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非誠勿擾"人氣烏克蘭美女退學:我不是渣女

「我是退學的,不是清退的,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力,希望媒體朋友們不要再惡炒了。」12月23日,喬麗婭通過微博和社交平台,接連發聲。

喬麗婭發出的聲音如石沉大海,「烏克蘭壞女人」、「不務正業的人」、「想流量想瘋了的人」,這些話語在網絡瘋傳,遲遲散不去。

此事緣於湖北大學國際教育學院院長張海謀的一句話:從《非誠勿擾》牽手離開後,喬麗婭成了各大衛視及央視節目的常客,嚴重影響了學業,規定時間不能畢業只能清退。院長的話在12月15日變成了鉛字,印在武漢一份報紙上。

喬麗婭今年30歲,烏克蘭人,湖北大學碩士畢業、博士肄業。從2014年3月參加《非誠勿擾》後,走進公眾視野。2016年之前,她在各電視台當主持人、客串編劇。2017年開始,喬麗婭接觸短視頻。現為武漢一家傳媒公司擔任藝術總監,製作「搞笑橋段」是日常工作。

12月26日,喬麗婭接受上游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我是自己退學的不是清退的,我努力過,最後放棄了,中國現當代文學對於我來說太難了。我只是博士畢不了業,又不是小學沒畢業。你們,可以不罵我了嗎?」

▲喬麗婭素顏照

主動退學的博士肄業者

喬麗婭本科是在烏克蘭第聶伯大學讀的,專業是中國語言和文化。

選擇這個專業,是因為她覺得中國語言博大精深、好玩。喬麗雅舉例說:「你把象字壓扁一點,就是大象的樣子,很好玩。烏克蘭文、英文、俄文的象,你再怎麼壓都不可能壓成大象的樣子。」

2008年,喬麗婭作為交流生,在武漢待了半年。期間她去了多地旅行,喜歡上了中國。2011年,喬麗婭考上湖北大學碩士,專業是漢語國際教育。

碩士畢業後,喬麗婭攻讀湖北大學博士,專業是中國現當代文學。她沒能通過的博士論文題目是:中國的「面子」文化。

12月26日,喬麗婭告訴上游新聞記者,選擇「面子」開題,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中國現當代文學,對於她一個外國人來說太難了。「我努力過,為讀博士,我放棄了初戀,是個莫斯科男孩。聽說我要讀博士,他說已經等了三年,不能再等,要不回來結婚,要不就分手。我想把中國現當代文學學好,可是太難了。」

2018年6月,喬麗婭告知導師,她打算退學。一年後,喬麗婭主動退學。張海謀院長說出「清退」話語後,喬麗婭找到了學校。湖北大學給喬麗婭開的證明顯示:她不是被清退,而是退學。

12月27日,記者聯繫到湖北大學國際教育學院院長張海謀,其表示,此事要問湖北大學宣傳部。該校宣傳部相關負責人稱,暫不方便對此事回應。

▲湖北大學給喬麗婭的證明顯示,她是自己退學,不是清退。

《非誠勿擾》人氣女嘉賓

2014年4月,喬麗婭參加了江蘇衛視主辦的《非誠勿擾》。

提到參加動機的時,喬麗婭說,首先覺得好玩,能上電視。其次,參加節目對她了解中國幫助很大。喬麗婭舉例說,在錄製現場,有個男生說,只要她同意,房子鑰匙、車子鑰匙、銀行卡都可以給她。她感覺對方是在收買她,當即拒絕。事後她反思,基於中國的現實情況,男孩這樣說是想表明決心,而不是收買她。

上述事件,還引發了喬麗婭對中國彩禮現象的思考。令她想不通的是,「為什麼要給彩禮,錢是來保障愛情的,不是來買愛情的。為什麼女方家要收男方家的彩禮?婚姻需要的是平等,那男方家為什麼不可以收女方家的彩禮?」

在當年的節目上,喬麗婭與一名新西蘭帥哥浪漫牽手。喬麗婭說,牽手並不意味着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在後期交往中,兩人有諸多不合適,便沒有進一步交往,慢慢失去了聯繫。

之後,喬麗婭交往了兩名中國男子。第一位是一名音樂人,喬麗婭介紹,交往時正逢他事業低谷期,成天待在家裡,不出去工作。她鼓勵男孩出去工作,要有一份固定收入。後來兩人逐漸產生了矛盾,最後男子離開武漢,遠赴北京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這名音樂人現在事業發展很好。他還通過朋友傳話給喬麗婭,感謝喬麗婭當初對自己的「逼迫」。

喬麗婭向上游新聞記者介紹,工作後她認識了第二名男子,她很滿意。但男子後來突然對她冷淡起來,並告訴她原因,父母反對涉外婚姻。「還沒見他父母就這樣說,父母反對,應該兩個人去爭取。爭取都不爭取,說明她不愛我,必須分手。」

前不久,喬麗婭又去參加了《非誠勿擾》的錄製。

喬麗婭告訴上游新聞記者,她到了該結婚的年齡了,但她表示,如果不合適,對方物質條件再好,她也不會與其談婚論嫁。如果合適,即便對方沒錢、沒房,她也會嫁。「物質可以兩個人共同創造。」喬麗婭說。

喬麗婭表示,她不是渣女,她不是不務正業的人。「現在賺的錢只能養活自己、供弟弟讀書,買房是不敢想的事,唯有拚命工作」。

▲2014年,25歲的烏克蘭女子喬麗婭參加了《非誠勿擾》。受訪者供圖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力」

參加《非誠勿擾》,讓喬麗婭收穫了頗高的人氣。

多家電視台給喬麗婭發出過邀請,她當過主持人、編劇。漸漸地,喬麗婭喜歡上了傳媒業,自覺這比「中國現當代文學」更有意思。「我一個外國人,在中國文學海洋里,很孤獨,有點找不着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還能賺錢,這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喬麗婭介紹,現在她供職於武漢一家傳媒公司工作、擔任藝術總監。她的工作有一項重要內容,在某視頻平台上,發佈「搞笑橋段」。

上游新聞記者梳理髮現,在該視頻平台上,喬麗婭擁有380萬粉絲。閱讀量最高的一條為248.1萬。截至目前,喬麗婭共發佈了94部作品。

針對視頻平台上的少數亂象,喬麗婭有些看不慣。她說,部分女主播才藝不是很好,完全靠長相來吸粉。更有甚者,還打起了色情的擦邊球。

喬麗婭認為,這是在滿足受眾不好的需求,早晚會被淘汰。她覺得健康的優質內容才是王道。喬麗婭拍「搞笑視頻」的初衷就是,給粉絲帶來愉悅。「構思出好的腳本,有點難,有段時間,我的腳本不是很好,很多人直接取消關注了。」

「清退」風波引發網絡暴力後,喬麗婭在視頻平台上上傳了一段回應,她說:「媒體報道不實,她不是被清退的。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力。」

▲喬麗婭愛上了中國的大好河山,圖背景為神農架。受訪者供圖

想在中國生活下去

喬麗婭覺得,在中國她很有安全感

喬麗婭想在中國生活下去,隨之而來的是現實的壓力。喬麗婭說,她的碩士學位與教育相關,但對於一個外國人來說,當有編製的老師也比中國人要難。她最後放棄博士,沒有拼上全力除自身能力外,還有一個就是就業壓力:中國當代文學就業面太窄。

喬麗婭是單親家庭,她和弟弟由母親撫養,弟弟於2018年進入湖北大學讀書。她的母親在烏克蘭收入中等,換算成人民幣差不多2000元/月。中國的開銷比烏克蘭大,她在經濟上有時會捉襟見肘。讀書時,她會去做家教、幫人翻譯。工作時,她早已習慣了朝九晚五。

喬麗婭現在租房居住,在武漢買房,對於她來說是不敢想的事情。喬麗婭的家鄉第聶伯是烏克蘭第三大城市,在該市中心買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大約需要20萬元人民幣。「在中國,20萬元人民幣,在縣城都買不到房子,不知道在鎮上能不能買的到。」

談及未來,喬麗婭有些迷茫,她說她只能做好當下。關於網絡上對她的誹謗和攻擊。喬麗婭有過起訴的想法,但在中國生活了9年的她明白:不惹事,以和為貴。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上游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