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唯色: 全藏最神聖的佛殿——大昭寺被砸成了什麼樣?

作者:

我接着講述西藏現代歷史上的巨大空白,即文化大革命給西藏帶來的種種劫難。接着講述全藏最神聖的佛殿——大昭寺,以及拉薩的所有寺院和佛殿等,在1966年8月之後再也不復原樣。

攝影者:唯色的父親澤仁多吉。

在我父親當時拍攝的照片中,有幾張是在大昭寺的講經場「松卻繞瓦」焚燒經書、經幡、轉經筒的情景,可以看見在幹部和老師的帶領下,居民紅衛兵、學生紅衛兵及「積極分子」們正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其中。有一張照片上,七、八個年輕的男女學生正奮力地將一個很大的軲轆似的東西推向大火之中,那實際上是裝有許多經文的嘛尼輪,位於大昭寺的二樓上。據說,過去唯有倉宮寺等三個尼姑寺院的尼姑可以每年輪流到大昭寺去轉動此輪,此刻也被燒為灰燼。火堆中的樹枝,據說是從大昭寺門前那棵著名的「唐蕃古柳」(傳說是從唐國長安來的文成公主親手栽種)上砍下來的,有些是家家戶戶房頂上用來掛經幡的樹枝。

熊熊燃燒的烈火。大肆漫卷着、吞沒着正在燒為灰燼的無數書頁——在這之前都是存放在寺院里的佛教典籍。分不清楚誰是縱火者,誰是圍觀者,因為他們相互混雜,表情皆都興奮莫名。而且,比較中國各地的同一類文革照片中出現的人群,無論裝束還是相貌都十分相似。只有作為背景的藏式建築提醒我們:這是西藏,這是拉薩,這是大昭寺的講經場「松卻饒瓦」。

然而「四舊」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能砸的就砸,能燒的就燒,砸不完、燒不完的就扔,扔在大街上,扔在廁所里,扔在河水中。

我母親看了這些照片後對我說:「有一件事情給我的印象很深,那是我生你以後第一次出門,從軍區後門到帕廓東邊的魯布汽車站,一直到攝影站的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又在砸大昭寺還是砸附近的幾個佛殿。過去放在寺院里的經書被扔得滿街都是,地上撒滿了經書,一頁頁比樹葉還多,走在上面發出『嚓、嚓』的聲響。我心裏還是有點害怕,覺得踩經書是有罪孽的,可是沒辦法呀,地上全是經書沒法不踩上,躲也躲不過。車也從經書上面碾過,那些經書已經又臟又破。那時候是秋天,風一吹,破碎的經書就和樹葉一起漫天亂飛。這件事情,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深了。」

接受我採訪的木如居委會居民久吉講得更詳細。她回憶道:「有一天,居委會通知我們第二天一早所有人要穿上盛裝去開會,要帶上鋤頭、十字鎬和背兜,家裡一個人也不準留下,也不準請假,誰要是不去的話就取消戶口和糧卡,於是早早地都去了,也不知道要去做什麼。居委會挨家挨戶地點人數,看人來齊沒有,然後開會,宣布要『破四舊』,然後讓所有人排隊出發。那麼到哪裡去呢?原來是把一部分人帶到赤巴拉康,一部分人帶到居麥,一部分人帶到希珠拉康。赤巴拉康在小昭寺的隔壁,是一個佛殿。希珠拉康是吉崩崗附近的一個小佛殿。居麥是下密宗學院,又叫木如寺。它們都是屬於木如居委會的。居委會的紅衛兵和積極分子沖在最前面,把兩個佛殿和居麥都給砸了。我們這些人就把砸碎了的佛像裝在背兜里,去倒在路上和街道上,把經書也一張張地撒在馬路上,讓過路人踩。居委會就是這樣安排的。我也是其中背着背兜倒佛像的人,不去是不行的,不但會挨罵,而且還會受到更嚴重的處罰,那就是取消戶口和糧卡,所以全部人都去了,沒有一個人膽敢不去。很多人都是出於恐懼不得不去這樣做的,除了那些積極分子以外,沒有一個人願意這麼做。

「二居(第二居民委員會,是吉崩崗居委會的簡稱)的任務是砸小昭寺。小昭寺里供奉的釋迦牟尼佛像是當年尼泊爾公主帶來的,是金屬做的,不像其他佛像是泥塑的,砸爛以後可以倒在路上,所以就被鋸成了兩半,扔在拉薩的一個倉庫里。文革結束後竟然在北京發現了上半身,班欽仁波切(十世班禪喇嘛)派人送回拉薩,跟下半身重新拼湊在一起,又供奉在小昭寺裏面了。

「心裏面害怕得很,每次去扔佛像的時候,每次踩着經書和佛像走路的時候,心裏面的那個害怕啊,實在是說不出來。但是沒有辦法呀。喇嘛欽(藏語:上師了知),那時候還把夾經書的木板拿去蓋廁所,那木板上面還刻的有經文。貢覺松(藏語:向三寶發誓)!在上面拉屎撒尿,罪孽太大了啊。這樣的廁所在木如寺那裡蓋了一個,在小昭寺那裡蓋了一個,在木如居委會那裡也蓋了一個。人們都害怕去那裡解手,可是不去的話,居委會的幹部要罵。當時這些事情都是居委會安排的,而居委會這麼做也是城關區安排的,城關區的上面又有拉薩市。

「像自己家裡供奉的佛像,如果是泥塑的就砸爛了,然後扔了。如果是金屬造的就交給收購站了。當時商業局專門有一個收購站,設在百貨公司,是收那些金屬佛像的。我的一個朋友,她的家裡有一尊很大的金屬造的觀世音佛像,她就像背小孩一樣背着佛像去收購站了。我也帶了幾個佛像裝在麻袋裡一起去了,可是收購站那裡排着長隊,有很多人在賣佛像,我們只好回去了。第二天起了一個大早又去收購站了,這才算把佛像處理了,不然家裡是不準留下佛像的。

「有些人沒有把家裡的佛像送去收購站賣,而是晚上悄悄地丟到拉薩河裡。有些卡幾(藏語:穆斯林)就下河去打撈佛像,水都淹到胸口那裡,他們也要撈。他們撈了佛像幹什麼呢?他們悄悄地送到尼泊爾去賣,這樣他們很快就暴富了。好些卡擦熱(藏語:藏人與尼泊爾人的混血男女)就是這樣富起來的。唐卡(藏語:捲軸佛畫)也得燒,所以燒了很多很多的唐卡。」

當時拉薩滿大街都扔着破碎的佛像和撕碎的經書,許多信仰佛教的老人都特別難過,悄悄地說:「人活這麼大年紀幹什麼?活的年紀太大了,連菩薩的死都看見了,還有比這更不幸的事情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