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孔誥烽:北京指望的「沉默大多數」 是不存在的

—親北京的「沉默大多數」 在香港不存在 在世界也不存在

作者:
在世界各地,當社會經歷激烈社會運動之後,公民往往都會期待社會快點恢復常態與平靜。保守、反運動的政客捉住這種心理,便會誇大社運帶來的破壞,刺激選民對混亂失序的恐懼,從而爭取選票。社運後的選舉,常常會出現保守派反撲的現象。

在世界各地,當社會經歷激烈社會運動之後,公民往往都會期待社會快點恢復常態與平靜。保守、反運動的政客捉住這種心理,便會誇大社運帶來的破壞,刺激選民對混亂失序的恐懼,從而爭取選票。社運後的選舉,常常會出現保守派反撲的現象。

1968年美國反越戰學生運動高潮後的總統大選,尼克遜(又譯尼克松)便以「法律與秩序」為政綱,呼籲選民中保守的沉默大多數以選票支持他恢復社會安寧。結果尼克遜大勝入主白宮。同一時間在法國,巴黎五月革命學生運動後的大選,總統戴高樂也帶領保守力量以恢復社會秩序為號召,在國會選舉大勝。保守「沉默大多數」的反撲,將1968年的學運與反戰運動推往低潮。

北京一直對香港的「反送中」抗警暴運動強硬鎮壓,為的就是等待運動激化、等待香港出現保守「沉默大多數」的反撲,令運動孤立無援。但結果北京等了又等,從六月等到十一月,民意調查都顯示大多數市民,仍然對政府和警暴的反感大於對勇武抗爭者的反感,保守反撲並無出現。

上周日(24日),香港市民更是藉著北京最有信心、能力與經驗操弄的區議會選舉,空群出來投票表態,支持反建制的力量,以史上最高的超過71%投票率,掃走了大量親北京議員,讓民主派首次控制區議會大多數議席。這一個選舉結果,向北京大聲清楚地傳達了一個信息︰香港並不存在親北京的沉默大多數,香港選民的大多數,都堅實地與抗爭者「齊上齊落」。

香港的抗暴運動在出現了中大、理大之戰的熊熊烈火,在整個香港癱瘓了大半之後,香港市民的大多數,仍然不與抗爭者割席,仍然毫不猶疑地以選票掃走親北京力量,證明市民已經豁了出去,準備與北京作長期抗戰。北京等了六個月,保守的沉默大多數都沒有在這次區議會選舉出現,那恐怕是永遠也不會出現,直到香港人抗戰勝利。

其實過去幾個月,北京也不斷利用它在西方世界的代理人和老朋友,不斷散播香港抗議者都是暴民、強硬鎮壓有理的假資訊。幾個月來,西方不少一直與北京關係良好的中國問題專家,對警察違反指引向示威者頭部發射催淚彈橡膠彈無感、對警察虐打被制服的示威者不發言、對警黑合作無差別暴打市民不作聲、對警察襲擊記者和救護員當看不到。但一到有示威者使用汽油彈、焚燒親建制店鋪時,便忽成為和平使者,出儘力氣在國際媒體撰文譴責示威者暴力。

北京的如意算盤,是通過這些代理人在西方的輿論攻勢,最終也可以動員國際社會中支持北京的沉默大多數,孤立香港。但結果由警察強攻中大與理大引發的激烈衝突,加速了本來進展緩慢的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立法程序,最後參議院火速一致通過,眾議院也火速通過參議院版本。

更有趣的是,一直定期做全國民調、信譽良好的美國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民調,在最近一次調查除有關美國總統大選、彈劾特朗普等問題,更首次加入了有關香港的問題。結果顯示,61%美國民眾一直在關注香港發生的示威抗議,59%民眾認為香港應該從中國獨立,7%反對,34%無意見,亞裔中支持港獨的民眾,竟然有78%之高。受訪者對「香港獨立」的理解,可能因人而異,但他們都強烈反對北京強硬對港,那就是肯定的了。

看來,支持北京的沉默大多數,在香港不存在,在世界也不存在。那個大多數,恐怕只存在於由言論審查官營造的微信(WeChat)平行宇宙之中。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