比,這次流感造成的死亡率高不了多少,癥狀也幾乎一樣。在一場傷亡數千萬人的世界大戰尚未結束時,軍方很少有人關注到這次流感的爆發——儘管它幾乎傳遍了整個美國的軍營。

隨後,這種西班牙流感,突然演變為可怕的致命流感,而且爆發速度之快,讓人始料不及。

西班牙流感之所以叫做西班牙,是因為西班牙全國感染該病的高達800萬人,連西班牙國王阿方索三世也被感染,是感染率最高的國家。馬德里三分之一市民受感染,一些政府部門被迫關門,電車停運。

突然出現突然消失出現是謎消失是謎

西班牙流感至今還是一個謎,它突然出現,突然消失,前後又三波感染,並不是每一波都造成大量死亡。

它的奇怪之處在於兩點:

第一,死亡率極高而且都是青壯年。普通流感導致的死亡率一般是百分之0.1,而且死亡的多是體弱多病的老年人或者抵抗力很弱的兒童。

但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卻正好與之相反。它的致死率高達百分之2.5,全世界高達10億人感染,死亡人數為2500~4000萬人,而且死亡的均是身強力壯的年輕人。

第二,突然出現,突然消失,至今為止不明白消失的原因。

就如同之前說的,這次流感是1918年2月首發於美國堪薩斯洲,很快傳播至底特律等3個城市→3月美國遠征軍乘坐船帶至歐洲前線→4月傳播至法國軍隊,然後至英國和其他國家軍隊→5月達意大利、西班牙、德國、非洲,印度孟買和各爾各答→6月由英國遠征軍傳播至英國本土,然後至俄羅斯、亞洲達中國、菲律賓、大洋洲至新西蘭→1919年1月達澳大利亞。即不到一年時間席捲全球。

三波流感蔓延全球18個月後神秘消失

西班牙流感在一年半的時間內蔓延全球,共發生三波。

第一波流感到底在哪裡發生已經不可考證。明確有記錄的流感發生於1918年3月4日一處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Camp Funston,Kansas),但當時的癥狀只有頭痛、高燒、肌肉酸痛和食欲不振而已。4月正處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法國也傳出流感,3月中國、5月西班牙、6月英國,也相繼發生病情,但都不嚴重,死亡率也很低,僅僅比普通流感略高,所以沒有國家給與重視。

第二波西班牙流感開始於8月,這個階段開始出現大量死亡現象,很多地方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七到八,甚至十。1918年8月剛離開西非國家獅子山的英國船上發生了致命的流感,在該船抵達英國之前,75%的船員被感染,7%的船員死亡,另外多艘船隻也發生了類似的情況。另一說第二波的源頭是當時蘇聯的阿什哈巴德(1918年8月初波斯的麥什德(Meshed)便發生了高死亡率的流感,據說是由阿什哈巴德所傳出,但因俄國內戰而無法確認。

8月27日,流感傳入美國,並在波士頓的碼頭工人間傳播,而法國的布萊斯特(Brest)也在幾乎同一時間爆發了流感;9月開始在歐洲和美國普遍傳播,並在數星期內傳到世界各地。

第二波流感死亡率極為驚人,遠非普通流感可以相比。奇怪的是,和普通流感死亡者多是老人兒童和病人相比,此次流感在20~35歲的青壯年族群中死亡率特別高,其癥狀除了高燒、頭痛之外,還有臉色發青和咳血等;流感往往引發併發症而導致死亡,以肺炎最多。

由於不知道致病原因,該病幾乎無法治療,依靠人自身體抗力決定是否能夠脫險,造成普遍的恐慌。加上傳染性非常強,許多城市限制市民前往公共場所,電影院、舞廳、運動場所等都被關閉長達超過一年。同年10月是美國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個月,20萬美國人在這個月死去,1918年美國的平均壽命因此比平常減少了12年。

西班牙流感平均致死率為2.5%,但有些地方遠遠高於這個數字,比如美國舊金山病死率8.98%,幾乎10個感染者中就有1人死亡。

其實西班牙流感本來也許不會傳播這麼快,但是戰爭中,軍隊大規模的調動為流感的傳播火上澆油。有人甚至懷疑這場疾病是德國人細菌戰,但當時的德國也在一年內死亡了幾十萬人。

第三波流感在大約1919年冬季開始在許多地方出現,至1920年春季起便逐漸神秘地消失,至今也搞不清消失的原因。

澳大利亞,流感延續到了1919年8月(南半球的冬季);至於在夏威夷,則是延續到了1920年3月。此流感漫延全球,從阿拉斯加的愛斯基摩部落到太平洋中央的薩摩亞島,無一倖免。

許多愛斯基摩部落由於缺乏醫療,都是一村一村的死絕,有一村80人死於流感73人,居然成為死亡率較低的村子。在薩摩亞死亡率更高達25%,該國到處屍體堆山,因為沒有足夠的人力來掩埋。

亞馬遜河口的馬拉若島,是當時世界上唯一沒有感染報告的人類聚集地。

西班牙流感奪去2500萬到4000萬(一說7000萬或1億)條生命,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還多。西班牙流感的爆發,也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提早結束的重要原因之一,因為各國青壯年死亡太多,都已經沒有額外的兵力作戰。

至於在青壯年死亡率較高,有兩種理論:一是老年人口已經經歷過各種流感,可能感染過西班牙流感的某種雛形,因此已有抗體,所以對流感比較有抵抗力。二是青壯年體內免疫力太強,反而會導致抗體反應過於劇烈,形成「細胞激素風暴」,致使肺部組織嚴重受傷害,可能造成患者呼吸困難而死亡。

西班牙型流感在18個月內便完全神袐消失,而其病株從來都沒有被真正的辨認。

重新調查「西班牙流感」

在1910年代,人類尚且不知道存在病毒性感冒。到了1933年,英國科學家分離出第一個人類流感病毒,並命名為H1N1,這才知道病毒是導致西班牙流感的罪魁禍首。遺憾的是,當時的西班牙流感受害者遺體大多被焚燒,少量被深埋,到了1933年早已腐敗,無法研究。

1950年代,美國曾經組織了考察隊趕赴阿拉斯加挖掘死於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病人的屍體,期望得到可供研究的病原體。很遺憾,那些埋葬在永久凍土帶的屍體因為解凍腐爛而失去了研究價值。

1998年2月,美國國防病理中心(AFIP)轄下所屬的分子病理部門,在阿拉斯加發現了一具被完整冰封近80年的愛斯基摩女子的屍體。這個愛斯基摩人聚集的小鎮,在1918年11月由於流感失去了85%的人口。4件樣本的其中之一含有一些1918病毒的基因物質。這個樣本給予科學家第一手資料來研究這個病毒。

美國科學家在高度隔離的實驗室中,研究當年的病毒。2005年10月5日,研究人員宣布1918病毒的基因序列已經被重組。2005年在亞洲發生的H5N1禽流感病毒與1918病毒有些地方類似,但是目前禽流感很難變成人傳人,大部分只能在動物和人之間傳播。

重新調查「西班牙流感」有一定的危險性。科學家建議在生物安全性最好的實驗室中進行研究,以免「西班牙流感」病毒泄漏出實驗室,再度危害人類。

又一個不明現象西班牙流感在中國爆發不是很嚴重

又一個無法解釋的現象是,西班牙流感在中國爆發不是很嚴重。1918年西班牙流感雖然也波及中國,3月始自廣州直至東北,由上海至四川,蔓延廣泛,北平警察患病過半,哈爾濱人40%被感染,學校停課,商店歇業。上海也出現過兩個流行波。

中國熱河省警察局1918年10月15日至1922年11月12日的統計數據,流感發病6203人,死亡151人,病死率2.4%。1918年11月6日上海《申報》全文刊登了定海縣知事馮秉干撰寫的《救治時疫之布告》。

對各種文獻分析表明,1918年~1919年,中國的確發生了流感疫情,但與世界其他地方相比疫病比較平和,發病率與死亡率較低。但具體原因也是不明,照常理來說,中國當時衛生和醫療條件比西方要差,死亡率應該更高,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這也讓我們更進一步思考古人所說,人間不德,天降不祥,我們在研究病原病理時,是不是有更重要的因素忘了思考,或者不敢去思考。人類病毒學總是追蹤着病毒的腳步去發展,可病毒從來千變萬化,追上它的腳步時,或許惡疫早已完成它們要做的。我們怎麼能預防,從根本上防微杜漸,或許才是每個人要認真思考的。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