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二中央」部署打臉習近平

作者: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十二

習近平先生,你提出「2020年全民脫貧」。種種跡象表明,唯恐天下不亂、總是在和你唱反調的「二中央」,在2020年即將到來之際,針對你提出的這一奮鬥目標,不擇手段部署了一次打臉行動,並且已是在千方百計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

在新的一年裡,各種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的獸行,有可能會在全國各地更密集地出現,各種惡意人為致貧的鬼蜮伎倆,或也會在大江南北「不約而同」與日俱增,「新政」的執政形象會滑落到前所未有的新低點,祈盼你和你的團隊,能予以有效反制和應對。

一直在幕後操縱種種的「二中央」,在上一個「新政」,逼我反黨反胡,在這一個「新政」,又逼我反黨反習。我覺得相對而言,你還是更有擔當精神。我在福州念書時,你正擔任福州市委書記。行伍出身的我,家鄉觀念較強,潛意識裡一直是在將你當作「半個老鄉」來看待,所以沒忍心反你,內心對你所懷有的常常是悲憫。

我的這次離職,就連協會領導也憤而曰:「本來很容易解決的事情,非要弄成這樣,這個政府真是有病啊!」實質不關政府什麼事。那年你在廈門列席金磚會議,當時工作在福州的我,飯碗再次被下流打碎,後被某委安置在泰寧佛協上班,其間我的薪酬,也一直是某委轉某部——某部轉某會——某會轉某人。

多年前我就知道,我們這兒的某委,在針對我的事情上,向來是「上面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上面」,更多的可能不是黨中央,而可能是「二中央」,甚而有可能是策動謀殺我兒廖夢君的元兇。這麼多年來,這個可以操弄一切的幕後黑手,在方方面面表現得要將我夫婦倆逼死逼瘋。

「本來很容易解決的事情,非要弄成這樣」的謎底是什麼?我也曾經百思不得其解,等到我無意間回想起你提出的「2020年全民脫貧」,我才恍然大悟,種種的「蹊蹺」也瞬時有了清晰的答案。「二中央」針對你提出的這一奮鬥目標,絞盡腦汁和黨中央搞對抗,所部署的打臉行動,實質早就開始了。

別家是怎麼被人為致貧的,我不知道,我家是怎麼被人為致貧的,於我再清楚不過:我在被全面封殺後,為了謀求生存,多次面臨了鄉關茫茫,隱姓埋名在異鄉企業供職,其間我夫婦兩家的親友都被國保騷擾得雞犬不寧,我的飯碗也一次又一次被下流地打碎。

「維穩」的鐵蹄時常將我家踩在舉債度日的泥潭中。一方面生存沒有着落,一方面人權環境極其惡劣,這促使我時常想要逃離家鄉。想將房子賣了一走了之,我被拘留了5天6夜,法官說「房子只能由法院來拍賣」,本來一個小時就能擺平的事情,拖延了6年也沒變現,而且要我家一夜之間拿出30餘萬元,否則就「債務利息加倍」,不知要這般強迫負債到何時。

一個作家被弄得與和尚、尼姑攪合在一起,勞心勞力上了兩年班,別說是積蓄,就連養家都養得不清不楚。我卑微地希望能縮小貧富差距,希望我夫婦倆的月收入能與當地雙職工的月收入持平,在政法官員、國保、網安等對我展開的車輪戰中,我看不到絲毫解決問題的誠意,相反察覺是在有意激發矛盾。那時我就隱隱感覺,那個總是調用他們的「二中央」,肯定是有了某種預謀。

這種預謀在接下來發生的種種反常里,顯現得更為明顯。離職後,我千辛萬苦到某沿海城市求職,一直是被跟蹤、被套路、被勸返,被一再要「回去和他們再談談」······不用談我也知道是啥情形,他們中也沒有任何人來找過我。他們在我離職前所說的話,所做的事,讓我分明感覺他們接到了某種指令,所謂「做工作」,無非也就是做做樣子,例行公事。

在「2020年全民脫貧」即將到來之際,我就這樣被困在家裡,愛寫什麼寫什麼,破天荒享有充分的寫作自由。過去哪怕是我用曲筆寫了風花雪月,也會迅即被勒令撤掉或隱藏,而這次被逼得又一次向你習近平苦苦申訴,即便有些篇章在悲憤中寫得不失激烈,也沒誰說過我什麼。躲在幕後看習近平笑話的「二中央」,在指令中也一定是做到了收放自如。

習近平先生,有跡象表明哪怕卑微若我者,在這般詭異的夜色中,也一樣是被喪盡天良的「二中央」,當作了又一枚權斗的棋子再次啟用,權斗的棋盤上,對毫無底線的「二中央」而言,不乏可資利用的各色棋子。夜色是這般的濃黑,面臨了種種兇險的不只是尋常百姓,你也同樣是被兇險所圍困,但願你能早日化險為夷。

習近平先生,你所提出的「2020年全民脫貧」,乃至其它願景,在諸如此類「二中央」部署的打臉行動中,會像「反腐」、「打黑」等等「拳頭產品」一樣,在耳光響亮中逐一變作天大的笑話。我近期的「奇遇」,從另一個視角再次印證了政變未停止,政變在繼續,而且已是進入了公開化。我能想見你也同樣是關山重重,祝願你能早日度過難關。

2019年12月6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91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