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迎戰!2020年將是白色恐怖清算香港人的一年

—苦難2019 動蕩2020

作者:

一年將盡,傳媒訪問回顧2019,我總結是「苦難的一年」,至於2020,我認為是「動蕩的一年」。

送中修例打開了香港人由恐共、厭共到反共的最後一道門,30年前八九六四,香港人目睹解放軍入城鎮壓,起初是憤怒,繼而是恐懼,於是觸發了大規模移民潮,數十萬中產家庭在97前離開香港,成為「離散的香港人」。留下來的努力賺錢,無可奈何下接受中共訂下的牛步民主進程。過去30年香港人對民主化的追求是左顧右盼,殖民地時代港英行政主導高效廉潔,深得民心,大家對民主派政客執政相比政務官更沒信心。民主派只是制衡政府的作用,大家信任港英留下的一套制度,仍認為無需改變。

香港人的因循,被中共吃透了,1997至2003這七年,香港人面對亞洲金融風暴及沙士,大家埋怨董建華政府的不濟,但政治責任不會清算到北京頭上,那時共產黨對香港事務的干預也較少,這體現在江澤民河水井水論及悶聲發大財的管治之道。2003年50萬人上街,市民是希望中央主持公道,撤換無能特首董建華。北京那時仍選擇香港問題,用香港方式解決,一年後撤換老董。

保持團結力求革新

但中港關係的質變,也源於2003年。溫家寶總理一離開,立即50萬人上街,在中共以鬥爭為綱的思維中,是挑戰中央之行為。換老董是buy time,同步落實的是第二支管治隊伍,擴大中聯辦編製,全面介入香港內部選舉、議會政治、利益分配。在施政方面將香港納入全國經濟規劃中,發改委主導中港跨界融合。由於香港剛走出金融風暴,樓股復蘇,大家feel good,所以香港被規劃沒有引起太大反應,真正挑戰高鐵撥款只有當時的社運年輕人,即朱凱廸他們。

2012年梁振英上台是第二個轉捩點,中共認為時機成熟了,第二支管治隊伍可走上台前,特首當選翌日即去中聯辦謝票,張曉明高調捐字畫予民建聯籌款數千萬,中聯辦控制立法會、也控制了公職任命。結果梁振英觸發了自89以來第二次恐共情緒,反國教運動12萬人包圍政總,黃之鋒、周庭一代中學生社運正式登場,他們沒有政治包袱,所以爭取到更多年輕人投身政治運動。

2014年雨傘運動,中港之間已到了「破局」邊緣,79日佔領表面以失敗告終,但卻同時開啟了本土青年激進運動,和理非的代表佔中三子入獄,宣告了斗而不破的策略失敗,但同時梁振英忽然宣布不角逐連任,換上林鄭,其實也是03年七一後的故技重施。由政務官出身的林鄭執行中央強硬政策,DQ本土自決派,全方位封殺眾志代表的政治新生代,對激進青年以嚴刑峻法對付,用殖民地惡法起訴旺角騷亂參與者。這時中共以為香港已完全受控,曾蔭權年代成功執行經濟及基建融合,而林鄭的任務就是第二階段的政治及社會融合,送中修例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林鄭之目空一切、囂張氣焰,是她也誤判北京老闆已完全駕馭香港社會,泛民的反對不足為患。

結果6月12日開始,香港進入了「慢鏡版」的六四慘劇,超過7,000人被捕,大批年輕人頭破血流,各式各樣的暴行通過直播公告天下。中共幕後控制警察實行暴力鎮壓,止暴制亂,越止越亂。中港之間已由恐共變成了反共。證諸過去30年,中共不會放過香港,正有計劃地進行政治、經濟到社會全方位監控、操縱香港事務,即所謂全面管治權。香港人經歷半年折磨,也鐵定抗爭下去,這種韌力、團結及自覺性,也是30年所未見。Jared Diamond在《Upheaval:Turning Points for Nations in Crisis》,歸納出三個關鍵元素令200年來某些國家成功走出危機,就是韌力團結、力求革新及求助盟友。

擺在我們眼前,2020年是白色恐怖清算香港人的一年,我們已經回不了頭,回到6月12號前的香港,我們只有繼續保持團結、要爭取更多國際盟友,而運動方式也要力求革新,正面迎戰動蕩的2020年!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