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立法控制國企 退休人員分離或引動蕩

近日,中共接連通過了多個條例,用行政法規等立法手段確保黨控制國企。專家分析認為,在貿易戰和經濟下行的雙重夾擊之下,2019年中共危機四伏。把國企退休人員分離出去,全部移交街道,或將引起社會動蕩。

陸媒報導,11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中國共產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和《中國共產黨國有企業基層組織工作條例(試行)》。會議由習近平主持。

會議強調,「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要加強黨對國有企業的全面領導,「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各環節,把企業黨組織內嵌到公司治理結構之中,明確和落實黨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把國有企業基層黨組織打造成為堅強戰鬥堡壘。」

此次會議被外界解讀為中共堅持黨領導一切,堅決不做結構性的改革,正式宣布往回走。

此外,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關於國有企業退休人員社會化管理的指導意見》。要求2020年年底前,將尚未實行社會化管理的國有企業已退休人員移交街道和社區實行社會化管理。

國有企業退休人員的醫療等社會保障實行社會化管理,與原企業分離;黨組織關係轉入街道和社區黨組織;人事檔案實行屬地集中管理。國有企業一次性計提或支付退休人員統籌外費用。國有企業現有專用於退休人員的服務場所、活動場所、設施設備等,無償劃轉給街道和社區。

對此,網友紛紛表示,「發不着錢,找街道,甩包袱了!」「地主家餘糧真不多了。」「拿不到退休金就找街道,是這意思嗎?」「給國企減負,給社會增負。以後由廣大P民交納的養老金來養他們。」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向大紀元分析表示,2019年被中共稱為「基層年」,因為2019年中共危機四伏,烽煙四起,它都不知道形勢會怎麼發展,所以在亡黨危機的驅使下,對社會全面加強監控,把矛盾消滅在萌芽之中。其中一個突出的措施就是加強基層控制。

他表示,「共產黨是個成熟的流氓,它非常清楚基層是它的弱點。今年一些強制性的措施,比如農村的大喇叭(宣傳)工程;所有的公安派出所減負,在一線增加警力;高科技監控遍布各個角落;對網絡上的空前嚴格封鎖等,就是要把維穩壓向第一線。」

11月27日,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六次會議通過《北京市街道辦事處條例》,為街道賦權,街道辦可統一領導區政府工作部門派出機構,統籌管理和安排下沉人員、資金等。

而早在今年4月,北京市社會化管理退休人員「愛國主義教育宣傳系列活動」就已啟動。稱北京市納入社會化管理的企業退休人員已達84.2萬人,將有120萬存量國企退休人員實行社會化管理。

薛馳分析認為,北京2018年驅逐低端人口,最近又出台街道地方法規。這都是中共在今年為了應對政權危機,進行強化基層,使社會控制極端化。街道辦事處本身不是一級政權,但是包括居委會已經普遍行政化,權力很大。

他指出,中共的主觀意圖是要加強基層控制,但是「上面千根線,下面一根針」,地方財政壓力都很大,經濟形勢不好,到處負債,基層這個錢從哪裡來?為什麼掃黑除惡,其實也是為了加強基層控制。

「現在推廣毛澤東的楓橋經驗,一是對基層進行全面管控,二是讓群眾監督群眾。掃黑除惡的實際結果是把那些弱勢群體、把老百姓正當的維權行為當成了掃黑除惡的對象。」他說。

中共甩國企退休人員包袱或引發社會動蕩

新浪網11月25日的一篇來自「資訊有約」的文章稱,國有企業破產後,可能會出現既欠費又停保狀態。這種情況多見於經濟水平落後地區,資不抵債的企業,如東北某些地區的國有企業,尤其是國有煤礦系統。

美國時事評論員田園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國企的問題是中共經濟的一大病根,歷史已久。民營經濟其實在整個國民經濟里占非常重要的地位,劉鶴曾經在一次會議里說民營經濟的分量是「56789」(即民營經濟佔了中國經濟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

田園說,「如果把民營企業刨除,剩下的就是『54321』,這才是國企真正貢獻給中共經濟的。也就是說,國企無論在任何方面,都是沒有辦法跟民企去競爭的。為什麼中共還要拚死了命一定要抓住國營企業?主要最大的原因就是,如果在中國實行真正的市場化經濟,中共對整個中國經濟的控制就會全盤失去,它會徹底被打垮。」

他指出,國企補貼的資本成本,無償的土地使用成本,銀行貸款的貨幣成本,壟斷收益,這四大優勢才支撐了中共國企。中共為了讓這些形同殭屍的企業活下去,它最大的手段就是使用各種各樣的補貼,這也是中美兩國在貿易戰談判中最大的一個癥結所在。

田園表示,由於國企的機構過於臃腫,效率過於低下,早已資不抵債。按照國際標準資產債務表,早就應該屬於破產的範疇了。中共做出的辦法一個是搞債轉股,把債務轉移到中小股民和機構持股者頭上;再一個中共退休人員全面從大中型國企中分離出去,不讓企業去負擔退休工人了,讓街道、讓城鎮去負擔。讓中共的國有企業繼續苟延殘喘下去,繼續僵而不死。

「當然中共這麼做完全不是出於對退休工人的善心,它有另外一個非常邪惡的用心。」他說,「以前這些企業對這些工人的控制,中共認為還不夠,現在就要由街道對這些退休工人進行控制。中共對訪民用什麼來控制?就是用街道委員和街道派出所來控制的。不但要把國企的包袱甩掉,還要對這些退休的人實施全面的控制。」

將社會職能從國企轉移到地方政府需花費巨額資金。田園指出,到底中共的這些殭屍國有企業到底能給社區提供多少錢,到底能不能滿足這些退休工人的退休金的福利?因為中共的法規裏面並沒有什麼相關細則,這裡面就留下了無窮的弊病,給予了中共貪官污吏各種各樣的機會。

「現在農民工出現失業潮,如果街道上繼續有退休金、福利金方面的問題,會不會引發社會動蕩,應該觀察下去。是很有可能的。中共這些措施、法規的出台,真的可能是引發社會動蕩的先聲。」他說。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