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區塊鏈創業者 一定想辦法避免兩三年後被抓進去

—P2P清除計劃

上一個大力鼓勵的行業是P2P,區塊鏈行業創業者,一定要守住底線,雇好法律顧問,避免兩三年後被抓進去。 猶記得,2016年5月,陸金所CEO計葵生就說過,中國的2000家P2P將縮減至200家左右。 那時候行業里忙着擁抱監管,期待着網貸監管辦法的出台,有幾個人相信呢?

1

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完成了一項高難度的拆彈行動。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裏,他們清除了80%的P2P平台,砍掉了60%的借款餘額,穩住了數百萬投資人。

銀保監會最新公布的數據是,截至今年9月末,全國實際運營網貸機構462家,借貸餘額比2019年初下降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各項指標連續15個月下降。

在巔峰期的時候,全行業正常運營的P2P平台達到兩三千家。一直到2017年底,依然活躍着2000家左右的平台。

歷史上,從1982年第一次信託業整頓到2007年第六次整頓,在20多年裡,全國信託公司從六七百家減少到60多家。

整頓P2P,從兩三千家干到400多家,不過三四年時間而已。

按照多個地方政府「一家不留」、「應退盡退」的態度,這400多家平台數量,還在一天天減少。

這就是中國特色的P2P清除計劃。

猶記得,2016年5月,陸金所CEO計葵生就說過,中國的2000家P2P將縮減至200家左右。

那時候行業里忙着擁抱監管,期待着網貸監管辦法的出台,有幾個人相信呢?

2

這是一場極具中國特色的金融風險化解行動,憑藉著「高超的」維穩智慧,實現了完美的軟着陸。

不吹不黑,要是國際上有個金融和平獎,監管者們配得上這項榮譽。

為了完成這一計劃,最重要的底線是不能影響社會穩定。所以不可以明着來,要有技巧、有節奏,要不然容易出事。

於是,從中央到地方,眾多部門聯手,以整治的名義,以備案的名義,以整改的名義,以試點的名義,一步步合圍,一點點擠壓。

2018年,在備案一再延期並且有關部門語焉不詳的時候,所謂的P2P監管的真實面目。已經昭然若揭。

在去年8月的那篇《P2P必須死:無限整改,十面埋伏》中,我說過:

整改不是監管「走幫服」,更不是送溫暖,整改是一場持續加碼的圍獵戰。整改的真實目的越來越明朗,那就是殘酷的去產能:等P2P快死絕了,整改就結束了。

很多從業者早就看穿了一切,但是他們不會聲張,一旦嚇跑了出借人,搞不好自己要坐牢。只好配合著演戲,裝作不知道,想辦法全身而退。

你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人,當然,也無法挽救那些上不了岸的人。

3

通過這場P2P清除計劃,達到了兩個重要目的。

一是極大破除了金融消費者的剛兌觀念。

不管投的是真P2P還是偽P2P,出了事都一樣,早期還有人去維權,很快就都認清現實,等立案了去登記,然後乖乖等官方消息。

這麼一來,作為出借人和債權人的P2P投資者,居然變得跟股民、基民一樣,在踩雷之後高度淡定。有關部門維穩壓力因此大減。

是革命就要流血,銀行、保險、證券、基金、信託,誰做先鋒?算了,還是讓P2P上吧。

二是極大去除了民間金融從業者的妄念。

2013年以來,人們一度以為誰都能做金融,以為金融是穩賺不賠的暴利生意,還以為打上互聯網金融的名義就可以逃避法律責任。

現在好了,所有人幡然醒悟,做金融是要有資格的,不能隨便跟正規軍搶生意,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主次高低。

當然,你可以回到民間高利貸的老路,但是要比以前更低調、更規矩,不然分分鐘將你掃黑除惡。

概言之,在金融這件事上,國人變得更「老實」、更「懂事」了。

4

最近區塊鏈被點名了,要求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不出所料,幣價大漲,原本要涼涼的幣圈起死回生,很多區塊鏈團隊一夜間鹹魚翻身,上市公司恨不得掘地三尺找出自己與區塊鏈的關聯。

但凡稍有記性的人就會知道,對草根而言,這未必是個好兆頭。

曾經,互聯網金融受到舉世矚目,從中央到地方各種示好和扶持,好日子沒兩年,很快就陷入了無窮無盡的風險專項整治。

數字貨幣一定會在中國落地,但是由央行主導;區塊鏈一定會在中國大發展,同樣是巨頭的遊戲。

有時候監管是雪中送炭,有時候是要你命。上面要打掃屋子了,你確定你有資格繼續留在屋子裡嗎?

「歷史告訴我們,正規軍進山,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然而,人類唯一能從歷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