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言:揭開中共建立雄安新區惠及百姓的假面紗

作者:

中共打着建立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惠及三縣百姓、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的鮮亮旗號,於2017年4月1日,在容城、安新、雄縣、三縣的大地上,開始了一場瘋狂掠奪式的破壞行為。它們強佔百姓土地,強拆居民房屋,關停大中小企業幾千家。在這過程中,凡對建立新區持有不同言論者,以拘禁、拘留、沒收房產、強行罰款、開除公職、刑事處分等相威脅,三縣百姓有理無處說,有冤無處訴。中共用慣用的高壓手段來壓制、脅迫百姓惟命是從,害得三縣百姓苦不堪言,上告無門。

中共之所以拉大旗做虎皮,開始,用「千年大計,國家大事、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的誘人詞彙來迷惑人心,但當老百姓識破中共的險惡陰謀時,它們就開始大打出手,其暴政本性,在三縣人民面前暴露無遺。無論中共是迷惑、誘惑、欺騙,還是暴政打壓、脅迫,其真實的根本目的,是想要達到順利完成利用人造「風水」,來保住中共邪黨政權。

一、建立雄安新區,中共企圖利用人造「風水」來延緩政權

在雄安新區建設之初,就有一種說法,就是「先有潭柘寺,後有北京城」。「論雄安新區的風水深意——鞏固龍氣」。在中國的風水學中,水為之江,稱之為水龍,山之為脈,稱之為土龍,水龍主富,土龍主貴。用今天的話說,水龍主經濟,土龍主政治。中共現政權主政後,或在他的高參中有這樣的風水學認識,要想保住中共政權的穩固,必須要「水」、「土」二龍匯合才能發揮作用,如僅僅有一樣,則不能成通令天下,因此,中共現政權為了通令天下,保住中共邪惡政權的穩固,不顧三縣百姓死活,只考慮他的「江」和「山」這兩條「水龍」和「土龍」的風水格局。

中國歷史上,歷來被認為北京是天下無雙的土龍龍脈。在中國北方,西起昆崙山,祁連山,賀蘭山,陰山,太行山,東抵達燕山,一瀉萬里的土龍龍脈,自西向東彙集北京。從元代開始,北京徹底成為中國首都之後,一統天下的格局已經形成,即便江山短暫易主,也很快正本清源。但是風水界認為:北京的一個遺憾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埋下,並幾百年後,弊端爆發。弊端就是:土龍過於強於水龍,而且水龍在不斷削弱。

中共現政權和他的高參們據於上述情況,親臨雄安新區視察多次,最後選定容城、安新、雄縣、三縣。因為這三縣以白洋淀為中心,環保水池,水力充足。從風水上看,就是北京統籌津冀兩地水龍龍脈資源和渠道為其所用,以鞏固其所謂龍氣。

在地里位置上看,雄安新區中軸線對着北京城西潭柘寺東邊山上的定都峰。史稱先有潭柘寺,後有北京城。定都峰,是傳說中「燕王喜登定都峰,劉伯溫一夜建北京」的所在地,而潭柘寺、定都峰基本在北京東西向中軸線的延長線上。而雄安新區的中軸線正對着潭柘寺和定都峰。中共現政權利用雄安新區的水域區位優勢和地理區位優勢打造一個為己所用的所謂風水格局,其目的是想達到「水龍」、「土龍」相生相濟,企圖保住其邪黨政權的鞏固,根本不是什麼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更不是惠及百姓,讓老百姓有更多的獲得感,那只是欺騙人民,坑害百姓的一種邪說。其實再好的風水,也不會使中共的邪惡政權得到延緩,因為它是一個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惡組織,不會得到神靈的庇護,它們痴心妄想的做法,只能摧殘、毀壞着百姓的家園。

中共現政權除了利用雄安新區水域優勢打造風水格局,企圖苟延殘喘他的邪黨政權目的外。還利用雄安新區像其他邪黨黨魁一樣,搞個面子工程、政績工程。八十年代,鄧小平搞了個廣東深圳特區,九十年代,江澤民搞了個上海浦東新區,二十世紀,胡錦濤搞了個天津濱海新區,二十一世紀,現政權也要搞個雄安新區。其實,中共邪黨就是拿着老百姓和國家的錢不當一回事,他們肆意揮霍,哪裡還管老百姓的死活。因為中共政權不是民選的政權,所以他們根本不顧及老百姓的意願和民生,偶有施些恩惠,也是為了滿足其邪黨的需要,決不是真正為了國計民生。誰在這些問題上相信了他順從了他,誰就會上當受騙,最終為其陪葬。

二、為滿足風水格局需要,中共橫徵暴斂,肆意妄為,摧殘百姓。

為滿足中共現政權的風水格局需要,中共舉着建立新區,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的這塊遮羞布,到處招搖撞騙,而實際上卻幹着橫徵暴斂,摧殘百姓的罪惡勾當。

幾千家企業被關停遣散,百姓苦不堪言,怨聲載道。近日,通過了解雄安三縣百姓獲知,自2017年4月1日,宣布成立新區以來,中共就開始揮舞着治理散亂污,優化環境的大棒,大打出手,施以斷電、停水、封門、罰款等流氓手段,強行關停了三縣幾千家大中小型企業、工廠,以及家庭作坊。老百姓幾年、十幾年、幾十年,甚至是幾代人嘔心瀝血,苦心經營的生意,一夜之間,就這樣被中共徹底毀掉了。一些被關停、驅散的企業主、老闆,眼巴巴地看着工人離去的身影,雙手撫摸着再也不能運轉生產的機器設備,那種心酸、難過、無奈痛苦的絕望,徹底擊碎了中共宣揚的「給老百姓更多的實惠,讓老百姓有更多的獲得感的騙人謊言。

搶征百姓土地,強拆居民房屋,老百姓罵中共是流氓黑社會老大。過去有誰說中共是流氓黑社會老大,人們可能持懷疑態度,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而今天通過中共建立雄安新區,雄安新區的老百姓,都實實在在的看到了中共的殘暴和邪惡,異口同聲的罵它是流氓和黑社會老大,中共的言行不一和所作所為,已經是有口皆碑,人人共憤。

祖祖輩輩靠土地生存的農民,一旦失去土地,就像失去生命的保證一樣。然而,中共卻不管農民的死活,只要符合現政權大風水格局的需要,你就該無償獻出,寧可犧牲農民利益,也要滿足中共自己。現在新區三縣的土地,中共早以已綠化為名被全部搶征,據為己有。開始建設的用地每畝賠償農民12萬元,只佔不建的用地每畝每年只補償農民1000-1500元。而中共把這些土地搶佔囤積起來後,它們開始高價拍賣。雄安新區掛牌出讓的首宗土地:雄安新區容城縣自然資源局發佈土地出讓公告,擬出讓容東片區XARD-0001宗地國有建設用地共217344.72平方米,容積率為2.7,光是交競賣保證金就是15億。競拍起價為19億,也就是說競拍價超過20億元成交後,每畝價格就是一千萬元。中共從農民手裡12萬元搶過來的土地,一轉手一千萬元賣出去,錢被中共搶去了,可農民永遠失去了靠土地生存的保證。現在雄安新區最流行的一句話就是:掃黑除惡,小流氓遇到了大流氓,小土匪遇到了大土匪?小黑社會幫派遇到了大黑社會幫派。

中共打着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幌子,強拆居民房屋。中共在建立雄安新區風水格局的框架下,哪裡建造什麼,都是根據風水格局的需要,而不是為了老百姓住有所居安排的。凡是有礙風水格局的企業廠房、居民房屋等所有建築物都要強行拆除。時至今日,拆遷二期基本完成,可是大家沒有看到具體的拆遷方案,法律依據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一位在拆遷一線的工作人員談道,我們的工作只是負責和被拆遷戶簽訂《騰退協議》,其它什麼都不知道。如何賠償也不清楚。老百姓祖祖輩輩的家,幾代人的心血,一座座的平房、一幢幢的樓房,就這樣在強拆機車的轟鳴聲中,在老百姓的淚水中消失了。

中共歷來是說一套做一套,經常慣用一些漂亮光鮮的假話欺騙老百姓。他們制定的所有規定只是哄騙老百姓的一個擺設。例如《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第一章》第三條中規定:房屋徵收與補償應當遵循決策民主、程序正當、結果公開的原則。第七條:任何組織和個人對違反本條例規定的行為,都有權向有關人民政府、房屋徵收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舉報。接到舉報的有關人民政府、房屋徵收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對舉報應當及時核實、處理。

《第三章》第十九條規定:對被徵收房屋價值的補償,不得低於房屋徵收決定公告之日被徵收房屋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被徵收房屋的價值,由具有相應資質的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按照房屋徵收評估辦法評估確定。對評估確定的被徵收房屋價值有異議的,可以向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申請複核評估。對複核結果有異議的,可以向房地產價格評估專家委員會申請鑒定。第二十條規定: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由被徵收人協商選定;協商不成的,通過多數決定、隨機選定等方式確定。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應當獨立、客觀、公正地開展房屋徵收評估工作,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干預。第二十七條規定:實施房屋徵收應當先補償、後搬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採取暴力、威脅或者違反規定中斷供水、供熱、供氣、供電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徵收人搬遷。禁止建設單位參與搬遷活動。所有這些規定,看起來對被拆遷的老百姓很有利,可它只是一紙空文,在雄安新區拆遷過程中,一條都得不到執行和落實。

現在整個雄安新區,一片死氣沉沉,村裡的大批人員失業,成了無業游民,沒有了經濟來源的百姓叫苦連天。中共哪管百姓叫苦連天,只為政權苟延殘喘,大搞風水格局的強拆、強建。老百姓有冤無處訴,有苦無處說,大陸百姓只有望洋興嘆,向天申訴。而且還是偷偷的,一旦公開言論,就可能招來牢獄之災。

中共的邪惡本質,在《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揭露的淋漓盡致。中共每做一件事,都是靠淫威、造假、說謊。當初八九年,心懷熱血的學子,走上街頭,要求懲治腐敗,卻被中共收買幾個爪牙當替死鬼,製造成學生暴亂,栽贓給學生。中共宣稱「6.4」事件沒有死一個人,可是清場的槍聲、坦克、軍車的轟鳴聲,卻永遠在人們心中迴響。時隔幾年,法輪大法的傳出,把道德本以急速下滑、瀕臨崩潰的中國社會,迅速引領到,「真、善、忍」的正確軌道上的時候,中共還是舉起了鐵棒,利用各種手段抹黑、造謠、污衊、打壓法輪功。直至今日,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還在遭受着中共邪惡的打壓和迫害。

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國社會和中國人民就會不得安寧,只有拋棄中共,擺脫中共對中國人民的束縛,退出中共這個邪惡的組織,中國人民才有出路、才有希望,才會擁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