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川普彈劾案5大疑點 北京為何低調

眾議院為何彈劾川普?背後藏哪些疑點?中共為何低調?)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要來跟大家聊聊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彈劾案。先解釋一下,因為英文的Trump讀音跟中文的「川普」比較接近,而且只有兩個字,所以我比較喜歡講「川普」。

大家知道,美國國會眾議院在民主黨的主導下,在12月18日通過了兩項對川普的彈劾條款,包括「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讓川普成為美國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美國總統。

接下來這起案件應該要移交參議院審理,但是眾議院議長卻突然踩了剎車,並沒有立即把彈劾案送到參議院,而是讓400多位眾議員先放聖誕假期去,等明年1月國會復會再說。

其實,這起彈劾案雖然通過立案,但過程中其實存在着多項疑點,有待釐清;此外,這起案件背後其實與中共頗有淵源,而且這個案件其實最應該讓中共感到尷尬。怎麼說呢?我們先快速簡介一下整個案情。

⊙案情說明

其實整起彈劾案,起源於川普被告密者指控,他在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omyr Zelensky)通電話時,曾經要求烏克蘭當局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家族是否在當地涉嫌貪腐,否則將扣住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

因為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曾在2014年4月加入烏克蘭能源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的董事會,而布里斯馬公司在16個月之內,陸續向亨特的公司賬戶支付了310萬美元。

而當時拜登正好擔任美國副總統,負責奧巴馬政府對烏克蘭的援助政策,並且協助制定烏克蘭的能源和反腐敗政策,這些政策都會直接影響到布里斯馬公司。

加上拜登曾與兒子亨特,在2013年一起搭乘空軍二號飛到中國大陸訪問,並會見中共領導人。十天之後,亨特的公司就與中國銀行達成了15億美元的交易,並且成為渤海華美公司的董事,持股達10%。

川普質疑,拜登家族是否曾經涉嫌利用副總統職權,在烏克蘭、中國大陸等地進行權錢交易。因此川普不但要求烏克蘭調查拜登,川普還要求中共當局調查拜登,釐清是否涉嫌權錢交易的貪腐案。

美國總統川普(2019.10.3):

「中方應該啟動調查拜登家族,因為在中國大陸發生的事情,與在烏克蘭發生的一樣糟。」

(02:03~02:15)

然而,整起事件卻被告密者指控是川普在利用權力,尋找外國勢力介入2020總統大選。雖然川普一度公布他與烏克蘭總統的電話記錄,澄清他沒有利用美國的軍事援助來交換烏克蘭調查拜登,但後來在民主黨議員希夫(Adam Schiff)等人的強力主導,以及民主黨在眾議院擁有過半席次的優勢下,彈劾案最後強渡關山。

川普彈劾案五大疑點

好,我們在大致了解彈劾案的情節後,接下來要帶大家來看彈劾案有着幾項重要疑點:

疑點一:為何眾議院不將彈劾案快速移交參議院?

就像前面提到的,眾議院在18日強勢通過彈劾案後,並沒有立即送往參議院繼續推進,反而是先讓眾議員休假去,整個案件突然踩了剎車。

這一點,也引發外界質疑,民主黨是否顧慮到,如果繼續推進這起彈劾案,很可能會刺激共和黨選民更加團結支持川普,同時也讓民主黨丟失了部分中間選民的選票?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起彈劾案很可能會失去了民主黨聲稱的「守護國家安全」的道德高地,反而變成了一場政治算計的鬥爭。

加上這起彈劾案的證據基礎有點薄弱,缺乏一槍斃命的直接證據,民主黨方面是不是顧慮到,如果案件送往參議院進行審議,可能會出現更多疏漏,反而不利於明年的總統與國會選情?

疑點二:為何不讓告密者出席作證?

主導這起彈劾案的民主黨議員、也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一開始宣稱有告密者(吹哨者)向他爆料整起事件,而且宣稱此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名告密者;但後來希夫辦公室又改變了說詞,承認在案件公開前幾個星期,他們已經與告密者見過面。

後來,媒體查出這名告密者是情報官員,不過他指控川普的證詞都是所謂的「二手引述」。比方說,「官員們告訴我」「直接了解電話內容的官員告訴我」「與我交談的官員告訴我」,諸如此類,並不是他直接掌握的直接證據,也從而讓許多眾議員質疑證據的可信度,希望能傳喚告密者到國會進行聽證。

但是,希夫卻堅持不讓這名關鍵證人出席聽證,也影響了整起案件的證據力度,特別是讓共和黨眾議員感到可疑。

加上希夫過去曾經在「通俄門」事件里,向媒體宣稱掌握了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直接證據」,但後來希夫始終沒提出這些證據。就連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最終調查報告里,也找不到任何直接證據。

疑點三:為何希夫捏造川普發言,卻未受追究?

更爭議的是,一手主導彈劾案的希夫,曾經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會議里,宣讀川普與烏克蘭總統的通話記錄,但裏面卻摻入了許多希夫自己杜撰的對話內容。

美國總統川普(2019.12.17):「這完全是一場造假,因為你有像「多變希夫」那樣的人,出去編造我的聲明,他跟大家說「這是他(川普)說的」,但我從來沒說過這些話,完全是他捏造出來的。」

川普不斷公開質疑希夫為什麼這樣做,甚至還問,能不能以「叛國」罪名逮捕希夫?然而,眾議院卻始終沒有針對希夫公開造假、偽造文書這一點進行追究,也讓外界感到不解。

疑點四:為何調查焦點從追查前副總統貪腐,移向總統濫權?

這一點是關鍵重點。原先整起事件的起因,是源自美國總統想要調查前副總統是否涉嫌與外國政府進行權錢交易。不過,整起事件後來卻逐漸被轉移焦點,最後移到了美國總統要調查前副總統是一種「濫權」。

姑且不論川普要調查拜登的背後,是不是有選舉的政治考量。但是,如果我們國家的前領袖涉及貪腐,是不是就應該追查呢?追查貪腐這件事是不是具有一定的正當性與重要性呢?是不是也是在保護國家人民的利益與安全呢?

特別是這位前副總統也參加了總統大選,如果他真的涉嫌貪腐,又在明年當上美國總統的話,那會不會對美國帶來更多風險與威脅?會不會讓更多外國勢力有機會滲透美國、操弄美國國家政策與對外政策?

我們前面提到過,拜登家族曾經與中共政府往來密切,疑似有權錢交易的「交換關係」或「對價關係」。加上今年五月,拜登曾經宣稱「中國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他不認為「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結果引來共和黨與民主黨的同聲批評。

我們還不知道拜登與中共是否真的有什麼特殊關係。但是,至少從這一點上說,川普調查拜登,是不是也是在保護美國、防範中共滲透入侵呢?

疑點五:為何中共不願多談?

美國眾議院通過彈劾案後,中共官方的回應相當低調,外交部只回應說:「這是美國的內政,我們不做評論。」

誠然,中共方面低調,一方面是考慮到美中貿易協議即將簽訂,不想冒犯川普;另方面也是希望避嫌,避免川普質疑中共是否與拜登或者其他人,在幕後參與這起彈劾案。

但實質上,這起彈劾案,是最讓中共感到尷尬的。怎麼說呢?

第一,這起彈劾案的起源,是因為拜登家族與中共關係密切、與中國銀行有資金往來,幾乎說明了中共與拜登家族之間有着對價關係。

第二,拜登家族與中共往來,是發生在2013年,當時也是北京當局在國內反貪腐最雷厲風行的時期。然而,中共在國內打貪腐,卻涉嫌輸出貪腐到外國去,涉嫌與外國領袖進行權錢交易,正好對北京帶來最大的諷刺。這也讓國際社會看見,中共不惜輸出貪腐、利誘收買外國高官來進行國際擴張、紅色滲透的稱霸戰略。

第三,中共近年不斷重申「反腐永遠在路上」,但是川普政府要求北京協助美國進行反貪腐調查,中共卻不願幫忙,反而顯得弔詭。畢竟這起貪腐案件涉及了外國官員與中國銀行,可能是跨國貪腐,但中共卻不願介入調查。這顯示了,如果不是中共與拜登家族確實過從甚密,就是中共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反腐。

第四,從拜登家族與中共的互動,讓人不禁質疑,中共是不是有意通過權錢交易,收買美國高級官員,從而介入美國的內政與外交政策?中共是不是也對其它國家進行類似的、不道德的「銳實力」滲透?

所以說,對這起彈劾案最感到尷尬的,應該非中共當局莫屬了。

對中國人民啟示

最後,我認為,這起彈劾案雖然發生在美國,其實也對中國人民帶來了重要啟發。

首先,這起案件的來龍去脈,讓中國人民更加清楚看見,中共政府可以不擇手段、甚至輸出貪腐來滲透其它國家,目的就是為了干預外國內政,一步步的對國際社會蠶食鯨吞,達成紅色擴張的目的。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在自由的社會體制里,人人平等。即便貴為美國總統,美國人民仍然有權力來制衡總統,如果總統做不好,人民也有權力與機制來彈劾他,甚至進一步讓他下台。

當然,川普的彈劾案幾乎是不可能在參議院通過,也不可能讓他下台。但是,在中共號稱「民主集中制」的極權體制里,有誰能制衡中共的極權專政?誰又能制衡那些殘民以逞的官員呢?中共號稱給予中國人民的民主、自由與人權,跟美國、台灣等地的民主、自由、人權又相差多少呢?值得我們深思。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