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台學者:台民眾對有否陸勢力介入選舉 認知不足

我自己才剛剛做完一個跟今年總統大選有關的假信息研究的民意調查。我以全台灣的民眾作為隨機抽樣的樣本。總共抽樣1099份,詢問他們:在今年的選舉期間是否常常聽到、多常聽到或感受到自己身邊有假新聞現象。54%的台灣民眾在調查中認為,台灣的假新聞確實挺嚴重。但是,絕大多數人也認為,(這些假新聞途徑)主要是傳統主流媒體,以台灣來講,也就是電視新聞。

2019年12月14日,台灣民間團體「假新聞清潔劑」在台北街頭向民眾講解如何辨別假新聞。圖片來源:路透社/Ben Blanchard

台灣2020年總統和立法院選舉投票活動日益臨近。輿論各方在猜測可能的選舉結果的同時,也在關注中國政府是否會以某種方式干預選舉。2018年11月底台灣地方選舉中高雄市出人意料的選舉結果吸引了各界對中國網軍干預選情的懷疑。在兩岸關係持續僵持的背景下,北京面對即將到來的台灣總統選舉是否會無動於衷、袖手旁觀是各方關心的議題。歐洲議會、美國政府近期都先後呼籲中國不要干預選舉。國際非盈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幾天前發表報告,特別關注中國壓力對港台兩地新聞自由的破壞。無國界記者組織近日也發表公報,提醒台灣總統候選人警惕試圖影響選舉的不實資訊的攻擊。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王泰俐女士近日剛剛完成一項關於大選期間不實資訊傳播議題的調查。她向我們介紹了她對這一現象的觀察。

民調顯示:電視新聞成假新聞傳播重要途徑

法廣:隨着台灣大選投票日期臨近,據您的觀察,假新聞現象是否確實有更加嚴重的趨向?這些假新聞通常以哪些途徑、以怎樣的形式出現?

王泰俐:今年的假新聞現象與去年一樣,也非常嚴重,尤其是現在離選舉日越來越靠近。但今年的假新聞的發展形式與去年有些不同。去年,假新聞主要是通過網絡上的社群媒體(傳播),例如台灣人喜歡用的臉書FB,或者是網絡論壇有非常多的假新聞,一些對選舉結果造成影響的假新聞都是在網絡社群平台(傳播),有些是首先發自中國的微博,然後被轉發到台灣。

今年的總統大選期間,台灣的假新聞狀況與去年不太相同。今年前半年流行的一些假新聞主要涉及農產品。比如,台灣一家比較親中國的電視台曾在今年4月報道一則新聞,說台灣南部文旦滯銷,兩百噸文旦被丟進曾文溪······後來被證實根本沒有這回事,這家電視台也被罰款······很多聽眾朋友可能會認為,這種農業假新聞與政治無關。但台灣現在流行的假新聞通常看起來不一定與政治直接相關,但是可能對某些群眾的心理影響很大。比如對農民來講,這類假新聞會影響他們的心理,他們可能就會怨恨執政當局,產生很多情緒,然後整個社會就會產生某種對立和混亂。今年下半年,尤其是現在離投票越來越近,最新的一些假新聞比如:明年如果現在的執政黨民進黨的候選人蔡英文繼續當選的話,台灣就會面臨大規模失業,也就是經濟會變得更不好;另一個假新聞是台灣中選會(中央選舉委員會)會作弊,等等。還有各地方賭盤等傳出的各種謠言······這些假新聞通過什麼管道傳播呢?有一半可能是來自中國的微博網站,另外一半來自台灣的社群媒體。今年並不是通過臉書散布,主要是通過台灣人很喜歡用的社交媒體LINE。

台灣還有一個比較特別的狀況。我自己才剛剛做完一個跟今年總統大選有關的假信息研究的民意調查。我以全台灣的民眾作為隨機抽樣的樣本。總共抽樣1099份,詢問他們:在今年的選舉期間是否常常聽到、多常聽到或感受到自己身邊有假新聞現象。54%的台灣民眾在調查中認為,台灣的假新聞確實挺嚴重。但是,絕大多數人也認為,(這些假新聞途徑)主要是傳統主流媒體,以台灣來講,也就是電視新聞。其次是台灣人喜歡用的一些入口網站。第三個途徑是網路上流行的一些論壇。在網民看來,這是假新聞的三個主要來源。

法廣:那麼網民的這種判斷與實際情況是否相符呢?

王泰俐:以今年來講,至少從我的民調結果來看,今年來自網路上的假新聞仍然還是很多,但是,對民眾來說,他們感受最深的假新聞是來自電視主流媒體。台灣很多電視媒體都取材於網絡新聞。所以,某個假新聞有可能是來自網絡,但是對民眾來說,他們接收的管道並不是網路,而是通過電視新聞這些主流媒體得到的。就今年而言,民眾從網絡上獲得的假新聞比去年少很多,如果有,也主要是通過Line,這種通訊媒介為主。我推測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台灣去年地方選舉受到的假新聞傳播的影響太大了,所以今年一整年,美國的臉書和台灣的臉書都有很多打擊假新聞的動作,比如,台灣的臉書在選舉期間刪掉很多他們認為可能是假賬號和假信息的粉絲頁。FB(臉書)今年在打擊假新聞方面做了不少工作······

法廣:就是說(這種努力)還是取得了一些成效······

王泰俐:是,確實是,但是今年假信息流傳的管道,就目前我的研究來看,是從主流媒體或者Line這個通訊平台,傳播給台灣選民。這與去年假新聞主要來自臉書不同。

中國介入選舉?國際警訊與民眾認知間的差異

法廣:國際社會近期不斷有學者和政治人物呼籲台灣警惕來自北京方面的輿論攻勢、警惕北京試圖干預選舉的努力。是否有跡象顯示這些假新聞有不少是來自大陸呢?

王泰俐:台灣有很多大數據研究專家試圖追蹤網路上這些假信息的來源,想了解有多少是來自於中國、經過什麼傳播管道有可能被台灣的選民接收······到目前為止,有很多直接的證據,比如,某則消息可能是從中國的微博賬號上或是從很多境外賬號傳出,但是,這些賬號與中國政府的關係,目前來看,很多情況下並沒有辦法建立直接聯繫,我指的是從研究所需要的具體的證據。雖然很多國際媒體都很關注這個問題,但是,在台灣來看,影響比較大的可能並不是直接來自於中國的微博或官方媒體的影響,而可能更是台灣國安局在立法院曾經作證說:台灣有所謂的「中國的同路媒體」,就是說有些主流媒體在資金結構上,與中國有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包括電視台,包括報紙,就是我剛才說的,其實是通過主流新聞媒體的途徑,經常性地報道一些沒有經過證實的消息。台灣的政論節目很受民眾歡迎,也是傳播假信息的一個重要管道。但是,在我的研究里(這項研究才剛剛結束,上周才收到所有數據)。我分析之後,注意到一個讓我自己比較憂心的一個狀況是。如果詢問台灣民眾是否認為本次選舉中有中國勢力介入的狀況,調查顯示,其實只有48%的民眾,也就是不到五成的民眾,認為中國試圖介入台灣選舉。這個認知與全世界很多媒體和智庫、以及很多國際機構對台灣提出的警訊很不相同······

法廣:怎麼解釋這種認知差異呢?

王泰俐:我覺得台灣雖然面臨來自中國的很大威脅,很多台灣人的認知不夠。我個人認為其中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台灣媒體識讀教育不夠。我們目前的媒體識讀教育才剛剛開始推動如何辨別假新聞、假咨訊。在今年以前,台灣的教育並沒有這樣的內容,一般民眾對於如何辨別假新聞,認知非常不足。第二個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台灣媒體兩極化的現象,就是說很多媒體有各自非常鮮明的政治立場,社會對立因此也很嚴重,比如對於某個議題,如台灣的未來、或其他政策,民眾的很多認知因為新聞媒體趨向兩極,很少有客觀、中立報道的媒體,提供正確、沒有偏見的新聞資訊,這就讓民眾在判斷時遇到很大困難。尤其是台灣很多選民認為自己是所謂的中間選民,不認為自己偏向藍,也不認為自己偏向綠,也就是不偏向統,也不偏向獨。他們認為自己是獨立選民。可是,我的研究顯示,這群中間選民事實上比較不太關心政治新聞,就是說他們不太經常去收看或收聽政治新聞。但是,不收看,不收聽,他們就更沒有辦法對假新聞做出正確的判斷。所以,我個人認為可能是這兩個原因造成一般的台灣人對於台灣是否真的面臨來自於中國的滲透或中國的威脅,至少我的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民眾沒有這樣的認知。

重視假新聞危害對台灣保障民主自由有重大影響

法廣:在資訊自由與開放,和防範不實資訊之間,如何找到平衡點?

王泰俐:很多民主國家現在都面對假信息、假新聞的威脅。要不要用立法的方式去對抗假新聞,在很多國家也都引起很大爭論。這也是為什麼台灣雖然今年通過或修改了一些法律,希望對假新聞,根據其嚴重狀況,推出了一些處理法則。但是到目前為止,通過的這些法則都與政治議題無關,比如可能是與天然災害的假新聞散布,或者是農業類假新聞散布有關。而關於政治類,正是因為考量言論自由,所以到目前為止,相關法案都還只是在立法院審議之中。因為很多人認為,雖然台灣有政治假新聞泛濫的問題,甚至可能很多(假新聞)來自中國大陸,但是,因為要保障言論自由,所以,無論是還在研議當中的《反滲透法》,還是《中共代理人法》,在立法院都還有很大爭議,一直都沒有通過。

我確實認為,言論自由在台灣得來非常不易,所以要好好珍惜。但是,假新聞並不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之內。但是,誰來認定假新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和關鍵。選舉落幕之後,台灣社會比較趨於穩定之後,我希望大家,不管是什麼政治立場的政治人物,能在立法院好好地處理這個問題,因為台灣受假新聞、假信息的影響實在太嚴重了。如果要立法,應該通過怎樣的立法方式,才能夠既不侵害言論自由、不會造成過去那種白色恐怖,又同時不讓民眾受到這麼多假新聞、假信息的危害。我覺得這個是選後,台灣社會要面臨的問題。

其實,假新聞在台灣並不是最新現象,這與其它民主國家是相同的,唯一新的不同點,是現在的傳播科技和網路社群媒體太發達了,以至於它傳播的速度快到在意識到嚴重傷害之前,結果已經造成。台灣在去年的地方選舉中得到非常大的警訊,但是,一整年下來,大家吵吵鬧鬧,仍然缺乏一個(共識)······以台灣的執政黨來說,民進黨過去一年中,試圖要求每一個部會,一旦發生相關的假新聞,就要在第一時間站出來澄清。但我個人認為這遠遠不夠。我希望中華民國政府能夠參考歐美一些先進國家,用國家級的研究中心的方式,比方說用大數據研究,確認台灣到底有多少假信息來自境外、整個傳播途徑如何······到目前為止,台灣一直依靠個別學者,用自己很有限的研究人力,做這樣龐大的研究,這根本就遠遠不夠。像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等大國,都是以國家級的研究單位,以國家級的力量,開展這樣的研究。台灣非常非常需要這樣的研究團隊和人力,用國家級的研究預算。但這些,目前都沒有。我們看到很多國家都有針對假信息的研究方案,包括怎樣因應,出了很多白皮書。但是台灣到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政策或白皮書。所以我非常期待,明年不管是哪一個政黨贏得台灣總統大選,都能重視這個問題。我認為這對台灣保障未來的民主自由有非常非常重大的影響。

法廣:但是台灣朝野是否也因為政治上的爭鬥,兩大政黨也各取所需,所以在這個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呢?

王泰俐:對,確實如此。正如我剛才所說,在選舉期間大家都非常激動,各種仇恨語言非常多。我很期待在選舉之後,無論結果如何,無論哪一個政黨都要面對這個問題。如果台灣要保有我們的民主自由的制度,我們始終必須面對假新聞和假訊息的問題。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法國RFI瑞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