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連晨:文革狼奶哺育大的領導人

作者:

傍晚無事,找老友閑聊,老友給我讀了一首打油詩:

雲南省長不識滇,北大校長錯連篇。

老大更是語驚人,綠玉氣指亂花眼。

讀完,他解釋說,「綠玉」指老大在改開40周年大會上將「金科玉律」讀成了「金科綠玉」;「氣指」是將「頤指氣使」讀成了「頤使氣指」。然後他問我:現在的官員為什麼一茬比一茬素質低,一茬比一茬沒有廉恥,一茬比一茬壞?

我沉思片刻,忽然想起20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題目忘了,其中有一個觀點,大意是:「文革」的惡果,要到「文革」一代逐漸成為社會中堅,逐漸走上領導崗位才能全面顯現。當時看到這句話時,我心裏一驚,暗暗嘆曰:好犀利的眼光啊!

我就把當年看到的這句「毒預言」講給老友。老友聽罷直呼:深刻!深刻!我說,自那以後,我就以類似於宿命論的心態觀察中國社會的變化,果不其然,中國社會自下而上,各行各業,隨着「文革」一代漸次成為社會中堅,尤其是當年的「革命小將」——「紅衛兵」們走上各級領導崗位,社會的大滑坡就正式開始了:官員一茬比一茬素質低,領導一級比一級沒文化,越往上走越寡廉鮮恥,連知識分子這樣的文化人也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儒雅之氣少了,斯文謙和沒了,痞子流氓氣卻上身了。隨着時間的推移,社會越往前走,我越是被這句極富遠見卓識的話所震撼。

老友說:是啊,「文革」表面的消停並不意味着我們民族苦難的結束,「文革」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對我們民族最大的傷害,並不僅僅是紅衛兵「打砸搶」造成的那些物質層面的破壞,也不是經濟建設方面遭受的那些統計學意義上的損失,甚至也不是國家在科技文化諸領域與世界的差距越拉越大了。而是整整一兩代年輕人被毀掉了,國家的未來被毀掉了,同時把全體國人的是非觀道德觀完全扭曲了,做人的底線沒有了。當年10幾歲的孩子,20來歲的青年,在正需要人類文明的乳汁哺育的年齡,卻被拋入癲狂與野蠻組成的洪流之中,他們不僅沒有學到正常的關於文明的知識,反而看到學到的是人怎樣背叛,怎樣互害,怎樣殘忍地對待同類而且在做這些事情時沒有絲毫的不安和負罪感。「文革」中泡大的這一兩代人,是對人類文明完全陌生完全隔膜完全沒有認識,甚至連粗淺的了解都沒有的人,是在為人處世方面完全失范,喪失了做人底線的人,是只要認為對自己有利,什麼事都能做都敢做的人。想想的確可怕,這樣的人呼啦啦成為各行各業的主流、骨幹,成為社會中堅,並大批走上領導崗位,國家怎麼會往好的方向走?全社會怎會有文明的氣象?

我說:當年我看到這句話時,雖然震驚於它的深刻和遠見,但並沒有敢進一步往深處想:哪一天,「文革之子」登頂,攀爬到國家最高領導崗位的位置上,國家會是什麼樣子。

老友說:我也一樣,讓我放膽想,也想不到一個深受「文革」之苦毒的人會為「文革」翻案,一個被毛澤東迫害的家族會出一個崇拜毛澤東的人。更讓我想不到的是,中國社會到了二十一世紀了,還有人做皇帝夢而且竟然成功了。

我說:現在總算看清楚了,「文革之子」坐到龍椅上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時,才是我們民族更大悲劇的開始。這一悲劇既是「文革」悲劇的自然結果,也是它「升級版」的延續。在這一層意義上,將習近平看作是「文革」結出的一顆毒瘤,應該是恰如其分的。

老友說:沒錯,非常準確的定位。現在想想,官員一茬比一茬素質低,領導一波比一波沒文化,老大一屆比一屆粗野,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當整個社會全方位倒退的巨閘一旦開啟,就如同高峽泄洪,勢不可擋。我們互相祈福,但求不要被這滔天濁流裹挾到地獄裏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