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建利 曾琮愷 周志傑:親美還是親共 台灣如何抉擇?

台灣總統大選不僅被視為選民對「統獨」問題的投票,也被視為在「親美」還是「親中」之間的抉擇。蔡英文執政以來,加緊了和美國的合作,而國民黨則主張和對岸緩和關係。蔡英文如果當選連任,是否可能推動台灣成為美國防範中國影響力的同盟?美台合作加強是否會讓中國對台灣加深敵意甚至動武?

嘉賓: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發言人曾琮愷;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主任周志傑;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

楊建利說周先生談到小布殊,讓人想到美國過去40年來的對華政策出現了很多錯誤,有些是非常嚴重的錯誤。現在美國朝野對此進行檢討。

特朗普當選之後,從貿易戰開始,對中國的政策的反省和反制進入了各個領域。現在美國進入了一個新的方向,這和周先生剛才談的不同。這個方向是很多人談的新冷戰。剛才周先生之談了戰略層次上各方的互相利用。但是周先生不要忘記,為什麼中美有貿易衝突,為什麼歐洲和加拿大在中國的極力拉攏之下還是站到了美國一方。

這裏不要忘了「價值」,我們談中美平衡的時候,忘了「價值」要吃虧的,不僅台灣要吃虧,美國在過去40年裏作為一個強大的國家不知道吃了多少虧了。要對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獨裁國家進行反制的話,台灣首當其衝,一定是前沿,這是歷史角色,台灣擺脫不了。台灣想要搞平衡,是不可能的。

另外要提醒台灣,87年以前,台灣已經成為亞洲四小龍了。87年兩岸才開始開放交流。在兩岸老死不相往來的時候,台灣的經濟已經成為亞洲四小龍,被世界稱讚。今天為何不可以呢?為什麼非要依靠中共呢?那只是一個神話,現在是破掉這個神話的時候了。

楊建利回應周先生說,冷戰之所以會形成,主要原因在中共。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國內的公民空間基本上不存在了,不相信周先生會喜歡公民空間為零的一個制度。

第二,中國在世界範圍的滲透和經濟還有軍事擴張,周先生也應該看得到。楊建利在美國大學裏去參加一個一般性的學術會議都非常難,因為他常常批評中共。這種滲透是非常嚴重的,因此西方世界和民主社會一定要反制。這話他在六四之後在美國國會講過,但是美國不聽,現在美國在反省。

第三,周先生過於強調互相利用的關係,說台灣是棋子等等,但是不要忘了這是價值基礎之上的一種合作。如果台灣不做美國價值陣營中的同盟或者棋子的話,你願意做中國的附庸嗎?這是要做選擇的,這並不是兩邊都可以做的。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美國的朝野都在反省,在過去兩年內,美台關係在升級,楊建利倡導更高的升級。什麼是更高的升級?就是《美台關係法》是40年前台灣威權政權期間通過的,必須有一個新的法律承認台灣的全面民主國家的地位,這就是升級。

另外,台灣要儘快和美國以及其他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因為四小龍之所以是四小龍,就是因為利用了西方國際社會的市場,而不是中國大陸的市場。

楊建利對於美國批評說,去年所羅門群島和台灣斷交時候,美國表示譴責。楊建利問美國外交官,你們為什麼79年和台灣斷交了?你們的立場在哪裏?如果你們沒有一個新的法律說明台灣和以前不一樣了,你就沒有立場。你可以斷交,別的國家也可以斷交。

在被問到如果大陸真的是在滲透台灣,為什麼在台灣支持統一的人反而越來越少?曾琮愷回答說2016年之後,中國做生意的國民黨買辦用更細緻的方式對台灣進行滲透,包括網絡上的傳播假消息,透過很多宮廟系統、村里系統來散播假消息。

他認為中共的滲透方式以及統戰的模式是非常粗糙的。就像過去台灣很多人看到長期以來在中國經商的這些國民黨的高官,這些所謂的買辦,他們足足在馬英九執政的時候賺了多少錢。所以是一個買辦的集團跟中國政府的合作來享受他們在中國的利益,在台灣幫中共講話,事實上普羅大眾並沒有得到太多太大的好處。這些國民黨的買辦再來幫中共講話,台灣人民怎麼可能會相信。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主任周志傑指出,香港的「反送中」也好,現在把台灣大選說成是民主和專制之間的選擇也好,這些確實都要配合一個大局來看。這個大局就是中美之間的「大平衡」。

西太平洋的小國也好,日韓也好,我們都要在中美之間這個「大平衡」的挪動當中尋找一個對自己有利的位置,把現狀往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去挪動。

而對民進黨政府而言,它無從選擇,因為它沒有和中、知中的能力,因為它已經喪失了跟中國大陸之間最根本的互信。所有它只能完全親美。但是,從國際關係限制主義的角度來講,你若對美國完全是附從關係,對它完全沒有任何籌碼的時候,那你不成為一個乖乖聽話的棋子,你又能成為什麼?所以,一定要尋找自己balance的支點。文在寅安倍、馬哈蒂爾或默克爾等等,哪個不是在中美之間做一種平衡?

第二,在台灣的所有政治勢力都沒有不親美的本錢,沒有不親美的想法。過去70年,台灣還能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統治之下,就是拜朝鮮戰爭爆發之賜,那時美國派出了第七艦隊。我們確實需要美國在安全方面台上或台下的保證,所以台美關係不管對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都是重要的。

周志傑舉例說,馬英九時代,奧巴馬說那個時候的台美關係是最perfect;民進黨執政的阿扁時代,小布殊說that guy shake(s) the boat。所以,躁進不是好事。我們不能自己活在自己的真空世界,還要看中美博弈。親美就得是附從嗎?可不可以也有些能稍微制衡一下的武器呢?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111/1394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