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鼠疫初起鬧動中國大陸 官方應對詭秘 北京內蒙居民有話說

鼠疫又稱黑死病,歷史上曾多次爆發疫情,導致數以千萬人計死亡。在非洲豬瘟爆發之後,中國大陸出現鼠疫確診病例,加上官方信息不透明,是否引發公眾恐慌?又或是,由於官方封鎖消息,維穩「得力」,公眾不知並不恐慌?

霧霾中戴口罩出門的北京居民。

北京市朝陽區政府11月12日晚通報,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有2人經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北京市衛健委16日指其中一名危重患者的病情目前還在加重。17日,內蒙古衛健委通報中國大陸第三宗鼠疫病例被確診,內蒙古錫林郭勒盟鑲黃旗巴音塔拉蘇木採石場一名男子被確診為「腺鼠疫」患者。該患者與之前已在北京被確診染上鼠疫的兩名內蒙古病患之間並無關聯,顯示此次大陸鼠疫疫情或有多個疫源地。外界擔憂疫情或已擴散。

另外,在網傳內部文件曝光黑龍江省政府駐京辦所屬的北京黑龍江賓館有住客疑似感染鼠疫後,大陸媒體向黑龍江省政府駐京辦求證,被告知疑似鼠疫患者已被排除。但主管疾病防控的官方機構卻並未回應此事,官方處理手法引起質疑。

鼠疫又稱黑死病,歷史上曾多次爆發疫情,導致數以千萬人計死亡。在非洲豬瘟爆發之後,中國大陸出現鼠疫確診病例,加上官方信息不透明,是否引發公眾恐慌?又或是,由於官方封鎖消息,維穩「得力」,公眾不知i並不恐慌?

本台記者在北京時間18日電話採訪了鼠疫確診病例相關的北京和內蒙古的居民。

北京居民很恐慌:就跟2003年鬧非典似的

北京居民野靖環女士:肯定是很恐慌,反正我周圍的朋友都很在意這個事。大家一個是自己做好防護,出門戴口罩。再一個,家裡人孩子,我們自己也說:醫院就盡量不去了。自己都準備了一些葯,我們這裡王峭嶺專門給大家配了一些方子,按照原來一個大夫的方子配的。如果是一般的感冒就在家裡治了,不要到醫院去,他那個藥方也挺有效的,中藥。家裡退燒藥也準備一點,這個需要。盡量不到公共場所去。上託兒所還得上,我孫子上幼兒園還得去,因為幼兒園現在沒有發燒的、沒有流感,這種癥狀都沒有,所以就去。

記者:幼兒園有沒有集體的防範措施?

野靖環:反正我孫子的幼兒園沒有。我孫子的幼兒園每天早上都有3個大夫在門口檢查,給每個小孩做一個特別簡單的檢查,拿一個小手電照嗓子,看看眼睛、鼻子、嘴有沒有特殊不好的地方,然後再看看手有什麼情況。看完以後才讓你進幼兒園。

記者:民間百姓之間對鼠疫有什麼說法?

野靖環:自己家的親戚朋友,還有我們這一伙人,但是大家還是非常注意的。這次709家屬會見王全璋,李文足不讓原姍姍去了,因為原姍姍帶着孩子太小了。她也不帶着他兒子去了,怕小孩抵抗力差。現在就只能採取一些這樣的措施。医院裏現在不知道,我沒去過醫院,現在醫院情況不知道。

北京趙先生:內蒙昨天又發現一個鼠疫,一共有3個了吧,有一個已經病危了,可能,已經下死亡通知書了。有一個還住院,昨天又新發現了一個。他們說內蒙鬧鼠災呢。現在北京人很緊張,因為它屬於甲級一級傳染病。把朝陽醫院封了,現在又傳說把兒童醫院也封了。官方讓群眾少接觸外人,戴口罩。那也得上班,不上班成嗎?

記者:老百姓自己覺得恐慌嗎?

趙先生:恐慌,就跟2003年鬧非典似的。現在一般都不敢在外邊吃飯。(官方)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措施,反正就宣傳一下。

記者:老百姓自己有什麼防範措施嗎?

趙先生:老百姓就是買點口罩、買點消毒液。出外穿一套衣服,回家把這衣服換了,穿家裡的吧。就這樣,沒別的辦法。

民間當然有說法,說:得,老百姓的災難又來了,老背幸。物價暴漲,再加上病,沒好日子了。

李先生:我前兩天坐公交、地鐵,有一對男女說,女的可能是醫院的工作人員吧,說:醫院出現了,得戴口罩。別這時候出問題,他們倆趕緊把口罩戴上了。但是北京這樣的病例不多,多數人還沒有特別在意。

記者:這個人是哪個醫院的?

李先生:不知道,但是我看到網上的消息好象是朝陽醫院。(記者:醫院注意防範)對對對,他們比較警覺,但是普通老百姓因為看到新聞中並沒有特彆強調這樣的事情,所以普通老百姓並沒有特別在意,好象。看到商場裏面都沒有戴口罩的,基本上沒有戴口罩的。

記者:公共場所有什麼變化?

趙先生:感覺好象沒有明顯變化。

疫源地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居民反應平平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居民一:感覺離自己很遠。

記者:有什麼防範措施?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居民一:政府現在,聽政府大力宣傳,然後不讓玩土(撥鼠)什麼的,其它的沒見。

記者:有沒有你們當地病人送到北京或當地的醫院?

居民一:我們當地的沒有,內蒙的好象有兩例。兩例,一個說是送北京了,一個好象控制住了。我們當地沒有,那是別的區縣的。

記者:民間有什麼說法?

居民一:我們好象誰也沒感覺,就說是出去開會的時候,看看是不是鼠疫,沒有就去,要是有的話,就不去(開會了)。

記者:大家比較重視?還是覺得無所謂?

居民一:好象跟自己沒關係。哈哈哈,好象離得很遠。

記者:你們覺得這個病害怕嗎?

居民一:它是治癒率5%,我就說,人多的地方別去。然後亂七八糟的甭吃。別的孩子住校,我們家的孩子跑校,我說:回來吃的乾淨點就行了。至於別的,人們也不重視,好象是。孩子好象覺得離自己很遠,沒關係。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居民二:沒感覺到有啥異常

記者:鼠疫,你們在那邊聽說一些情況了嗎?

居民二:聽到了。

記者:什麼情況?

居民二:好象有兩個住院的吧。不是我們當地的,是別的地方的,我在新聞上看到的。我們這裡已經召開會議了,進行防控了。

記者:民眾反應怎樣?

居民二:也都挺正常的,我們這邊原來頭幾十年也發生過,日偽期間發生過鼠疫,通遼地區。現在百姓都沒感覺有啥異常。

記者:鼠疫在發生地區是怎樣發生的?

居民二:這個我不太清楚,我也是在網絡上看到的。現在百姓都沒感覺到有啥異常,現在百姓都正常的生活。

記者:它是怎樣傳染的?

居民二:這個我不太清楚,我也是在新聞、網絡上看到的。今天這裡就召開會議了。我也聽宣傳,也沒感覺到有啥異常。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居民三:當地沒有防範措施

記者:你們那邊聽說有鼠疫病人,有嗎?

居民三:有,兩個。

記者:有兩個了?

居民三:錫林郭勒盟的,

記者:男的、女的?

居民三:我不知道。

記者:這兩個病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居民三:在北京。

記者:你們當地有什麼防範措施嗎?

居民三:當地沒有,我們還正常生活。

官方維穩第一的思路和手法令人擔憂

目前中共官方對有關鼠疫疫情的處理不透明,而且更着重以維穩相關的「闢謠」、刪帖和防範媒體報導等。據《紐約時報》的報導說,他們的記者曾看到一份指令,中國審查機構指示國內的在線新聞聚合網站屏蔽和控制有關鼠疫的新聞和討論。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對本台表示,「中共並不是以能夠把真實的信息告訴公眾出名的,它最大的特徵就是隱瞞消息。我們知道在2003年的時候,就是SASR爆發的時候,中共也是隱瞞疫情,而且說了很多很多假話謊話,最後導致就是說因為民眾在沒有防禦的情況下,而且香港也在沒有接到通知的情況下,結果發生的這個SASR疫情非常嚴重。所以說中共說什麼,這個是不能聽的。因為它本能的第一個做法就是要穩定情緒,就是以維穩這種思路來處理疫情,但是疫情不是靠維穩可以能夠做到的。所以我覺得在這方面就是說透明、公開、準確對於疫情應該是這樣子來對待的,就是說盡量讓民眾能夠知情。但是中共現在顯然是在盡量的掩蓋,盡量的讓民眾得不到真實的消息,它認為這樣就可以使社會穩定了,我覺得這個思路是錯的。」

從醫多年的前中國知名軍醫汪志遠對本台表示:「這從以往的經驗,包括薩斯的過程以及中共的本質,一貫撒謊的本質,鼠疫這件事情可能不止兩個人的問題了,中共只露出兩個人,那就不止了,那可能情況就比較嚴重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田溪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