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中央黨管一切不得了 蘋果5元跌到3毛賣不掉 揭秘市民為何吃不起 居民債務超85%閥值

Image result for 習近平當局高調強調中共必須控制中國方方面面

圖:果農賣不出去的蘋果堆積在地上

最近習近平當局不斷高調強調中共必須控制中國的方方面面,黨要領導一切。中共違背市場經濟規律的做法,必然釀出苦果。中國蘋果5元跌至3毛賣不掉,市民卻吃不起,而中共強行扶貧要求農民大面積種植蘋果,是主要原因之一。而且中國物流費奇高,出現黨干預下的奇葩現象:空運美國比國內運輸便宜很多。另外,中共壟斷收費,雜費多如牛毛,嚴重打擊生產和物流。大陸學者指,當前中國居民債務槓桿率真實水平很可能已經超過85%這個閾值。美媒說,2020年將有高達2830億美元的地方債到期,這恐將醞釀另一波金融危機。

習近平當局高調強調中共必須控制中國方方面面

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星期二授權發佈《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該決定由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在10月31日通過。

「決定」共十五項內容,主題是強調推進習近平所提倡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必須堅持由習近平掌控的中共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黨的科學理論,保持政治穩定」。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決議說:「必須堅持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中共黨管一切的做法,違背市場經濟規律,必然釀苦果。甘肅禮縣的蘋果大豐收,但價格低的嚇人,果賤傷農,中共強行農民大面積種植蘋果,是主要原因之一。

中國蘋果5元跌至3毛賣不掉,市民卻吃不起

據大陸官媒報道,甘肅禮縣的花牛蘋果,在去年地頭批發價是5元左右,大蘋果能賣到更好的價格。但是今年花牛蘋果卻賣出了「白菜價」,有些果農樹上的花牛蘋果低到3毛錢一斤也賣不出去。

不少果農把賣不掉的蘋果,當作落果低價處理給果汁廠,由於果農很多,往往需要等上一兩天才能進入到果汁廠里銷貨。有些蘋果太長時間賣不出去,就直接爛在了地里。

果農的蘋果價格暴跌還賣不掉,表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今年蘋果產量大增。而產量大增一方面是因為今年蘋果大豐收,另一方面和種植面積不斷增加有着很大的關係。

中共當局干預市場,扶貧釀苦果

據陸媒報道,近兩年中西部地區地方政府把種植蘋果當成了脫貧的主要措施,大力鼓勵農民發展蘋果種植。很多地方政府為了鼓勵種植蘋果還有相應的補貼。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農業研究人員日前對海外媒體大紀元表示,扶貧政策干擾了行業的正常生產,「比如本來需要種一萬畝,但是扶貧說這個好,繼續加大種,結果種出2萬畝來了。就像我做的這個行業叫飼養菌,政府現在強烈干預,大量搞飼養菌產業扶貧,全國592個所謂貧困縣,有400來個搞飼養菌,種出的菇類也是一樣賣不掉,因為在不合適的地方、沒有(銷售)渠道的地方(種植),你做了人家要不到。」

他說:「政策干預太多,而不是讓它走市場規律的道路,這是中國問題的本源。政府最好退出市場。」

中國物流費奇高,奇葩:空運美國比國內便宜很多

按說蘋果產量大增、價格暴跌,市民們應該可以吃到便宜的蘋果了,但是為什麼超市裡的蘋果價格依然很高呢?

「原因就是中間流通環節、運輸呀、經銷商都要有利潤,還有稅負,導致水果到城市超市,甚至居民的手中的時候,價格就翻了幾倍。」資深媒體人黃金秋說。

廣東果商曾先生也曾向大紀元披露,現在中間運費和物流費用都很高,「國內現在油價很高,一升要6、7塊,還有國內的過路、過橋費也是很高的,比如之前有人做了一個調查,說貨物從上海去到北京,跟上海去到美國,加上各項稅、費,結果是,從上海去到北京成本要高出1/3,空運到美國因為補貼退稅之類的反而還比較便宜。」

中共壟斷收費,雜費多如牛毛

除了高額的運輸費用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農業研究人員表示,政府收費環節的壟斷,也是造成超市裡水果價格高的原因。政府收費除了運輸環節的燃油稅,過路過橋費,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罰款等,還有市場准入費,市場管理費,增值稅,企業、個人所得稅等等。

「還有攤位費也很貴,批發攤點,政府規定就這個地方可以賣,其它地方不能賣,政府控制的有限的攤位,也是一種變相的壟斷。」他補充說。

由於蘋果產量大增,不少收購商們擔心後期轉手時價格會下跌,而運輸費用卻始終居高不下,他們剩下的利潤就微乎其微了,所以收購的意願大為降低。

據報道,今年滯銷的水果不僅僅是蘋果,梨、石榴、冬棗、山楂等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研究:中國居民債務超85%,經濟最大隱憂

 

大陸金融學博士、高級經濟師張啟迪在理財平台「金融界」發表的研究顯示,當前中國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且真實水平很可能已經超過了閾值,也就是85%的臨界值。

研究指,中國居民部門債務面臨的主要問題,不僅僅是絕對水平較高的問題,而且還存在增速過快的問題,甚至有可能出現中國版次貸危機。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2006~2018年,中國居民債務/GDP比率(居民槓桿率)從10.8%上升至52.6%,年均增速為3.5個百分點。並且,自2015年以來有加速上升的趨勢。2015~2018年,居民槓桿率由39%上升至56%,年均增長5.7個百分點,比2006~2014年平均增速還要高2.6個百分點。

另根據中國央行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9月,居民部門債務餘額由年初的47.9萬億上升至53.6萬億。如果以2018年末GDP基數計算,2019年前三季度居民槓桿率由53.2%上升至59.6%,再次上升了6.3個百分點,比去年全年上升的幅度還要高。

報告特別指出,以上來自國際清算銀行的中國居民槓桿率數據還存在被低估的問題。因為國際清算銀行數據的核算口徑中並未包含住房公積金貸款以及P2P、親友貸等民間借貸數據。

鑒於民間借貸數據獲取難度較大,報告僅將住房公積金貸款數據納入居民債務數據進行重新計算。根據《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居民個人住房貸款餘額49845億元。因此,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經修正後的居民槓桿率數據為64.2%。預計2020年底就將超過美國。

居民債務/個人可支配收入是衡量居民槓桿率的另一指標。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8年全國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使用經修正後的居民債務數據計算,截至2018年末居民債務/個人可支配收入之比為134%,已經遠超美國次貸危機時期的水平(117.65%)。

最新研究指,從債務結構來看,近年來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房地產。2008~2018年,居民債務中住房貸款年均增速23.5%。從存量來看,截至2019年9月末,中長期消費貸款餘額為32.86萬億,佔全部居民債務總和的61%。而中長期消費貸款主要就是住房貸款。

國際貨幣金組織認為低於10%可以促進經濟增長,超過30%時中期經濟增長將受到影響,而超過65%會影響金融穩定。但綜合現有文獻,當前中國居民槓桿率可能已經位於閾值(85%)附近,也可能已經超過了閾值。

研究指,居民槓桿率過高將加劇實體經濟結構失衡。Wind數據顯示,2006年末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房地產貸款規模由3.7萬億上升至43.3萬億,房地產貸款佔全部貸款存量的比重也由16.3%上升至28.9%。當前民企面臨融資難貴問題,與資金大量流入房地產市場高度相關,資金分配不合理加劇了實體經濟結構失衡。

中國2830億美元地方債即將到期醞釀另一波金融危機

根據彭博統計,2017年到期的地方政府債券已達340億美元,2018年達1180億美元,今年將達1830億美元,2020年則上看2830億美元。

為了償還債務,中國地方政府未來可能發行更多新債來還舊債。中國國務院已授權地方政府發行3030億美元新債券,來償還到期債券,並支應200億美元新基建、農林、職業教育和醫療等支出。

宏觀經濟專家史崔特(Chriss Street)撰文指出,這恐導致中國面臨潛在的另一波金融危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