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台灣佛教會法師跳出來反對「反滲透法 」 讓人看不下去了

—佛門凈地惹塵埃

作者:
這些所謂修行人在台灣,反對「宗教法」立法,擔心財產曝光,反對「反滲透法」,卻是無比用力,請問,還需要宗教交流嗎?

為了反對「反滲透法」,台商跳出來阻擋,情有可原,因為中國就是政治挂帥國家,多數台商為了在中國生存,和共產黨牽扯不清,擔心一不小心,很可能會被「牽累羅織」,這是人情之常。

至於,政治人物反對,尤其是藍營政客,動機也可以理解,後威權時代,因為國共歷史上恩怨難斷,陷入「一個中國」情感的政客,無法拉出可以理性批判中國的道德距離,甚至,藉著中台交流名義,來往中台之間「做買辦」、「做調人」為己任者更多,知所進退的交流活動和被中共利用之間,距離實在很難拿捏,有人甚至早已踏上賊船,所以,藍營政客及特定擔任紅色傳聲筒的媒體提出反對,指責政府泡製所謂的「麥卡錫主義」。

但是,現在,標榜不問俗世的出家人,也跑出來指三道四,實在令人生氣。年輕時代,因為高雄佛光山封山謝客,阻擋了後山果農入山採收的便路,我寫了一篇,「出家人應該與人方便」文章,杠上佛光山,引來謗佛的爭議,事過,自己決定以後文章,落筆不參宗教事,但是,釋凈耀法師以「中國佛教會理事長」之尊,帶頭反對「反滲透法」,就讓人看不下去了,至於他是否可以代表所有佛教宗教團體,暫且不論,他的理由更好笑,佛教源自中國,「反滲透法」一通過,對宗教交流形成阻礙,等等,幫幫忙,請大師多讀經好嗎?佛教不源自中國,我可以免費為這位法師上一整天課,再問,中台開放30年,假借宗教交流名稱,多少亂七八糟的事,隱藏在宗教大衣底下,更不用說,前不久共諜王立強的證詞,「台灣的宮廟,宗教組織淪為洗錢的幫凶,變成并吞台灣的據點,禍害台灣」,這就是宗教交流的成果,請問,交流以來,哪一位法師和尚在修為上精進了?慈悲上無敵了?

看到這幾年來,中共毀佛謗佛,拆廟焚寺,把毛澤東,習近平照片擺上大堂朝拜,行徑越來越囂張,對此,敢於發出不平之鳴,指責中共行徑的大師,和大和尚屈指可數,更不用說杠上強權,拿出殉教的精神了,請問法師們,你們為中國污濁的世界,注入了何等的清流了?無神論的中國仍然無神論,有那一位法師被人讚歎了?慈濟佛光等團體,在中國扶弱濟貧固然是事實,但是,反面來看,這些善事給了中共理由,讓中共把社福預算壓縮了,倒楣的是中國底層人民,中共更可以把省下的錢製造武器,威嚇台灣,這就是慈悲的下場。

台灣宮廟淪為中共並台據點

即便是普通人,只要長點知識,都會知道,一個無神論的中國社會,各種信仰無一不招來政府打壓,但是,中共另一方面為了統戰台灣,弄出什麼「宗教祖庭制度」,搞幾個神話中的祖師爺修行地當樣板,這樣子,也可以把台灣宗教團體呼攏到如醉如痴,這些和尚的修行智慧跑去哪裡了?

現在,中國寺廟裡,早課誦經改為歌頌紅歌,共黨書記住在寺里監控一切,福建一家有名寺廟,還傳出出家人太少,充當樣板騙台灣人騙不過,所以公開徵求世俗和尚,一天工作8小時,每月工資6,000人民幣,下班後行為自便,吃葷喝酒嫖妓無所禁忌,唯一不方便就是演出時間必須很象樣,所以入選者一定要剃光頭,中國佛門清凈地,請問有哪幾家真的清凈了?知名的少林寺,早就淪為賺錢的企業公司,這些正在進行的事情,不要說中國大和尚貪生怕死,不敢抵抗中共政治干預宗教,台灣去交流的和尚們,有那一位大和尚出言抨擊中共倒行逆施了?

但是,這些所謂修行人在台灣,反對「宗教法」立法,擔心財產曝光,反對「反滲透法」,卻是無比用力,請問,還需要宗教交流嗎?

佛說,末法時代,所指不只是中國,台灣也是末法,這個時代穿上袈裟的和尚,要自我小心,跟隨者更要小心,否則就會陷入魔道,如是世道,台灣修行人關門自修自證,難道會輸給交流嗎?難道非得去中國,聽黨官廢話,接受紅色命令,充當中共毀台的幫手?才叫做精進?

釋凈耀法師自稱,年少誤入歧途,所以改過向上,修行從良,但是爭議事件不少,今年7月,因為所謂「宗教界抹紅」事件,杠上民進黨的林飛帆,2006年,爆出為了開發「更生人農場」,對外募款上億元,卻款項不明,去年,他的弟子釋開泓法師,擔任佛教青年會秘書長身分,爆出吸毒開同志趴的醜聞,整個佛門凈地,已經臭不可聞,現在還敢出頭反對「反滲透法」,不知道居心何在?

去年,宗教界反對訂定「宗教法」,不樂意看到政治干預宗教,如今卻大辣辣以宗教介入政治,難免讓人懷疑背後黑手,尤其是,歷史證明宗教干預政治,不只遺留後患,更是社會悲劇,長達500年的歐洲中世紀宗教黑暗時代,就是很好的例子,狂熱信仰,一旦權力凌駕國家政府之上,就會建構出「反智社會」,教廷威權統治歐洲社會,成立宗教裁判所,結局是,文明社會倒退,知識發展淪為罪惡,歷史留下教宗保祿4世一段話,「子民們,管好你的嘴,少一些大腦,多一些信仰,如果你要講道理,火刑伺候」。

只有基督信仰的時代,哥白尼發現原來地球不是宇宙中心,而是繞着太陽行走,但是,他不敢說,害怕火刑伺候,有一位勇敢的人替他說了,這位老兄是一位詩人,名叫布魯諾,他相信哥白尼的「邪說」,而且到處宣傳,教廷很感冒,把他抓到監牢,一關就是8年,要布魯諾懺悔,但是,布魯諾不願意,結果就被送進宗教裁判所,下場當然是火刑,布魯諾被押到羅馬鮮花廣場,當他被推上火刑十字架的時候,行刑者用一個十字架要讓他親吻,布魯諾卻別過臉去,一臉不屑。

急着去破壞宗教自由的中國搞交流,卻沒有布魯諾捍衛真理的勇氣,但是,在自由台灣,卻又扮演中國國台辦的打手,這種出家人是自己把佛門凈地污染了,比起達賴喇嘛勇敢向中共嗆聲,台灣這樣的出家人真的丟臉。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