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曾錚告訴美國頂級國安智庫:解體中共比想像得要容易

美國華裔作家兼自媒體人曾錚女士在10月份接受美國頂級國家安全策略智庫「安全策略中心」(CSP)的專訪時,就美國如何能夠有效阻止中共霸權對美國的侵害發表了她的看法。曾錚認為,對中共的侵害僅僅是遏制是不夠的,要主動摧毀它,而摧毀或解體中共並沒有人們想像得那麼難,而且成本也不會很高。

美國華裔作家兼自媒體人曾錚女士。

美國華裔作家兼自媒體人曾錚女士在10月份接受美國頂級國家安全策略智庫「安全策略中心」(CSP)的專訪時,就美國如何能夠有效阻止中共霸權對美國的侵害發表了她的看法。曾錚認為,對中共侵害僅僅是遏制是不夠的,要主動摧毀它,而摧毀或解體中共並沒有人們想像得那麼難,而且成本也不會很高。

以下內容是由「良知媒體」翻譯自「安全策略中心」對曾錚採訪後的英文報導:What is the Best Strategy to Protect Americans from an Aggressiv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中文翻譯經過曾錚本人修訂,並於11月5日發表在曾錚的個人網站上。

何為阻止中共霸權侵害美國的最佳策略?

MEDIA媒體報導,COMMENTARIES時評

美國頂級國家安全策略智庫「安全策略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Policy, CSP)對曾錚的專訪

(曾錚註:以下問答的簡短版本已於10月下旬在「安全策略中心」會員期刊上發表,並發送到全美「安全策略中心」會員。)

問題1:您的故事令人心碎。它揭示了一個殘酷的現實,這是十四億中國人每天都必須面對的恐怖,而不是像許多美國人認為的那樣,已經成為歷史。美國人對您的故事有何反應?

曾錚:當得知我的可怕經歷時,美國民眾通常會表示震驚、同情和支持。美國國會還通過了多項決議,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基本人權。

但是,在美國政府層面,所做的可謂是少之又少;而對此無所作為的後果是可怕的,儘管許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如果我們回顧過去20年左右的時間,可以看到有兩件看似無關的事在同時發生:

1、對法輪功,以及隨後延伸到對其他宗教團體和少數族裔,包括基督徒,藏族人,維吾爾族人,藏傳佛教徒等等的殘酷迫害。

2、自從美國將中共的人權記錄與其最惠國待遇脫鉤、中共於2001年被允許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國大陸經歷了快速的經濟增長,並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是以許多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的。

中國大陸之所以能夠保持如此快速的GDP增長,原因包括:

1)規模爆炸式增長的「按需殺人」的人體器官販賣「產業」,這個「產業」為中共帶來了天文數字的血腥收入,每年進行的器官移植數量在6萬到10萬例之間(詳見:https://endtransplantabuse.org/an-update/)。僅一個人的器官就可以賣到50萬美元。(資料來源:https://dafoh.org/overview-on-forced-organ-harvesting-in-china/)

2)中國大陸各地數百萬被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已成為中共的免費奴工。這些免費的奴工用汗水和眼淚製作的無人工成本的產品充斥了美國市場,並極大地影響了美國的製造業。

如今,當世界「突然」感受並看到中共霸權的擴張時,人們應該意識到,正是由於世界保持沉默,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制止中共對其本國公民的殘酷迫害,中共才能在世界上大行其道,並擁有霸凌他國的能力。

世界的不作為,和對中共的屈服,讓中共相信,只要它有足夠的金錢和權力,它就可以不受任何抵抗地在全世界橫行霸道。

問題2:參議員羅恩·約翰遜建議說,「對美國而言,最好的防禦是擁有強大的經濟並重整軍威。」根據您與公職人員互動以及在世界各地講述您的故事的經驗,您是否相信這是保護美國人免受中共霸權侵害的最佳策略?

曾錚:強大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力量對於遏止中共確實非常重要,但前提是,我們必須明確展示,我們有意願使用這樣的實力。

另一個重要問題是,只要中共存在,它就不會停止對無辜人民的迫害,也不會停止推行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努力。

什麼叫「人類命運共同體」?用通俗的語言來解釋這個偉大的「中國夢」,或「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那就是中共要重新構造一個以它自己為中心的新的世界秩序。

這其實只不過是「偉大」的「共產主義夢想」的另一種表述方式。在1848年出版的《共產主義宣言》中,其表述形式是:「用暴力推翻一切現存的社會制度」。

因此,為了維護美國乃至世界的安全與和平,僅僅遏制中共是不夠的。我們應該主動尋求讓其徹底解體的辦法。

請不要對「解體」這個詞感到震驚。我們曾經主動尋求摧毀蘇聯、薩達姆·侯賽因政權,ISIS和本·拉登的基地組織。為什麼我們不應該對中共做同樣的事情呢?就系統地謀殺無數無辜公民來說,中共的邪惡程度絕不亞於以上那些美國曾經摧毀過的政權。

但是,中共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在一定程度上成功地腐化了這個世界。它腐蝕了許多西方政客、跨國公司和華爾街,使他們拜倒在金錢和權力面前。那些政客和大公司被「收服」後,開始為中共的腐敗利益,而不是本國人民的福祉而服務。

中共的這個獨特性,使它比美國曾經摧毀過的其它邪惡政權要更加危險,危害性也更大。

不過,好消息是,摧毀中共其實比我們想像的要容易得多,成本也低得多。

我個人認為,最有效,成本最低的方法是幫助中國民眾在中國境內外獲得自由的、未經審查的信息,並進而幫助中國民眾推翻中共。我相信,當中國民眾認識到中共所犯下的所有令人髮指的罪行,並能認同、接受文明世界的普世價值後,他們就會起來推翻中共。

如果我們能夠致力於開發能拆除中共防火牆的技術和設備,並使所有中國人都能自由上網,那麼中共就很難繼續欺騙和愚弄中國民眾;中國民眾才有可能自行起來,推翻中共。

美國國會已經提出《2012年全球互聯網自由法案》和《2015年全球互聯網自由法案》等等保障自由網絡的法案,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拿出足夠的政治意願,來實施這樣的法案。

除了幫助中國人民自由上網外,美國可以做的另一件事是認清美國需要何種媒體來應對這場由中共發起的當代「特洛伊戰爭」,並全力支持這樣的媒體。我在去年9月發表了一篇文章,專門討論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何種媒體來應對當代特洛伊戰爭?》

此外,經濟手段也可以非常有效。也許川普總統與中共進行貿易戰的最初目的,並不是要摧毀中共;但是,如果他能堅持其最初的動機,即糾正兩國之間的不公平貿易關係,並堅持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那麼最終的結果可能同樣會導致中共政權的終結,因為中共的經濟發展是基於諸如竊取、操縱貨幣、強制性技術轉讓、補貼等不可持續的模式之上的,一旦西方不再允許中共這樣無休無止地利用西方,中共的這種所謂經濟「發展」就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

如果美國政府能夠更一步採取更多的金融和經濟措施,如金融制裁、將中共公司排除在美國股市,甚至銀行和美元清算系統之外、實施石油禁運,等等,那麼中共可能會更早崩潰。

不過,問題同樣是: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政治意願去實施這些措施?我們如何定義和看待中共?

問題3:中共剛剛慶祝其建政七十周年,但據估計中華文明已有五千多年的歷史了。共產主義之前中國已有豐富的文化和政治歷史。我們如何鼓勵世界領導人和國際組織譴責中共的殘暴行為,並同時尊重中國人民?

曾錚: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始終將中共與「中國」及「中國人民」區分開來。在談論和撰寫有關中共的罪行和殘暴行為時,我們應始終使用「中共」,而不是「中國」。

這樣,我們可以幫助人們認識到中共不是中國,也永遠不會代表中國人民。反之,是中共劫持了中國及其公民,並將中國和中國人民用作「人質」,來對付全世界。

我們應該幫助中國人民脫離中共,與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一起,致力於摧毀中共。

再強調一次,只有中共不復存在,世界才會安全。

問題4:人們如何幫助您傳播有關您的故事,並揭露中共政府的所作所為?主辦《自由中國》放映會?閱讀並分享您的書?還是邀請您演講?

曾錚:是的,主辦電影《自由中國》的放映會,閱讀和分享我的自傳《靜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 One Chines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並邀請我演講等等,都可以幫助傳播真相。

另外,我也有一個個人網站「曾錚的世界」,一個臉書專頁和推特帳號。請訪問我的網站,在社交媒體上關注我,並幫助我分享為中國爭自由與人權的信息!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美國華裔作家兼自媒體人曾錚女士的個人網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