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凱:光復舊金山華埠 掃共雪恥刻不容緩

作者:
舊金山華埠的社團本來是僑胞們結夥互助排憂解難的團體,現在都成了政治組織。所有社團都必須選邊站——不是愛黨愛國,就是反共反華。大約十五年前,人們聽說中領館獲得中共政府300萬美元撥款,用於徵服華埠。華埠社團的僑領們一個接一個被邀請回大陸「參觀旅遊」,全程免費,高規格招待,僑領們一路免費吃喝玩樂極盡人慾的滿足,結果落下無數把柄在中共手中。僑領從大陸盡興回國,首先要做的是將社團總部屋頂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降下來,升起五星紅旗。

舊金山唐人街

舊金山(San Francisco)的華埠,又叫唐人街、中國城,被視為舊金山華人的「首都」。如今,舊金山華人的首都已被中共淪陷,成為舊金山華人之恥,舊金山之恥。

舊金山華埠居住着大約三萬左右華人,是舊金山這座旅遊城市中與金門大橋、漁人碼頭齊名的旅遊景點。過去,遊客們來到舊金山華埠,可以看到清末民初氣息的老街道、各色風味的中餐館、售賣中國雜貨的店鋪,還有華人社團、堂口、同鄉會、宗親會的門面。而如今來到舊金山華埠,人們抬頭望去,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五星紅旗漫天飄舞,使人猶如進入美國土地上的中共淪陷區;即使在中國大陸,這種五星紅旗漫天飄舞的景色也不是隨時隨地都能夠看得到。

舊金山華埠的中心地帶有一個小廣場,正式名字叫「朴茨茅斯廣場(Portsmouth Square)」,華人稱之為「花園角廣場」。這裡是1846年美國國旗第一次在舊金山升起的地方。一百多年過去,每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和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廣場上的旗杆都會先升起一面五星紅旗然後再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雙十國慶日期間,國民黨人士會舉行慶祝遊行晚會,在「花園角廣場」搭建檢閱台和表演舞台。如今這情景已不復存在,國民黨雙十節升國旗儀式的和遊行出發的地點改在華埠邊緣的「聖瑪麗廣場」,那裡有一尊孫中山塑像,遊行隊伍穿過華埠匆匆而過,然後便解散,那情景就像1949年中國大陸被中共佔領,國民黨敗退到台灣一樣。「花園角廣場」的旗杆,現在專門用於10月1日升五星紅旗。幸虧「花園角廣場」還有一尊1994建起的中國民主女神像,還有法輪功學員在練功和時常舉行抗議活動,不然「花園角廣場」就成了的「天安門廣場」了。

舊金山華埠的社團本來是僑胞們結夥互助排憂解難的團體,現在都成了政治組織。所有社團都必須選邊站——不是愛黨愛國,就是反共反華。大約十五年前,人們聽說中領館獲得中共政府300萬美元撥款,用於徵服華埠。華埠社團的僑領們一個接一個被邀請回大陸「參觀旅遊」,全程免費,高規格招待,僑領們一路免費吃喝玩樂極盡人慾的滿足,結果落下無數把柄在中共手中。僑領從大陸盡興回國,首先要做的是將社團總部屋頂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降下來,升起五星紅旗。十幾年來,舊金山華埠每年都上演「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戲碼:一個個僑領應邀回國免費吃喝玩樂,一面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從華埠的天空降下來五星紅旗升上去。中領館在舊金山華埠完勝的標誌,是降伏被稱為舊金山傳統僑社龍頭老大的中華總會館:中華總會館所屬七大會館,有五大會館先後易幟,直到2013年5月25日,總會館勝利堂撤下懸掛了百年之久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昂首闊步踏進勝利堂。2015年11月,主持撤旗的中華總會館輪值主席黃榮達承認,他已成為中共官員,受命負責管理舊金山華埠的僑務。舊金山華埠的實際管制者已經不是舊金山市政府而是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了。

舊金山

中國領事館全面征服舊金山華埠,所持武器不僅僅是美元,他們手中還有一顆顆隨時射向每位僑胞的子彈——回國簽證。移民美國的華人,無論新僑老僑,都有一份對家鄉的思念,回故國探親訪友或做生意,是人之常情也是他們應有的權利,但是這一權利,被中領館剝奪,海外華人能否回國,不是誰想回去就能回去,全看他愛國不愛國,愛國不愛國的唯一標準是愛不愛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凡發表過中領館不喜歡的言論,參加過中領館不喜歡的活動者,無論是僑領還是僑民,一律列入不準回國的黑名單,折磨你對家鄉親人故土的思念,即使你的親爹親娘病重死亡,也不准你回國盡孝。這份黑名單就象是恐怖分子的子彈隨時射向每個海外華人,愛國僑團不斷壯大,僑團屋頂不斷升起了五星紅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海外華人對不準回國黑名單的恐懼。

因此,可以說,在舊金山華埠天空飄舞的五星紅旗,飄舞的一是誘惑,二是恐懼。

也有不受誘惑不畏恐懼的,那就是舊金山華埠有170多年歷史的「五洲洪門致公總堂」。「洪門」幫助孫中山完成了辛亥革命,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儘管「洪門」的一些成員,在中領館不予簽證回國的威懾下,不敢像他們的前輩那樣大聲講話,但「洪門」的大佬們卻仍然一身正氣,不願意辱沒自己的歷史。「洪門」的盟長趙炳賢表示:只要他在,「五洲洪門致公總堂」屋頂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就休想摘下來。那面在華埠的天空下、「洪門」的屋頂上迎風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很孤獨、卻很堅強、高傲。

如果說,舊金山華埠滿天空飄揚的五星紅旗,是十多年的歷史延續至今,那麼,在美中貿易戰開打,美國已經覺醒到中共對美國的滲透與侵害,並將中共視作美國意識形態上的敵人,清除中共的影響,向禍害人來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最後一個堡壘中共政權宣戰之際,中共赤化舊金山華埠的步伐仍不停止,那就不是歷史了,而是現實。將於明年落成的舊金山華埠地鐵站,確定以華埠已故親共華人領袖白蘭女士的名字命名,就是中共在舊金山華埠贏得又一場重大勝利,舊金山蒙受的又一奇恥大辱。

白蘭2016年9月去世,生前大姐大派頭十足,抽煙、喝酒、滿口粗言,去餐館吃飯不花錢,不是她不給錢,而是餐館不敢收她的錢。白蘭活躍華埠30多年,她沒有店鋪、沒有公司、從不打工,卻長期擔任華埠親共僑團中華總商會的顧問。白蘭一生從未競選任何公職,卻插手舊金山幾乎所有公眾事務,包括操縱市長、議員的選舉。白蘭為舊金山華埠做過好事,但她的主要工作是擔任中共在舊金山華埠的代理人,實現和鞏固中共對華埠的管制,打壓所有反中共的力量:中國民運人士、維權人士、法輪功、台灣的國民黨、民進黨支持者,中共的敵人就是她的敵人。她晚年罹患腎病,中共把她接去廣州讓她住進最好的醫院高幹病房,兩次為她換腎。就這樣一位中共代理人,他的名字要永遠刻在華埠地跌站,華埠居民,和搭乘地鐵來華埠的人一進華埠,便籠罩在白蘭的陰魂下。

舊金山華埠全面淪陷,除了誘惑與恐懼,還得力於舊金山華人的愚昧和卑劣品格,他們是愚昧與品格卑劣的當代中國人在舊金山的延伸。他們中的大多數,因為不喜歡中國而移民美國,未作任何貢獻而享受美國的自由民主法制人權、良好的福利,卻利用美國的言論自由,歡呼美國遭遇的天災人禍,支持中共對美國經濟、政治、意識形態的滲透和侵襲。他們支持世界上敵視和攻擊美國的政治勢力如伊斯蘭極端主義,歡呼九一一恐怖襲擊,反對美國的反恐行動。他們對中共權貴集團鎮壓政治異議人士踐踏人權與掠奪國家財富視而不見或認為理所當然,習近平修改憲法、終身執政,他們歡呼和擁護;中共香港特區政府動用警察殘暴鎮壓「反送中」港人,他們集會支持港警暴力,並向舊金山選出的國會議員施壓,阻止《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他們熱衷於充當迎送訪美中共領導人的啦啦隊,穿統一制服紅馬褂、舉五星紅旗、拉紅色標語、唱紅色歌曲,辱罵現場抗議的不同政見者甚至大打出手。一群愚昧卑劣的中國人在五星紅旗飄舞下的舊金山華埠遊盪,他們的名字叫「愛國華人」,他們的團體叫「愛國僑團」。

人們或許感到奇怪,在以基督教精神立國、信奉資本主義的美國,為什麼容許舊金山,有一塊實際上受中共管制的華埠存在呢?其原因就在於美國有強大的左派勢力,舊金山是美國左派的大本營。美國的左派是百年前發軔的共產主義運動的一個分流,另外的分流則是今日北歐的民主社會主義、已經消亡的蘇俄列寧主義和毛澤東的中共專制主義。美國的左派歷來是中共的同路人,從上個世紀40年代幫助中共贏得國共戰爭,到本世紀70年代美中建交、21世紀初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任由中國崛起對美國經濟、政治、意識形態全面侵害。在舊金山,左派的行為不加掩飾,每年中華人民共和國10月1日國慶,舊金山市政府便要從政府大樓的陽台上伸出一支旗杆,市長與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共同升起一面五星紅旗,升起儀式後,開香檳相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如此荒唐事發生在舊金山市政府,那麼舊金山華埠漫天飄舞五星紅旗,白蘭之輩橫行無忌,也就不足為怪了。

特朗普執政後,副總統彭斯兩次發表對華政策講話,美國發動對中共政權的反擊,但舊金山華埠「愛國僑團」有恃無恐、不知收斂、依然猖獗。美國的覺醒為時已晚,中共對美國的滲透與侵害,已尾大不掉。除非舊金山華人在世界大勢突變到來之時,效法香港「反送中」民眾,也來一場「收復華埠,時代革命」,不然不足以洗雪華埠之恥,也不足以洗雪舊金山因華埠而蒙受的恥辱。這一天何時到來?也許為時不遠,也許還要耐心等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