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羅文:狙殺蘇萊馬尼的精彩過程堪比美國大片 死者被燒成焦炭

作者:
根據中東之眼記者看到的伊拉克國安報告說,當地時間3日凌晨1時45分巴格達機場發生上述爆炸,初步調查顯示,3枚制導導彈對那兩部車鎖定攻擊。與Toyota相距約100至120公尺的Hyundai Starks先遭到一枚導彈攻擊,第2枚導彈差一點就擊中試圖加速的Toyota汽車,它後來還是被第3枚導彈擊中。伊拉克當局耗費數個小時才確認死者,有些人已燒成焦炭。不過蘇萊馬尼因為左手手指上戴着巨大且獨特的戒指,很容易就被認出來。

清真寺懸掛復仇紅旗、襲擊白宮、伊拉克驅逐美軍、美祭新殺器...美伊伊的三國志

當地時間周五(1月3日)凌晨,伊朗革命衛隊精銳部分聖城旅(Quds Force)指揮官蘇萊馬尼和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Hashed al-Shaabi)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在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遭美軍空襲身亡。

獨立新聞媒體「中東之眼」( Middle East Eye)報導,蘇萊馬尼和穆罕迪斯都在美國要犯名單上,這兩人一般不使用現代化科技產品,行事時保安嚴格。

與穆罕迪斯關係密切的武裝派系頭目表示,兩人向來不事先約定時間、不宣布地點,「他們搭乘定期航班」、「不會通過機場正常管道在護照上蓋章戳、不用智能手機、移動時坐一般汽車,車上的人越少越好」。

這名頭目還說:「大體而言,要追蹤他們很難。不過大馬士革和巴格達機場有很多親美情報人士,因此他們才會被逮着。」

根據熟知蘇萊馬尼行蹤的伊拉克官員透露,他通常只從數個地點進入伊拉克,有時候如3日遭擊殺那天一樣從巴格達國際機場入境,有時則是飛到南部納加夫(Najaf)國際機場,要不就走陸路從位在巴格達以東大約120公里的迪雅拉省(Diyala)孟堤瑞亞(Munthiriya)邊界關卡入境。

不過,蘇萊馬尼飛到伊拉克北部庫德自治區入境,再驅車南赴巴格達,這樣的情況越來越多。

然而,黎巴嫩什葉派基本教義民兵組織真主黨(Hezbollah)一名頭目說,這次就算他走上述其他管道入境伊拉克,都難逃一死,因為「最後36小時的行程暴露了他的行蹤」。

這名真主黨領導人說:「聽起來似乎他2日從德黑蘭抵大馬士革那一刻開始,一直到3日在巴格達遭到擊殺為止,都一路遭到嚴密監控。」

蘇萊馬尼2日上午抵大馬士革機場,在敘利亞首都沒有跟任何人見面,下機直接驅車前往黎巴嫩貝魯特,與真主黨秘書長納斯拉勒(Hassan Nasrallah)見面。

真主黨秘書長納斯拉勒

上述消息人士說:「他們坐着商討伊拉克最新情勢數個小時,尤其談到美國最近空襲(伊拉克民兵)真主黨旅(Kataeb Hezbollah),以及幾天前巴格達的美國大使館遭到攻擊等。」協調伊朗支持的區域武裝勢力行動,並就他們與美國可能的對抗進行準備,是這場談話的目的。

蘇萊馬尼在貝魯特待的時間比預期還要短,2日晚間就又驅車回到大馬士革。他在大馬士革機場搭乘敘利亞韃靼之翼航空公司(Cham Wings)班機抵達巴格達,機上還有其他乘客。那班飛機原定起飛時間是當晚8時20分,但根據航空公司的公開資訊,班機因不明原因而延誤到10時28分才起飛。

約莫同一時間,穆罕迪斯接獲蘇萊馬尼很快就會抵達伊拉克的消息,便箋內容只寫上航空公司名稱和抵達時間。

穆罕迪斯自己本來都坐敞蓬車,不過這一次不是。他要求親信雅布瑞(Mohammed Ridha Jabri)安排接機,並且下令雅布瑞開車到航廈接人。

穆罕迪斯被美方和他在伊拉克的敵手們視為在伊拉克執行伊朗意志的頭號危險人物,美國對他監控多年。他們知道,如果雅布瑞開車的話,車上坐的只會是穆罕迪斯,這早已不是秘密。而親近穆罕迪斯的其他頭目透露,除了蘇萊馬尼之外,穆罕迪斯不會給別人接機。

熟知內情的美方消息人士指出,他們接獲蘇萊馬尼即將抵達巴格達、穆罕迪斯接機後將一起回到他位在巴格達綠區(Green Zone)住家的情報資料。有3名伊拉克安全官員、數名「人民動員」頭目都證實上述計劃。

根據韃靼之翼航空的公開資訊,蘇萊馬尼搭乘的班機於伊拉克時間凌晨0時32分降落巴格達。隨行的包括他一名女婿在內的另外兩人,穆罕迪斯則迅速低調接機。

報導說,接機用的Hyundai Starks和Toyota Avalon兩部車沒有離開機場太遠,就在巴格達西郊的3起爆炸中變成廢鐵。

伊朗民眾紀念被殺死的蘇萊馬尼

根據中東之眼記者看到的伊拉克國安報告說,當地時間3日凌晨1時45分巴格達機場發生上述爆炸,初步調查顯示,3枚制導導彈對那兩部車鎖定攻擊。與Toyota相距約100至120公尺的Hyundai Starks先遭到一枚導彈攻擊,第2枚導彈差一點就擊中試圖加速的Toyota汽車,它後來還是被第3枚導彈擊中。

伊拉克當局耗費數個小時才確認死者,有些人已燒成焦炭。不過蘇萊馬尼因為左手手指上戴着巨大且獨特的戒指,很容易就被認出來。

「人民動員」一名重要領導人告訴中東之眼:「(美方)此一任務由無人機執行,非常精準,不是臨時發起的行動。我們搜集到的情報顯示,那架無人機在上空盤旋,等待他們出發。」

伊朗民眾抗議美刺殺索萊馬尼

這名領導人還說,蘇萊馬尼車隊離開機場時,發生超車意外,使美方行動一度遭到干擾,不過無人機還是有辦法鎖定目標。

「我們知道美方追殺兩人已久,一直沒有成功,顯然他們(指美方)買通兩人身邊人士,以便掌握他們的行蹤,決定暗殺地點和時間。武裝派系領導人現在很緊張,因為不曉得美國人已經對他們滲透到什麼程度,更不知道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會發生。」他說。

在此次行動中立下汗馬功勞的是MQ-9「收割者」無人機,(MQ-9 Reaper,又譯「死神」)。發動攻擊的無人機就在巴格達機場上空盤旋,等待他的車隊出發才下手。

根據美國空軍的資料,「收割者」無人機是可以承裁武器、執行多種任務、長距離飛行的飛機。主要用於動態攻擊目標,其次是情報搜集。

此外,「收割者」具有鎖定高度戰略、轉瞬移動以及時間敏感的目標,執行攻擊、協調和偵察的獨特能力。

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資深研究員、前退休空軍飛行員約翰·維納布爾(John Venable)表示,「收割者」無人機可以準確地除掉目標,非常適合執行獵殺任務。

「MQ-9的射程、巡邏時間和精準打擊能力,是進行情報、監視、偵察的理想武裝。」

「假設美國掌握了蘇萊馬尼的搭機行程,並且/或者一直在追蹤穆罕迪斯在巴格達及附近地區的動向,那麼收割者不僅可以使美方具備監聽(目標人物)會議的內容,而且還能除掉這些威脅(敵人)。」他說。

退役空軍中將戴維·德普圖拉(David Deptula)亦認為「收割者」是執行打擊任務的最佳武器。

「MQ-9收割者是完成這項任務的理想武器系統,同時彰顯了美國空軍及時且精準地射中目標的能力。」他說。

德普圖拉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伊朗一系列的違反國際法的侵略性行為,容忍了18個月,現在做出了適當的反應。「特朗普設了一條紅線,警告伊朗不要越過它,當他們這樣做時,他採取了適當行動,保衛美國人和美國利益。」

MQ-9「收割者」是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General Atomics Aeronautical Systems Inc.,簡稱GA-ASI)為美國空軍所開發的無人機,2007年開始服役,每架價格約1,600萬美元。

收割者無人機比傳統的攻擊機小,機翼長度為66英尺(20米),重量僅4,900磅(2223公斤)。作戰高度通常在大約25,000英尺(約7,620米)左右,並且使用螺旋槳發動機,因此很難在戰場上看到和聽到它。

它的航程可達1,200英里(約1,930公里),意味着飛行操作員可以坐在數千英里之外的基地中。

收割者還可攜帶最高科技的軍事裝備,包括紅外傳感器、彩色和黑白相機,以及用於精確攻擊的激光測距儀。此外,它有6個武器掛架,最多可同時攜帶4枚AGM-114地獄火飛彈(Hellfire)及2枚500磅(230公斤)GBU-12「鋪路二型」雷射導引炸彈(Paveway II)。

美軍在阿富汗、伊拉克、也門、利比亞和其它幾個國家部署了收割者無人機。

2007年10月28日,美軍首次利用收割者發射地獄火飛彈,殺死阿富汗叛亂分子。2015年,美國用收割者殺死因斬首數名俘虜臭名遠揚的伊斯蘭國(ISIS)劊子手、英國公民「聖戰約翰」(Jihadi John)。

對於此次對蘇萊馬尼的襲擊,消息人士對CNN表示,特朗普總統「一直不願採取軍事行動」,但去年12月在伊拉克基爾庫克附近一名美國民用承包商被殺,隨後的針對美國大使館的抗議「越過了他的紅線」。

特朗普顧問還向他指出,如果他「現在不回應,他們(伊朗)將繼續越過它(紅線)」。

消息人士說:「我非常相信他不會願意(採取軍事行動)。」「如果美國人沒有死,我認為這不會發生。」

奧布萊恩說,特朗普此前「面對伊朗的巨大挑釁,表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剋制」,但美國民用承包商在12月27日在伊拉克基爾庫克附近基地被火箭彈襲擊喪生是一條紅線。

他說:「他們(伊朗)最終在12月27日的襲擊中殺死了一名美國人,並炸傷了其他人,因此儘管總統對伊朗人的態度非常克制,他們最終越過了紅線。」

此次襲擊後,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揚言對美國採取報復行動,

而革命衛隊在克爾曼省(Kerman)的指揮官阿布哈姆茲(Gholamali Abuhamzeh)則威脅說,伊朗將攻擊35個美國目標以示報復。

伊朗塔斯尼姆通訊社(Tasnim News Agency)引述阿布哈姆茲的話說:「霍爾木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對西方而言是重要的據點,很多美國的驅逐艦和戰艦穿越那裡······伊朗很久以前就辨識出該地區的重要美國目標······該地區大約35個目標與特拉維夫(Tel Aviv,以色列城市)都在我們的攻擊範圍之內。」

此外,伊朗電視台播放的畫面顯示,在該國什葉派城市庫姆(Qom),有人在一座清真寺的尖塔上懸掛紅旗。依據什葉派傳統,紅旗象徵用流血的方式找敵人報仇。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這是自中世紀以來,庫姆的清真寺首次懸掛紅旗。而在德黑蘭的抗議活動中,也有抗議民眾手持紅旗。

伊朗戰爭代理人阿波法茲•阿布圖拉比(MP)(Abolfazl Abutorabi)把殺死蘇萊馬尼認為是對伊朗的宣戰(a declaration of war),並表示一個快速、強大的反應是有必要的。

「在適當的時候,我們可以襲擊白宮,我們可以襲擊美國領土。我們有這能力和神的意志。」他說。

「當有人宣戰的時候,你會想以鮮花回應子彈嗎?他們會打爆你的頭!」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警告伊朗不要進行報復,他說,如果「他們決定對美國採取行動,將會造成嚴重後果。」

1月4日下午,特朗普發出數則推文,警告德黑蘭不要輕舉妄動,否則美國將直搗伊朗52個重要地點。

推文說:「伊朗正在大膽地談論要攻擊某些美國資產,以報復我們除掉他們的恐怖主義領袖。這個領導人(蘇萊馬尼)才剛殺了一名美國人,並且使其他許多美國人重傷,更不用說他在一生中所殺的所有人。」

「他襲擊了我們的大使館,並且還準備攻擊其它地點。多年來,伊朗一直是個問題。讓我們以此作為警告,如果伊朗攻擊任何美國人或美國資產,我們就會將目標鎖住伊朗的52個地點(這個數字代表着多年前伊朗劫持的52名美國人質)。這些重地不僅對伊朗是高度重要,而且對伊朗文化而言也是如此。這些目標,和伊朗本身,會遭到迅速和猛烈的攻擊!美國不接受威脅!」

1月5日凌晨,特朗普在回復眾議員克倫肖(Dan Crenshaw)的推文中說:「他們攻擊我們,我們回擊。如果他們再次攻擊──我強烈建議他們不要這麼做,我們將會重擊他們,其強度超過他們先前所遭遇過的。」

隨後他又發推文說:「美國剛花費2萬億美元在軍備上。我們是世界上迄今最大和最強的(軍隊)!如果伊朗攻擊美國基地或任何美國人,我們將會毫不猶豫地祭出我們的部分美麗新殺器。」

一個小時前,前線傳來最新消息:伊拉克上議院投票決定,因美軍殺死伊朗蘇萊馬尼將軍,伊拉克將驅逐美軍出該國。該議案還要求伊拉克政府結束四年前與華盛頓簽署的美國出兵幫助伊拉克參與反對IS恐怖主義者戰鬥的協議。

上議院立法會有180個議員,它通過了該決議案。很多遜尼派和庫爾德立法者因為反對該動議而沒有出席投票。

「伊拉克政府有義務結束外國軍隊出現在本國領土的局面,防止他們運用本國的領土、水域、領空等。」伊拉克上議院議長默罕默德•阿拉布斯(Mohammed al-Halboosi)說。

但是伊拉克上議院的投票並不意味着美軍真的會被立即驅逐出該國,這是無約束力的投票(non-binding vote),意味着該投票更多的是具有象徵意義。

受伊拉克行政部門:總理辦公室(而非上議院)的邀請,目前有5000美軍在伊拉克,現在該由伊拉克總理來決定是否會驅逐美軍出境。

伊拉克如果真的驅逐美軍,也許是一件好事。美國納稅人一直有此疑問:美國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和人民的性命在這些永遠不能結束的紛爭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美國的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