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呼喚李鴻章

作者:
清廷的所謂外交,李鴻章本人是一條線,與日本與英國接洽。總理衙門的官僚又是另一個系統。還有一個北洋大臣,也自己與所謂外國勢力有點「溝通」。權力山頭林立,又遇到一個事必精細恭親、迷戀權力的光緒;而光緒身後又有一個要慶賀六十大壽、不想大生日時有兵凶沖喜的慈禧太后。因此清國的敗象,尚未與日本開火,已經註定。

晚清重臣李鴻章(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中國人七十年來有所謂李鴻章情結。由於其歷史教科書之偏頗,將李鴻章塑造成百年賣國第一人,一旦玻璃纖維般脆弱的自尊心受外國交往壓力,李鴻章這隻妖魔就釋放出來,令中國人眼前一片幻影,痛苦嘶喊,繼而呼打喝殺。

但是李鴻章是什麼人?中國歷史教科書缺乏此人之人物性格研究。

首先劉鶴不是李鴻章。李鴻章做宰相之前已經有了一支淮軍,與恩師曾國藩的湘軍並為輝映。

太平天國之亂,李秀成投降,曾勸曾國藩挾湘軍與李秀成的舊部合作,打回天京,把皇帝的寶座搶過來,你曾國藩坐,李秀成做你的國防部長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曾國藩一度心動,想了想,還是不敢押此一注,將李秀成處死,更改其供詞,再一次向慈禧表忠。

曾國藩此一念之差,改變了歷史。李鴻章是另一個曾國藩,團練過淮軍,又統帥北洋水師,本來權傾朝野。唯李鴻章身邊的阻力不少:首先清廷政壇有一股特別勢力,人稱「清流黨」,其崛起於同治年間,是一股專門搖唇鼓舌、指點江山的所謂「鷹派」。

這股純由低級的五毛口水匯聚成的「清流」,本來以滿清「不準妄議中央」的文字獄,是要抓殺的。但因為光緒皇帝主戰,其帝師翁同龢也主戰,很奇怪地,「中央」變成了清流黨的首領。

此外還有一個慶親王。慶親王是太子黨資深人士,對於日清戰爭的布局,以皇親國戚身份,也要插一嘴。慶親王中間落墨,指出要日本在朝鮮與清軍一起撤退,才肯講和。

紫禁城裡的光緒沒有出過國,不知國際大場面,只盲目聽從翁同龢與清流黨煽惑主戰。李鴻章倒心中有數。

但清廷的所謂外交,李鴻章本人是一條線,與日本與英國接洽。總理衙門的官僚又是另一個系統。還有一個北洋大臣,也自己與所謂外國勢力有點「溝通」。權力山頭林立,又遇到一個事必精細恭親、迷戀權力的光緒;而光緒身後又有一個要慶賀六十大壽、不想大生日時有兵凶沖喜的慈禧太后。因此清國的敗象,尚未與日本開火,已經註定。

李鴻章在夾縫中喘息生存,還是有點本事的。這就是一點點政治智慧。今日無論中港,還哪來的李鴻章?欲出李鴻章而不得,會不會方為真正的悲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