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香港將變成大監獄 死守自由 誰奪跟誰拼命

作者:
香港若大陸化,香港人就將失去從前擁有的全部自由,那等於香港變成一個巨大無匹的監獄。從今日起,一定要死守自由的底線,一分一寸都守住,我們百年來盡享自由,失去自由生不如死,這種苦甚至大陸人都無法想像。

近日,復旦大學校黨委把學校章程中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刪掉了。(圖:維基百科)

網上一段視頻,是復旦大學學生在飯堂里唱校歌,起因是校黨委把學校章程中的「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刪掉了。在中共國,「學術獨立」是禁止的,「思想自由」是不準的,學術要服從黨,思想要不犯禁。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起,四十多年後,真是又一步走回到文革

網上又有一段視頻,是農村某地,小廟裏供着毛澤東習近平的像,一個村婦對着毛習二人先敬三個禮,再跪拜磕三個頭(既有中共式崇拜禮,又有神鬼式崇拜禮)。毛澤東已死,當作神來拜已經夠蠢,習近平「生勾勾」,拜多了會不會折壽呢?

文革中,有對老毛的崇拜,但還沒有崇拜到磕頭這種地步,現在把習近平也當神來拜,中國不只是回到文革,簡直是回到茹毛飲血的野蠻時代去了。

復旦學生唱校歌,只是很低調的抗議,很曲折地表達心裏的不滿,那也證明,他們其實是想要學術獨立和思想自由的。在大陸,本來學術就沒有獨立,要聽黨指示,黨准做的才做,不准做的沒有人敢做。早前有一個大學教授,研究證明「四大發明」並非歸屬中國古人,據此就被停職處分了。現在不單現實中學術不獨立,連講一下「學術獨立」都不可以,也就是說,當局害怕以後的年輕人,知道世上有學術獨立這回事。年輕人自讀書時就不知道學術獨立,以後畢業了到學術機構,做任何研究,便都事事要先問過黨。

至於「思想自由」,那就更可怕了。學術是極少數人從事的工作,思想是每個人都有的,在大陸不能有思想自由盡人皆知,現在連說「思想自由」也不准,就是說,以後學生們最好連人可以自由思想這件事都不懂,那就省得政府今天禁這個明天禁那個,人人都自動服從,沒有自己的思想。

這一套要移植到香港來有多可怕,我們不妨想像一下。

近十年八年,因為物質生活富足,黨又多年致力於奴化教育,以謊言掩蓋真相,很多大學生已經只問前程不問真理了,學校里教師若有出格言論,很快有學生舉報,學校懲處,一間大學已經成了馴服年輕人的教化所。即使如此,年輕人內心追求自由的潛意識,還是時不時要發作一下,發作了又擔心報復,只好用曲折的方式來表達,唱唱歌而已,已經成國際新聞,說起來,也真值得同情。但用這樣的方式來爭取,當局自然裝聾作啞,當你真的在「唱歌」了。

至於農村的拜神像,那是對知識低下的人最有效的麻醉方法,把國家領導人當作神,神說的話就是神諭,神諭不可不遵,國家領導人就真的一言九鼎了。

近日又有某地政府,規定不准百姓家裏用煤煮食,為保證完成任務,政府人員帶水泥逐家封灶,搞得天怒人怨。又有北京通州政府頒殺狗令,以致動物醫院犬只安樂死要大排長龍,兩件事都顯示政府施政之暴力化及非人性化,而人民甚至已經沒有說不的自由。

中共面臨惡劣的內外處境,正變本加厲回到文革,回到最野蠻的統治時代去。香港人別以為這些事與自己無關,中共若實現對香港的全面管治,就是管治到這種地步:學校不准「學術獨立」,人民不准「思想自由」,每天要對老毛磕頭,養狗隨時要安樂死,而這種處處設限的管制,將無日無之沒有止境。

自由是每個人的天性,與生俱來,不容剝奪。一個人去自由,其痛苦猶如死,所以古今中外,凡有犯「法」者,重者殺頭取其性命,輕者就是囚禁他讓他失去自由。

香港若大陸化,香港人就將失去從前擁有的全部自由,那等於香港變成一個巨大無匹的監獄,香港人被困在這個監獄裏動彈不得,那時我們都將痛不欲生。

這些年來香港人已逐步失去一些自由,這是我們今日反抗的根本原因。爭自由不能等到自由大部份失去的那天才做,應該從一開始就做,從失去一點點自由起就做,因為等到你發覺大部份自由都沒有了,那時再來爭,已經沒有機會。

香港人半年前開始全面抗爭,為時不算太晚,又正逢世界各國反擊中共的擴張,我們正處於最有利的時空。因此從今日起,一定要死守自由的底線,一分一寸都守住,我們百年來盡享自由,失去自由生不如死,這種苦甚至大陸人都無法想像。

一句話,誰想奪我自由,我就「同佢死過」(跟他拼命)。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9/1222/1386079.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