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到中年 越活越「寡」(深度好文)

作者:
生活真正的豐富,是樸素與節制。

清代學者顏元有一個著名的修身「三寡論」:

寡染以清身、寡言以清口、寡慾以清心。

古人認為,人生在世應當凈化自我,做到寡身、寡言、寡心,從而使身心達到完美的境界。

深以為然。

人至中年,曲高和寡。

唯有淡若清風,方能自在安寧,活得超然洒脫。

01

寡而不孤,是一種自由。

幾年前,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曾向我傾訴。

他總是感到煩惱焦慮,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不知道該去哪兒,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於是只好呼朋喚友熱鬧一番,也算是一群孤獨患者的狂歡了。

可是久而久之,他卻發現:

即使身在人群中,這種孤獨感依然像毒液般侵入內心,無法褪去。

朋友的經歷,讓我想起了書籍《獨處的充實》中的一個理論:

如何判斷一個人究竟有沒有自我呢?

就看他能不能獨處。當他一個人待着時,是感到百無聊賴,難以忍受呢?

還是感到一種寧靜、充實和滿足。

誠然,現代社會中的匆忙和喧鬧,才恰恰暴露了人們內心的孤獨與焦慮。

當我們學會不依靠外界的刺激和娛樂來麻痹自己,才真正解除靈魂的枷鎖。

記得陳道明在《楊瀾訪談錄》里說過,自己一上酒桌應酬就感到煎熬。

除了不愛酒以外,更多還是因為他真的覺得沒什麼好說的,尤其和是那些醉到神志不清的人。

後來,無論什麼人約他,他都乾脆推掉不去。

即使閑來無事,他也更願意一個人呆在家裡,彈彈鋼琴,讀讀書,享受獨處的時光。

很喜歡余華在《在細雨中呼喊》中的一句話:

「我不再裝模作樣地擁有很多友人,而是回到了孤單之中,以真正的我開始了獨自的生活。」

人到中年,和而不群。我們喜歡獨處,但並不孤獨。

就像一百多年前,哲學家梭羅在瓦爾登湖邊的小木屋裡獨居兩年多一樣。

朋友們認為他一定孤獨吧,可梭羅卻覺得怡然自得。

梭羅說:

「即使是與最優秀的人相處也會使人厭倦,而在獨處時,我做回了自己。」

生命本就是一場孤獨的旅行。

無論你趕赴多少熱鬧,躋身多少繁華,終將要脫下偽裝,學會與自己相伴。

不迎合,不遷就。

真切地感受聆聽內在的聲音,這何嘗不是一種自由?

02

沉默寡言,是一種修行。

最近,在梁實秋的《浮生若夢》中看到一個有趣的記載。

北宋時期,文臣劉器做事很有一套,每每有人來探望,他都不開口,有時候整整一天都沒有一句話。

來客倦怠了想辭去,劉器也不應允。有人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劉器卻答:

「能終日矜持端莊地坐着,而不東倒西歪打哈欠,這樣的人,一百個當中難覓一二。而能夠做到的,必定是貴人。」

梁實秋看到此記載後,想起一位沉默寡言的朋友,於是他有意要考察朋友的定力。

後來,朋友來看望他時,二人對默而坐,不交一語。

他遞一聽香煙,對方便接一支;

他獻一杯茶,對方便品一口,自始至終沒說一句話。

而那次造訪,梁實秋一直都無法忘懷。

兩人既沒有什麼可說的,也沒有離去的必要,一切都自然發生,自然結束,可謂是一場最愜意的交流。

周國平在《安靜的位置》中寫道:

比起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人,有時更喜歡和不愛說話的人待在一起。

那種「不用聽廢話,更不用逼自己講廢話的感覺,讓人心情舒暢。

人生起伏跌宕,閱盡千帆才終於明白:

沉默,是人生最好的武器,也是最好的解藥。

之前,在一本書中看到,作家賈平凹生平不喜多言。

最初是因為他不大會講普通話,所以他更喜歡安靜的聽人講話。

後來有一次,他同一位朋友去北京,朋友雖會講普通話,但卻有些口吃。

那天,正巧有一個同樣口吃的路人上前問路,朋友一言不發,直到路人走後,朋友才解釋道:

「人家也是口吃,我要回答了,那人以為我是在模仿戲弄。」

這次經歷給了賈平凹極大啟發。至此,他才明白:

原來,真正的會說話,不是善於言談,而是適時沉默。

就像作家王小波所說的:

「從話語中,你很少能學到人性,從沉默中卻能。假如還想學得更多,那就要繼續一聲不吭。」

人生過半,經歷過世事的紛繁複雜,才愈發懂得了沉默的樂趣。

而我們也終將學會讓浮躁的心沉澱下來,以柔軟舒適的姿態面對一切。

03

清心寡欲,是一種豐富。

曾經聽阿爾及爾地區的人說,他們當地有一種猴子,非常喜歡偷吃農民的大米。

後來農民根據它的特性,發明了一種捕捉方法。

他們把一個葫蘆型的瓶子系在大樹上,並在裏面裝滿了猴子最愛吃的大米。

這種瓶子的設計,剛好可以讓猴子把爪子伸進去。

但若想抓大米出來,則完全不可能,除非它能剋制自己的慾望。

而這種猴子卻十分貪婪,往往到第二天早晨,它都會死守在瓶子周圍。

這讓我想起了導演北野武的一句名言:

「人這種東西啊,不管外表修飾得多麼光鮮亮麗,剝掉一層皮後就只剩下了一堆慾望。」

其實,每個人的前半生都像那隻無法掙脫慾望的猴子。

人至中年,品嘗過世間百態後,才終於理解:

生活真正的豐富,是樸素與節制。

前不久,45歲的音樂人李健憑藉《我是歌手》、《中國好聲音》等節目再度爆紅。

很多商演和廣告都找上了李健,但他卻拒絕了一切活動,躲到了國外,專心做音樂。

有人說李健難得,拒絕名利。

但他卻說:「我不是拒絕名利,只是不想讓名利消耗對生活的熱情。」

一直以來,李健都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任憑外界如何浮躁喧囂,他都始終過着低調寧靜的生活。

很多人不知道,李健曾經是水木年華的一員,但在水木年華最火的時期,李健卻淡然退出。

他說:「所有的音樂都是動次打次,很燥,很喧囂。我就想做一些比較安靜的音樂。」

於是,他遠離名利場,在一片麥田的郊區里寫下了《風吹麥浪》。

聲音資源加載中...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半生已過,寧靜致遠。

我們終將學會清除內心的雜念,感受這人間的至味清歡。

楊絳先生曾經說過: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到了一定年紀後,就會明白:

寡身,才有歡愉;寡言,才是智慧;寡心,才懂擁有。

餘生不易,願你我都能學會向內探索,擯除繁雜,與心靈深處的自己對話。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哲學人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