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共突然加碼 美中貿易協議泡湯?

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恐怕要拖到他連任之後。

此前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引述「直接了解貿易談判的消息人士」的話說,作為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一部分,美國必須取消現有關稅,而不是計劃中的關稅,而且美國承諾不在12月15日加征關稅不能替代取消關稅。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回應,如果雙方不能達成貿易協議,美國將提高對中國商品的關稅,「12月15日是合理的最後期限」。

中方一直模糊處理取消關稅的問題,現在為何提出明確要求?北京突然加碼,美方會不會讓步?如果雙方僵持不下,貿易協議還有戲嗎?

嘉賓: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吳強博士;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教授葉耀元

達成協議前景令人悲觀,中方似乎做好不簽的準備,做好中美關係惡化的準備

政治學博士、獨立時評人吳強表示,中方對美方側面放風的渠道現在看來很有限,竟然是依賴國內媒體放風,這种放風相當間接,不過事後也證實了中方立場的變化。

吳強認為,這表明中美決策層的差距之大,這是中方遊說手段有限的體現;另一方面,這也體現中方決策圈紀律嚴格,裏面的人並不敢輕易、擅自在其他渠道做一些積極的緩和性遊說,不敢作大動作的放風,只能在嚴格控制之下通過國內媒體進行試探。這是在外交和宣傳全面收緊的情況下一種很失敗的,幾乎沒有辦法的選擇。

如果美方和國際媒體對這种放風置之不理的話,這种放風的用處非常小,而且會給全世界和美國公眾留下一種中方反覆無常的印象。事實上也已經造成了這種印象,貿易談判的進程已被拖延很長時間。

如此情況下,在剩下時間只有一周多的情況下,中共繼續以這種方式放風、改變立場,這讓人覺得未來達成協議的希望渺茫。中共在某種程度上似乎已下決心準備好不簽署這協議,準備好面對中美關係未來的急劇惡化。

這種急劇惡化在過去一年多來的貿易談判進程中和過去7年以來新政府的各種非理性表現中得到證實。

中共高層政治裏面有兩種力量、兩種路線的鬥爭。一方面是理性、溫和、自由派的儒家官僚,也是被稱為「投降派」的這批人的路線,另外一方面是最高元首代表的非理性路線。他們之間的較量才造成目前這種困難。

國內非理性外交得勢,有種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夜談判崩潰之感

吳強表示,中共的強硬立場是在拖延一年多以後宣誓的,其背景則是美國最近通過的關於香港和新疆的兩個人權法案。對此中方宣傳調門非常高,有「13連發」、「8連發」等各種強力文宣攻勢,讓人想起1964年中蘇間的「大論戰」,其實現在的調門比那時還高。

其實從理性的角度看,關於香港的法案已經通過了,就不應該讓香港問題影響中美在戰略上的關係維持。香港問題或新疆問題都是些已經不可改變的,全世界已經形成共識的問題,中方借這些問題保持強硬立場,實際上是不理智、不理性的外交。這種外交正加速中美關係的惡化。這種惡化在過去7年中不斷進行,不斷加速。

這種加速一方面表明中國內部政治中牽制性力量或建設里力量正越來越困難。當然也並不是沒有。中國民眾也並不都被民族主義情緒給煽動,還是有各種聲音,有各種溫和派、自由派的聲音,希望中美保持友好關係的聲音,中產階級、知識分子的聲音,只不過這些聲音現在都被壓制下去了。包括官僚體系內部所謂的「投降派」、實用主義的技術官僚、儒家官僚們,他們的聲音和力量目前看來也是被壓制下去了。

吳強認為,這是這次中共下這樣決心的國內政治背景。這讓他很悲觀,似乎是一個歷史轉折點要到來,很有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夜談判崩潰的感覺,儘管現在談判還不一定會崩潰。

北京打「強硬牌」為安撫國內民族主義情緒,表明自己不向「美帝」低頭

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教授葉耀元表示,中共過去打「模糊戰」是有其用意的,因為美方開出的條件,對中共來說,答應的可能性不高。

這種情況下中共當然只能跟美國打「蹉跎戰」,用漸進方式去跟美國談判。但最後到底能否有一個特定的結果,答案都還是未知數。

另一個角度來看,今天中共突然變得那麼直白,突然把底牌露出來,表明這就是他們要的,這就是中共北京政府的基本立場,這麼做其實不見得完全是給美國看。

今天中共突然持這麼強硬的態度跟美國談貿易戰問題,主要原因還是為安撫國內強大的民族主義勢力。如果跟美國談判過程中示弱,那麼在中國的民族主義者看來,這某種程度上就意味着中國的失敗。

今天中國所面對的,且不說外患,就說在新疆和香港問題上面,北京政府必須向國人展現一種強硬態度,表明中國在應對其他強權時絕對不會低頭,中國會堅持到底。

與其說這張牌是打給美國人看,倒不如說是打給中國人自己看的,就要讓中國人覺得,北京政府會維護中國人的權益,北京政府不會向所謂的「美國帝國主義」低頭。

中共拖延,美國也知沒戲,雙邊達成共識可能性越來越近零

葉耀元認為,中共這一切的喊價,不管說它是漫天要價,還是討價還價,其實說到底都是中共的拖延戰術。也就是,不管你今天怎麼喊,不管你今天喊要完全取消關稅,還是要把關稅降到10%以下或5%一下,這其實都沒有所謂,因為美方都不會答應這些要求。

美方就是要跟你繼續談下去,要確保中國市場的自由化,要確保雙邊的貨品貿易和投資是在公平的條件下進行的。這個條件,其實美方自始至終都知道,以現在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控制程度來說,這是不可能達成的。只要習近平在位,這事大概就不可能發生。

也就是,美方清楚知道,中共不管如何喊話,如何通過官媒或小道消息放風,其目的都是實行拖延戰術,它並沒有真心想跟美國簽訂協議,找到雙邊的平衡點。

所以,葉耀元強調,正如自己一脈的論述,他覺得中共的漫天要價不是喊給美國人聽,而是喊給中國人聽。這是對中國人說,我們今天不會向美國低頭。

可自始至終中共就沒有想要低頭,美國也知道中共並沒有認真想跟它談貿易條例。從這個角度看,葉耀元表示自己和吳博士類似,對中美貿易談判持悲觀態度,而且是越來越悲觀的態度。現階段來講,兩邊達成共識的可能性已經從過去或許有的10%的可能性降到現在越來越趨近於零。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