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大雄:馬阿姨直到死了 也不知道她是無數顆韭菜中的一顆

作者:
又一顆長在東北的韭菜倒下了,她無聲無息的死了。就像每一個東北韭菜的命運一樣。像個屁被放了,沒有臭味也沒有聲響。這都影響中國夢。

動漫天王 大雄的畫

我認識馬阿姨那年十二歲,她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記住了她。那年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長得丑,正在和我父母發脾氣。當時還在培訓學校畢業的她對我說,長得丑的人有福啊。我才意識到她長得很美。白皙的皮膚大眼睛。那個年代的東北人不像現在的印象那麼囂張,更多給人的感覺是樸素大方。

她和她的丈夫是在勞動局辦的職業培訓學校認識的。那時候我媽媽在那裡教課,他們也總好到我家裡來玩。我就知道他們是郎情妾意,對於我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子來講,總會泛起一絲嫉妒。不久他們結婚了,喜宴上的四喜丸子很快的沖淡了我的煩惱。但是我也偷偷的跑到了他們的新房,躺在床上略發惆悵。

他們都在一個大型的國家工廠。婚禮上我看到一個工廠里可以有那麼多生旦凈末丑來表演節目。心想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在這個工廠就好了。

我上高中那年,那個工廠還在維持。因為大部分的北方工廠都下崗了。他們的工廠還是有較好的市場的。後來換了一個新領導要搞企業改革。然後就是出國考察,買回來德國二百年前的機器,加上運輸保險。運回來當擺設,德國人還以為是建博物館。這種大採購的行為太多。最終目的就是一個,浪費錢。把一個盈利的工廠變成虧損。向銀行借貸。最後發不出工資。大量人員下崗,企業虧損,然後廠長的親友團有以極低的價格將國家工廠買入,成為私企。然後再用企業這塊地開發發地產賺錢。這就是當年東北下崗的真相。

馬阿姨夫妻倆就是98年一起下崗的。說她是阿姨,其實只是當時的一種見到比我高的人的一種敬畏。她也就大我十歲。比起很多人到中年的年紀下崗集體自殺的,她們還是很有生活的本錢的。我當時記得有一個工廠上千人集體卧軌自殺的。但是她們家有個孩子。還有個卧床的父親,沒有職業的那幾年想來艱辛。現代人也許不知道下崗是什麼。鐵西區75萬人集體下崗,那裡的冬夜一片漆黑。

馬阿姨為了孩子,出去打工,工越打越遠,直到法國的街頭。有一年我去法國,同學帶我去巴黎的一條街,指着滿街的來自東北的大媽們說,看!這就是你們東北的妓女。沒有身份,不會語言,服務最底端的阿拉伯和北非偷渡的難民,因為不合法還經常被搶劫。來法國幾個月賺快錢就回去。我突然聯想起無數東北女孩出外打工的真相,滾滾人流中一定有我少年時的夢中情人。我真害怕那種尷尬的相逢。

馬阿姨回家了。兒子平庸。花了好多錢去一個藝術院校學動畫。打了四年遊戲畢業了。回家接着打遊戲。

她們工廠原來那片地聳立起高高的樓盤。只是各種債務關係,那個老闆在自己蓋起來的樓頂跳樓自殺了,在我看來,他只是給自己搭建了一個死亡的高塔。

馬阿姨把他兒子介紹給我,微信頭像是一個QQ里的鬍子叔。只是這個頭像從來就沒有閃動過,朋友圈也是一片空白。倒是馬阿姨的朋友圈各種愛國雞湯和養身保健。我想她更有一番對資本主義這些屌大無腦男人的憎恨。

她把全部的家當和錢財都給了銀行做理財代理。結果那都是坑,不僅沒有高回報的利息,連本金都要不回來。

前幾天,她兒子的頭像終於閃動了,留言只有一句:郭老師,我媽死了.我問怎麼死的,他說癌。我問怎麼得的?他說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晚期了。只是還惦記要不回來的錢。

又一顆長在東北的韭菜倒下了,她無聲無息的死了。就像每一個東北韭菜的命運一樣。像個屁被放了,沒有臭味也沒有聲響。這都影響中國夢。我腦中只有她的一句話:長得丑的人有福!我不禁照了照鏡子。「媽的!誰說我長得丑?」

1997年,亞洲爆發了金融危機。把一場對未來沒有信心的港人的大逃亡這個鍋背給了索羅斯。為了顯示自己主權回歸後很牛逼的樣子。拿出全部外匯來撐港市,穩定了金融市場。這代價就是人民幣不貶值,出口額極速下降。原來改革開放勢頭正猛擴大規模的國有企業迅速無活可干,無單可接。這就是98年東北下崗潮的背後國際上真實原因。蝴蝶翅膀的煽動下面是無數的亡魂。

馬阿姨直到死了也參不透的真相,她死於想像中的歲月靜好。且讓我寫此文。謹以此篇紀念她一下。總該有人記得她。儘管她只是無數顆韭菜中的一顆,儘管曾經嬌美…

大雄於紐約12月30日夜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