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赫本流產3次 結婚3次 被背叛 被洗劫:絕色背後 全是創傷

1955年2月,赫本以《龍鳳配》獲得奧斯卡提名。

與此同時,她懷孕了。

她非常激動。

可惜三個月以後,她忽然腹痛。流產了。

她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個月,

不聲,不響。

任何有關孩子的話題,

都會讓她潸然淚下。

1959年1月,她再度懷孕。

可她不得不前往墨西哥山脈中,拍攝《恩怨情天》,演一個印第安女孩。

1月28日,她騎在一匹沒有馬鞍的馬上,

馬忽然受驚,

前蹄高揚,

把赫本彈向空中,又重重墜地。

她4根肋骨骨折。

兩節脊椎嚴重受損。

膝蓋嚴重受傷。

醫生說:可能癱瘓。

但她只問了一句:「那麼孩子呢?」

一個月後,

孩子再度流產。

1965年,她在「和平之邸」又懷孕。

她已經非常虛弱了。

哪怕千方百計地保胎,依然以流產告終。

她悲痛欲絕。

從醫院回到家後,梅爾不知去向。

也沒有安慰。

那一刻,她心灰意冷。

梅爾的控制,終於令她覺得不適了。

當年紀梵希為赫本,設計了一香水,名為「禁忌」。大賣。

梅爾認為,紀梵希應該給赫本巨額代言費。

他找到赫本的經紀人。說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赫本經紀人真的飛了一趟巴黎。

紀梵希聽後,很溫和地說:「當然。我必須給。」

可紀梵希之於赫本,是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之一。

比摯友更甚。

比家人更懂。

比愛人更不離不棄。

她大哭。

並由此解僱了經紀人。

而此時,梅爾的緋聞也開始源源不斷出現。

拍攝《麗人行》時,赫本也有緋聞鬧出。

於是婚姻由暗潮洶湧,

轉向明槍暗箭。

他們終日爭吵。

在片場時,赫本煙不離手,心事重重……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婚變。

只是在等最後的官宣。

1968年,她終於離婚。

肖恩歸她撫養。

其他方面,她讓了一大步。

1968年,赫本離婚後,她帶着療愈的目的,

乘船前往希臘。

在豪華遊輪上,她遇見安德烈·多蒂

「他向我走來了,這個英俊迷人的大男孩,就像上天的安排,我們相逢在希臘的海上……」

他雖然年輕,比赫本小9歲。

但他是羅馬大學精神臨床學科的副主任。

一個經驗豐富的心理醫生,

面對一個孤獨的、渴望愛的女人,

要拿下,真的比想像的容易。

他根本無需套路,

也無需騙局,

只需一點專業知識+傾聽+技巧,就能打開赫本的心防。

何況他本人,確實也有魅力。

而15天的海上航行,

也是戀情滋生的最好溫床——

信息為零。她會放大情緒。

風景清空。她會本能地渴望看見。世界遠在天邊,那就只有去看人。

海水浩蕩,也有一種命運無常感。

面對無常,人會更渴望連接。渴望有人在身邊。

所以,多蒂的靠近,真的是天時地利。

希臘游以後,她便答應了他的求婚。

輿論再次譁然。

人們不解:

為什麼赫本總是愛上比她差的男人?

為什麼赫本總是無法拒絕人渣?

肖恩曾說:「我的繼父,他是個……不知忠實為何物的獵犬式的丈夫,他隨時都可能被其他女人所誘惑。」

可當時的赫本未曾覺察。

1969年1月,她成了伯爵夫人。

當年夏天,她懷了孕。

1970年,次子出生。取名盧卡。

與此同時,多蒂不忠的苗頭也出現了。

在赫本懷孕生產期間,

他的緋聞層出不窮。

記者拍到他頻繁出入夜場、酒店,與多名美女摟摟抱抱。

赫本佯裝不知。

她只是比預期的,更提前回家。

1976年,她參加一個電影的首映。

記者問她:「請問你的丈夫是否對你忠誠?」

赫本臉色驟變。

隨後一言不發,匆匆離開。

深情易逝。

人心易改。

天使的婚姻,再度走向名存實亡。

後來,赫本以法律手段,提起離婚訴訟。

她不是趕盡殺絕之人。

之所以走到這個地步,

是因為多蒂已經不留餘地——

他趁她外出,將美艷女郎帶回家。

赫本開門時,

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而多蒂不以為然:「意大利丈夫若沒有幾個情人,豈不惹人笑話?!」

婚姻解體時,

恰逢她拍的一部R級暴力電影上映,她被罵得一塌糊塗。

什麼「晚節不保」、什麼「為錢不顧聲名」等聲音,都出現了。

當時跟了她多年的經紀人也離開。

團隊解散,

人生最重要的人與事,

仿佛都在破碎。

好在赫本不是別人。

她坦然接受一切。

她對紀梵希說:「我已經離婚了,終於離婚了,我承認這是人生中最大的失敗。」

赫本的感情間隔,好像都很短。

剛剛結束一段,又開始一段。

不知是因為太怕孤獨。

還是過於需要。

1979年,她遇見了第三任丈夫。

羅伯特·沃爾德斯。

他剛剛喪妻。

她剛剛失婚。

羅伯特出生在荷蘭,也經歷過二戰。

相似的來處,相似的成長,相似的痛苦,令她覺得:這是同類。

赫本說,她與他「一見如故」。

他則對赫本說:「希望我的愛,不會造成你的負擔。因為我愛你,就要愛得自由自在。」

1980年,他們正式交往。

此時,她第二任婚姻的離婚判決尚未下來。

1981年,他住進她的家。

從此同居。

冷嘲熱諷如山海,向他們撲來。

1982年,她的離婚才判定。

當然,他們此時已經成為公眾眼中的一對了。

此後餘生,羅伯特都在她身邊。

流言也好,

非議也罷。

於她,都是身外之物了。

她在乎的,無非膝下之子,枕邊之人,和平之邸,以及是否幫助了更多人。

晚年的時候,赫本的精力一直用於公益。

羅伯特和她一起。

他們的足跡,已經遍佈索馬里、蘇丹、薩爾瓦多、孟加拉國、危地馬拉、肯雅…….等幾十個國家。

她募得幾千萬美元。

她以一己之力,拯救了無數孩子。

可惜,她的時間也不多了。

1992年,她在洛杉磯的醫院裏,

確診患上了癌症。

醫生馬上做了手術,切除了部分病灶。

之後就是化療

第一次很順利。

但幾天後,腸梗阻,醫生再次手術。

赫本從麻醉中醒來後,

得知自己時日無多,

她說:「好可惜啊,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做……」

在生命的最後日子裏,

她回到「和平之邸」,回到家。

彼時大雪紛飛。

一切風聲、人聲都在千里之外。

大廳里,是紀梵希精心準備的滿屋子白百合

他說:那是與她靈魂最配的花。

她在親友的照顧下,度過最後的日子。

但那天終於來了。

1993年1月,赫本陷入長時間昏迷。

有一天,她睜開眼睛,看見床邊的羅伯特,輕輕說:「羅比,你給了我最好的愛情回憶。可是現在,我要走了......」

「你有遺憾嗎?」

「我沒有遺憾,謝謝你們,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孩子在受苦。」

這是她最後一句話。

這一生,她經歷戰亂、貧苦、恐懼、孤獨......

這一生,她患過百口咳、厭食症、失眠症、黃疸、癌......

這一生,她被拋棄過,也被辜負過......

這一生,她也被無數人中傷過......

但她不恨,不怨。

她以虔誠與潔白,活成了人間最好的赫本。

赫本接演的最後一部電影,叫《直到永遠》。

在片中,她飾演一個老天使。

那時,赫本已經老了。

皺紋橫生。

不復當年。

但歲月給了她深層之美:恩慈,博愛,悲憫。

她以此生、此身,

告訴每個人:

真的有天使,來過這人間。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周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9/1217/1383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