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老人要打110電話報警 搶東西的警察說:「我們開來的警車就是110」

—安徽合肥三位醫護人員經歷的殘酷迫害

老人要求他們出示搜查證件,警察們說「警服就是證件」。老人要打110電話報警,搶東西的警察說:「我們開來的警車就是110。」在幾次的抄家迫害中,肥西縣國保大隊隊長宣以文均在現場。

2013年2月2日,74歲的安徽省合肥工業大學退休校醫蔣翠萍在中共沒完沒了的騷擾、恐嚇、抄家和綁架中離世。(明慧網)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20年的迫害中,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慘遭中共的迫害,身心受到巨大的傷害,甚至失去生命。本文所講述的安徽省合肥地區三位修煉法輪功的醫護人員的遭遇,只是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事實的冰山一角。

合肥工業大學退休校醫蔣翠萍在迫害中離世

蔣翠萍,女,74歲,安徽省合肥工業大學退休校醫,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她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着想、默默地付出。

蔣翠萍(明慧網)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蔣翠萍在中共沒完沒了的騷擾、恐嚇、抄家、綁架中,於2013年2月2日離開人世。以下是她生前遭受的種種迫害。

1999年12月5日,蔣翠萍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非法拘留後,又被劫入洗腦班非法關押了10天。

2007年9月28日晚,蔣翠萍在家中被廬陽區國保大隊、刑警隊、街道等一幫人綁架。

2008年5月21日晚,蔣翠萍被合肥市廬陽區國保大隊、芙蓉派出所、工大保衛處二十多人綁架。

2012年7月23日,蔣翠萍在合肥工業大學北區菜市場給兩個賣瓜的農民講法輪功真相時,突遭廬陽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當晚12點20分被單位接送回家。

同年8月,廬陽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安慶路派出所和合肥工業大學保衛處以「上門關心」為名騷擾蔣翠萍。

9月下旬,蔣翠萍的家中突然闖進幾個彪形大漢,他們自稱是安慶路派出所的,進門就問,蔣翠萍家是否是做法輪功真相的資料點,因為有電腦和有打印機。

中共警察不由分說,大聲吼叫,把蔣翠萍連拖帶拽抬下樓,塞進警車裡,劫持到了安慶路派出所。一部分警察看守着蔣翠萍並審問她,另一部分警察開車到她家抄家,把家翻了個底朝天,將所有法輪功書籍一掃而光。當天深夜,她兒子才把她接回家中。

在中共的恐怖高壓下,蔣翠萍憂心忡忡,提心弔膽。同年10月份,她去醫院檢查,查出患有肺癌。

2012年11月22日,又有一批警察突然闖進蔣翠萍家,自稱是包河區「610」配合合工大南區校保衛處的警察,一夥十多人,還口口聲聲地說:「你不用怕,這次來不抄你的家,只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蔣翠萍說:「我哪也不去,這是我的家。」警察們惱羞成怒,一擁而上,把她強行抬下樓,塞進警車裡,直接送進合肥市「610」辦的洗腦班。

在中共不法人員沒完沒了的迫害中、恐嚇高壓中,蔣翠萍舊病複發,於2013年2月2日凌晨4時,離開人世,終年74歲。

屢遭酷刑的合肥醫生湯菊章失蹤

2019年10月28日,合肥醫生湯菊章被中共當局強制失蹤,至12月底,關於湯菊章的情況還是音訊全無。

2015年6月14日,湯菊章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兇江澤民。

明慧網報導她遭迫害的部分事實:

2003年12月,合肥康泰醫院人員將她弄到合鋼招待所辦的洗腦班。她拒絕寫所謂「四書」,被單位停職處理,後開除公職。

2004年4月至2010年6月,她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宿州監獄、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勞教所,期間受盡折磨和凌辱,使她的身體、精神受到嚴重傷害。

2010年6月,她最後一次走出勞教所後,失去家庭、沒有工作,三次工作均因是法輪功學員的身分而失去。

2004年4月,她將法輪功光盤分發給家鄉人看,被巢湖市公安局警察關進巢湖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3年。

在宿州監獄,一開始她被關進五分監區,在那裡她遭受過吊、銬、電棍、關禁閉室等迫害,以及遭受服刑犯的毆打和辱罵。

2005年下半年,她被轉到老殘隊、關在陰暗的儲藏室強行「轉化」(放棄修煉)。看守所瞞着她在給她的食物里下不明藥物。

2008年3月,她去火車站看一位朋友,在站外給一位病懨懨的老者一張法輪功真相護身,不料這老人向站內警察舉報她。她被綁架到合肥第一看守所、非法勞教1年。

一進合肥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她就被關禁閉。獄警唆使勞教人員對她進行折磨:她們用挑水的繩子和布帶將她吊起,四肢向四個方向拉;她絕食抗議,她們就用野蠻灌食手段折磨她,撕她嘴角的肉,一天反覆多次給她灌食。見她不妥協,又給她穿上「約束服」,五花大綁。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明慧網)

2009年5月,她在下班路上給一名學生講法輪功真相時,被稻香樓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合肥第二看守所關押,後又將她劫持到合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

期間,她遭到酷刑「約束服」的摧殘,惡徒們給她頭上纏上膠帶,捂住嘴巴,早上將她從監舍拖到車間,晚上從車間拖到監舍,上下四五層樓,拖上拖下,她的頭被她們倒着、順着地拖過,拖了一個多月。

2014年5月,她被蜀山區國保大隊關進合肥清風苑賓館洗腦,多人對她威逼、恐嚇。為了擺脫這沒完沒了的糾纏,她不得已離家出走,流落他鄉。

多次遭抄家搶劫八旬老中醫周正倫損失慘重

周正倫,男,80多歲,合肥肥西縣小廟鄉法輪功學員,出身中醫世家,行醫60多年,曾治癒了很多疑難雜症,是當地非常有名望的老醫生。1999年7月20日之後,只因堅持修法輪功,老人多次被警察綁架、抄家,一度被迫流離失所、孤苦無依。

2002年10月5日,肥西縣公安局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對老人進行非法抄家。警察抄走大量的電器和法輪功書籍,以及現金3,000多元。

因為抄到了現金,警察們去鎮上大吃大喝,留下一人看守老人。後來天色漸黑,老人趁看守不注意成功逃脫。

警察們飯後回來發現老人已經不知去向,就出動幾十個警察闖入附近老人女兒家的旅館,砸掉三間客房門,再次搶走現金3,000多元。他們沒抓到老人,就把老人不修煉的女兒抓到公安局逼審。

周正倫老人得知後,被迫開始長達近5年流離失所的生活。那時老人已經76歲高齡。

2007年9月28日,肥西警察查到老人在合肥市的租房處,再次前去非法抄家。這一次,他們搶走法輪功書籍,以及老人多年行醫的積蓄、用作養老的43,600多元現金。

因老人獨身在外,無親無故,被押送到肥西縣小廟鄉家裡軟禁監控,但結案後警察並未把這筆錢歸還給老人,將這筆錢當「保證金」繼續扣押。

2009年7月17日,警察再一次對老人抄家,當時有八九個警察闖進老人家中,一人問話、其他人在家中到處亂搜亂翻,搶走他們看中的東西。

老人要求他們出示搜查證件,警察們說「警服就是證件」。老人要打110電話報警,搶東西的警察說:「我們開來的警車就是110。」在幾次的抄家迫害中,肥西縣國保大隊隊長宣以文均在現場。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明慧網/大紀元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