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刺客變勇士 美升級收割者無人機對抗中共

為了應對和中共未來的潛在衝突,美國軍方正在升級「收割者」(Reaper)無人機,將這款偵察機從「刺客」升級為「勇士」,以對付中共軍隊。

MQ-9「收割者」無人機已成為反恐戰爭的標誌性武器,它是天空中的一隻眼睛,能夠長時間審視地面目標,然後發射激光制導導彈進行精確打擊。

為了應對和中共未來的潛在衝突,美國軍方正在升級「收割者」(Reaper)無人機,將這款偵察機從「刺客」升級為「勇士」,以對付中共軍隊。

MQ-9「收割者」無人機已成為反恐戰爭的標誌性武器,它是天空中的一隻眼睛,能夠長時間審視地面目標,然後發射激光制導導彈進行精確打擊。為了應對和中共未來的潛在衝突,美國軍方正在升級「收割者」(Reaper)無人機,將這款偵察機從「刺客」升級為「勇士」,以對付中共軍隊。但是「收割者」無人機作為一種作戰飛機,它缺乏速度和機動性,也沒有能力在現代防空系統的攻擊中生存。不過,美國軍方並沒有讓這款無人機退役,而是計劃將「收割者」無人機從「刺客」升級為「勇士」,以對付來襲敵機。

由於換裝了新的電子設備,升級後的「收割者」生存能力更強,並將擴展成為更小的、可消耗的無人子機的母機,並且還可以裝載額外彈藥。

美國軍方已經在試驗無人機的新戰鬥角色。上個月的一次演習中,「敏捷型收割者」被指揮與一支海軍陸戰隊合作,在海軍陸戰隊進行兩棲登陸時提供近距離空中支援。這次演習在加利福尼亞的穆古角海軍航空站進行,「收割者」由一個特殊的移動機組支持,從一個前沿基地開始運作。

這種戰術被描述為「跳島」,指的是二戰時期的太平洋攻島戰術,即攻佔一個又一個島嶼,將每個島嶼作為攻擊下一個島嶼的基地,這種戰術很適用於與中共的潛在衝突。

MQ-9「收割者」無人機已成為反恐戰爭的標誌性武器,它是天空中的一隻眼睛,能夠長時間審視地面目標,然後發射激光制導導彈進行精確打擊。

在另一次演習中,美國海軍將他們的一架MQ-9B「收割者」與「普林斯頓」號巡洋艦組成獵殺者組合。無人機的傳感器定位了遠處的目標,艦上用遠程制導導彈進行打擊,這與獵殺恐怖分子的任務相差甚遠。同樣,這種任務的特點明顯是用於對付中共軍隊的。

藉助「敏捷的禿鷹」「收割者」失去通信也能執行任務

一般說來,任何無人機的最大致命弱點是與操控者的無線電通信聯繫。在戰場上,預計敵機也可能有能力會對美軍無人機進行很強的無線電干擾。因此,美國空軍正在將「收割者」無人機編隊升級為擁有多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M2DO)能力。這種能力更注重抗干擾性能,並包括其它保密性能。

「收割者」的製造商──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GA-ASI),已經開發出一種機載激光通信系統,通過激光鏈路與通信衛星進行不可被干擾、不可被探測的通信管道,就像光纖電纜通信系統那麼可靠。

空軍為「收割者」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控制系統,名為「敏捷的禿鷹」,使無人機即使在失去通信時也能繼續執行任務。

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還為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測試了帶有新型自我防護系統的「收割者」無人機。在一次演示中,該系統探測和跟蹤了熱尋制導和雷達制導的防禦導彈系統威脅,並在「模擬作戰環境」中實施了消除威脅的措施;換句話說,是針對敵對現代防空系統採取的反制措施。

圖為2007年8月8日內華達州印地安溫泉Creech空軍基地一架MQ-9 Reaper——空軍獵人殺手無人駕駛飛機起飛執行訓練任務。

作為這項工作的一部分,通用原子航空公司將「亮雲」(Brite Cloud)電子誘餌與「收割者」整合在一起。「亮雲」電子誘餌是一個蘇打水罐大小的微型裝置,有彈出式機翼,發射後可以滑行。電子誘餌的數字干擾器可以檢測到雷達脈衝,並以相同的波長進行廣播,迷惑敵方尋蹤雷達,誤以為誘餌就是被跟蹤的目標。因為現代戰機都裝有主動雷達,導彈製造者都將導彈設計為去追蹤雷達波發射源(也就是敵機),而這種誘餌干擾器會發出強烈的雷達信號波,導彈就會去追蹤誘餌,從而錯過真正的目標飛機。

讓「收割者」具備對峙攻擊能力

發展的另一面是讓「收割者」具備對峙攻擊能力。長期以來,這款無人機一直能夠發射其它小型子無人機,但我們已經看到新的發展比過去有大幅度提升,特別是美國陸軍開發的「空中發射效果」無人機系列。這些是小型的、模塊化的無人機,可以攜帶傳感器、彈頭或其它裝置,並且可以是一次性的或可重複使用的子無人機。

不久前,通用原子航空公司在「收割者」上試研了新的「空中發射效果」系列子無人機,但沒有提供細節。該公司以前曾披露過一種用於裝在「收割者」上的10管發射裝置,可以投放小型子無人機或遊蕩彈藥,如15磅的Altius-500,射程超過100英里。

也許最神秘的是「雀鷹」無人機。它最初由通用原子航空公司開發的,作為國防高級研究項目局(DARPA)的「小精靈」空中發射蜂群項目的競爭者,這是一種200磅重的噴氣動力無人機,可以從「收割者」母機上發射,並可用於其它用途。與最初的「小精靈」項目一樣,「雀鷹」無人機有可能被回收和被空中加油。

「我只想說,一般來說,我認為讓小型無人機能夠進行空中加油是有優勢的。」通用原子航空公司負責戰略發展的副總裁克里斯-佩爾森告訴FlightGlobal媒體,「特別是當你有一架可以在空中停留40個小時的母機時」。

「收割者」有可能在遠距離,釋放一架或多架「雀鷹」子無人機來偵察目標區域。一旦發現目標,「收割者」可以用較小的遊蕩彈藥進行攻擊,用「羅塞塔回聲高級載荷艙」(REAP)與無人機進行通信,這是另一項新發展,可以在100英里或更遠的範圍內與不同的無線電網絡連接。

當然,即使完成所有升級,「收割者」永遠不會像F-35這樣的現代載人戰鬥機那樣具有先進的隱身能力、超音速和無可匹敵的傳感器。但「收割者」很可能在與大國(如中共)的任何對抗中成為一個重要工具,因為無人系統可以進入有人駕駛飛機無法進入的區域。

「收割者」可以執行對載人飛機來說風險太大的任務,而且損失一架是一種窘困,而不是一個國際事件。它們允許在不發生直接戰爭的情況下逐步應用武力,而這正是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會看到的衝突類型。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0606/1602515.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