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丹:人均萬美元 僅剩半口應對危機「無底洞」

—人均一萬美元與人手一張選票的價值

作者:
要想吃一口,就得先被上繳半口;然後剩下那半口,得全部拿來應對通脹危機、養老危機、醫療危機、失業危機以及孩子教育費這個「無底洞」。既如此,這「1萬美元」對慘遭狂征暴斂、盤剝搜刮的中國人來說,又價值幾何呢?

中共普大喜奔的「小康社會收官之年」已到,但並未看到官媒展示什麼「小康」成果,取而代之的,卻在強調另外一套說辭。就在新年第一天,各路喉舌就開始縱情歡呼,高喊「中國人均GDP將邁上1萬美元台階」;「成中高等收入國家」。

這套說辭中最經典的,就是那個「將」字,意即「現在還未達到」。用中共的話來講,只是「預計2019年中國人均GDP應該會穩穩地超過1萬美元」而已。

中共選在此時,拿這個「餅」來當招牌,難道是因為「小康社會」沒戲了?更諷刺的是,由新華社「瞭望智庫」發佈的文章還「高級黑」的指出,「人均GDP達1萬美元是一個坎兒」;「一些國家就是在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後,陷入了近10年的發展困境」。這不等於在說,「人均一萬美元」可比「小康」差遠了!

按照中共硬找來的「2018年世界人均GDP為1.13萬美元」的這一標準來看,中國或許算是「中高等收入國家」。但如今在中國,真正擁有1萬美元年收入的中國人,卻無法認同自己已步入「中高等收入階層」。不知從何時起,中國人一看到官媒發佈的「平均工資」,就立即回答「我拖後腿了」、「又被平均了」。

中國人要面子,卻不怕承認自己的收入低,此情此景頗耐人尋味。除了因為自己的收入的確比官方公布的低之外,更在於拿到手的收入太不經花了。試想,叫窮的人就真的沒那麼高的收入嗎?其實未必。只是,他們切身感受到,工資上漲的幅度和速度永遠都趕不上通脹水平。在居高不下的房價面前,中國人仍不減購房熱度,除了是因丈母娘所迫,顯然還與人民幣的持續貶值極為相關。

錢都變得不值錢了,還提收入幹啥?於是,中共此番都不敢光明正大的提「收入」,而只是拿「人均GDP」來當噱頭。上述那篇「高級黑」文章還「哪壺不開提哪壺」,公開承認「2018年中國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8228元」;就連「收入較高的城鎮居民」,也只有「39251元」。面對這種與「人均GDP」所形成的巨大差距,文章理盡辭窮,竟然將其說成是人們的「錯覺」。

把簡單的加減法說成是「錯覺」,中共失心瘋到如此地步,不過就是為了否認中國十幾億人「吃一口飯、就要交半口稅」的殘酷現實。這足以表明,「人均GDP將邁上1萬美元」只是看起來很美而已。

要想吃一口,就得先被上繳半口;然後剩下那半口,得全部拿來應對通脹危機、養老危機、醫療危機、失業危機以及孩子教育費這個「無底洞」。既如此,這「1萬美元」對慘遭狂征暴斂、盤剝搜刮的中國人來說,又價值幾何呢?

有中國人發微博指出,「我不要人均一萬美元,我要人手一張選票」。在其看來,比一萬美元更能保障生活的,惟有民主制度。

就拿印度來說,中共鄙視其人均GDP落後,只有「大約2000美元」,但前中國駐印度孟買總領事袁南生撰文披露,「印度以中國1/3的國土,負擔幾乎與中國相當的人口,以中國1/3的GDP,在相同的時間內,能提供幾乎免費的義務教育、免費醫療」;「8年時間裏,印度人均實際工資和收入的增速比人均GDP增速高出兩倍」。

「印度整體上雖窮,卻能關注弱勢群體的利益」;「除了電影、馬戲,印度其它演出都是免費的,不少劇場只有發票窗口,沒有賣票窗口」。此外,「農民可隨便進城,在一個地方住了30年以上,這個地方就屬於你」;「對於進城的農民,政府提供醫保和幾乎免費的義務教育等」。因此,有「民意測驗表明,相信有來生的印度人90%以上希望來生還是印度人」。

中國人沒有的,印度人都有,這全仰賴於「印度大的公共支出必須經議會批准」、且「完全透明,難有貓膩」。要想做到這一點,就非得實行民主不可。這也正是人均GDP有一萬美元的中國人竟比人均GDP只有2000美元的印度人活得更心酸、更悲慘的關鍵所在。

中共口口聲聲要讓中國人「脫貧」,但卻看不到人民擺脫貧困與推行民主的時間與速度是成正比的。看看那些老牌民主國家吧,其人均GDP只能讓中共相形見絀。連中共喉舌都不得不承認,「即使中國人均GDP超過了1萬美元」,但跟「美、日、德、英、法、意、加這七個西方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在這七國中,意大利人均GDP最少,「也有3.4萬美元」,「而人均GDP最高的美國更是達到了約6萬美元」。

若說跟美國等老牌民主國家比不了,跟中共眼中「中國的一個省」台灣相比,總能一較高下吧!親眼目睹着台灣在如火如荼的舉行大選,中國人連點評的資格都沒有。因為從未嘗試過,所以不知「民主」為何物。大陸某地教師在微信群里發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時,連「民主」兩個字都不敢寫,只能用拼音代替。同為中國人,台灣人對民主觸手可及,大陸人卻對民主聞風喪膽。

在不同的體制之下,經濟發展的結果又如何呢?2018年4月,IMF以購買力平價(PPP)來計算各國人均GDP,結果顯示,中國的人均GDP甚至超過了1萬美元,達到了「18070美元」,但離排在第50名的馬來西亞(人均GDP達30860美元),卻仍有一段距離。而台灣以52304美元榮登第19位,領先日本和韓國。

這足以表明,與那些老牌民主國家一樣,人手擁有一張選票的台灣能保障人民的血汗錢不被整個政府傾吞、揮霍。2018年,蔡英文當局甚至只因上漲了3%,即0.0765新台幣的電價就遭到反對黨的攻擊。此外,當地媒體還大肆報導,一時之間竟引起了軒然大波。

而中國大陸漲電價,不僅來的突然,也只能在悄然無聲中進行。政界沒有爭論,媒體只有公告,泛起陣陣漣漪的民意,最後都被消失的無影無蹤。任何形式的「聽證會」永遠都只能用來裝點中共的「偉光正」而已。

一黨專制下,中共為搜刮民脂民膏找借口,都顯得多餘。作為待宰的羔羊,中國人別說年入1萬美元了,家趁萬貫又如何?只要「打土豪、分田地」的中共流氓還存在,中國人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私有財產。人民沒有選票,權利就無法得到保障。任何只談收入、而不談選票的政府,都是在耍流氓。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