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民國最具有傳奇色彩的馬匪張作霖

張作霖確實是民國最成功的馬匪,他的安國軍政府是世界各國承認的中國合法政府,他也成功的從一個馬匪變成中國的第一領袖。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以西北剿總副司令,國家二號人物的頭銜來到西安。張學良是東北少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對西安地頭蛇楊虎城非常看不起。他經常對部下說:楊虎城這個土匪頭子,土老帽一個。平時張學良對楊虎城態度傲慢,完全是上級對待下屬的關係,有時候還出言不遜。楊虎城忍無可忍決定反擊,在十七路軍迎接張學良的大會上,楊虎城故意說:這位張學良少帥大家都認識吧。不錯,他就是民國最成功的馬匪張作霖大帥的兒子。台下聽到楊虎城這麼說,一片嘩然,張學良大感狼狽,連準備好的講話也沒講就走了。之後張學良認為楊虎城不好惹,開始平等的對待他,兩人很快成為很好的合作夥伴。其實楊虎城的話並沒有說錯,張作霖確實是民國最成功的馬匪,他的安國軍政府是世界各國承認的中國合法政府,他也成功的從一個馬匪變成中國的第一領袖。

殺人離家

張作霖字雨亭,小名張老疙瘩,1875年3月19日出生在奉天省海城縣小窪村(今天叫做大窪縣駕掌寺鄉馬家房村西小窪屯)。

張作霖的父親名叫張有財,是當地一個小商人,張作霖是張有財的第三個孩子。

張作霖出生的時候家裡還不算很窮,張有財經營一個小雜貨鋪,收入比普通農民要高一些。

可惜張有財不走正道,他整天賭博吸鴉片,這個雜貨鋪也因為賭債太多,最後倒閉了。

由於家庭窮困,張作霖在其他親戚的資助下只勉強讀了幾年私塾,認識一些字,文化程度是很低的。

家中因為張有財胡搞變得越來越窮,最後張有財還在賭場遭遇仇家報復不幸喪命。

這給貧困的張作霖家庭雪上加霜。

知道父親被殺以後,年僅14,15歲的張作霖和二哥張作孚發誓報仇。當時滿清政府是極為腐敗的,如果你去報官就先要給一大筆錢,如果不給錢,你連官府的門都進不去。給錢以後,官府就會向被告敲詐,接着再向原告敲詐,最後按照誰給的錢多結案。

所以一般人家都不去官府,寧可自己在茶館裏面調解解決。

當時張家已經赤貧,哪有錢財去給官府呢?

兩個少年決定自己報仇,他們拿着一桿借來的土槍翻牆進入仇人王姓人家。沒想到正好被王家一個女佣人發現,這個傭人以為來了土匪,立即大喊大叫。

張作霖和他的二哥趕快上去將她制服,那個女人被按倒以後拚命抵抗。在博斗期間,張作霖手中的土槍突然走火,當場將這個女人打死。

聽到槍聲以後,王家很多男人拿槍沖了出來。張作霖他們的土槍一次只能打一槍,見寡不敵眾,他和二哥趕快翻牆跑了。

王家不知道是張作霖來報仇,以為是土匪來搶劫,就趕忙報了官,並且行賄了很多錢。

官府很快知道是誰幹的,派人去抓張作霖和他二哥。結果張作霖跑了,而二哥跑慢了一步被捉住。王姓家裡要求將他槍斃,可憐張作霖的母親砸鍋賣鐵去行賄。最後官府說開槍的是張作霖,不是他二哥,將他二哥判處10年徒刑了事。

張作霖二哥坐滿10年牢以後才被釋放,跟着剛剛起家的張作霖幹了一陣子,後來在一次戰鬥中被土匪打死。他二哥的兩個孩子都在張作霖家養着,張作霖把他們當做親兒子一樣。

張作霖殺了人,被官府通緝,在老家自然呆不住了。

他只得先跑到母親王氏的老家鎮安縣(黑山縣),隨後母親也帶着另外兩個孩子趕來了。

王氏的娘家也不寬裕,現在一下多了四張嘴,幾乎揭不開鍋。

張作霖還是一個16歲的少年,眼見全家活不下去,他一咬牙離開了家,隻身去江湖上闖蕩。

當時的中國正處於大清帝國崩潰的邊緣,關內已經亂成一團,老百姓在死亡線上掙扎,而清政府鞭長莫及的關外就更亂了。沙俄和日本軍隊橫行,清政府腐敗,四處都是土匪,人民生活極為艱難。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少年想要生存下去,是極為困難的。

張作霖開始以小生意為生,在街上賣包子、燒餅。但這種小本生意也受到政府的剝削,賣1塊錢東西收5毛錢的稅,幹了一段時間就做不下去了。

張作霖的母親就想方設法給他學了門手藝,讓他在一個有名氣的木匠手下做學徒。張作霖幹了一段時間以後,看到他的師父也吃不上飯,加上工作太累,放棄了成為木匠的打算。

此時他再次失業了,卻又因為受父親的影響,染上了賭博的惡習,整天在賭場裏面混。

這也可以看出他性格強硬的一面,一次幾個債主向他逼債。張作霖居然一手持刀,然後將一隻腳抬起對債主說:好,老子今天賣給你這條右腿你敢要不?說完揮刀就要砍,幾個債主嚇得落荒而逃。

這樣耍無賴終究也不是辦法,最後張因為欠了賭債,被迫再次流浪。

一路以打零工為生,實在不行就只能乞討,最終張作霖流浪到高坎鎮(今營口大石橋市高坎鎮高坎村)才找到一份工作。

他在大路邊的大車店給人家打雜,這也是低三下四的工作。

當時大車店裡主要住的是來往的客商。東北地域遼闊,一個縣城到一個縣城往往都數百公里,光靠步行怕是要凍死在路上,所以一般客商全部騎馬或者趕大車。這樣一來,大車店除了照顧人以外,還要找人專門照顧牲口。

店裡面照顧牲口的工作由一個夥計負責,他是一個半截子獸醫。張作霖跟這個夥計的關係很好,業餘時間也學習了不少獸醫的技術。

可以說,張作霖是很聰明的,他很快成為一個農村的赤腳獸醫,治好了不少牲口,也逐漸開始有了名氣,自己開了一家獸醫店。

當時東北土匪眾多,而土匪大多是騎馬的。他們的馬生病也要治療,如果馬死了,土匪就跑不過追捕的騎馬官兵,自己也就要完蛋。所以土匪對獸醫相當尊敬,他們的行規中明確註明不能搶劫獸醫。

張作霖的獸醫店中也經常有土匪出沒,他之前經常混跡賭場,對土匪流氓都很熟悉,所以也樂於和他們結交。

由此,張作霖了解不少黑道上的事情,也對土匪這個職業產生了一定的興趣。

在當時的亂世下,普通老百姓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張作霖小小的獸醫店很快也被當地官府敲詐勒索,張拿不出行賄的錢來,只好關閉獸醫店去想其他辦法。

此時張作霖身無分文,幾乎要餓死。就在這種絕境下,甲午戰爭爆發。

清政府為了拱衛東北,在東三省大量招兵。張作霖沒有別的辦法可想,只得加入清軍混口飯吃。

20歲的張作霖投靠宋慶毅軍中,當了一名清軍騎兵。

張相貌堂堂,作戰又比較勇敢,很快得到宋慶的提升,成為一個班長,之後又升為排長。

本來似乎一帆風順,沒想到甲午戰爭中國很快戰敗,俄軍乘機出兵佔領東北全境。東北的清軍一鬨而散,張作霖也帶着幾個月的軍餉逃回老家。

回到老家後,張作霖本來想做個小生意,不再從軍了。於是開了一個獸醫店,還娶了趙家廟地主趙占元的二女兒趙春桂,終於成了家。

沒想到剛剛試圖過正常生活,就又走了霉運。

當年跟他有仇的王家聽到他回老家,害怕張繼續報復,立即向官府彙報,官府派人捉拿張作霖。

張作霖無奈,只好再次攜家帶口逃亡,逃到了岳父趙占元家的趙家廟。

當時東北已經成為戰場,到處都是各種帶槍的人。老百姓為了生存被迫組成民團鄉勇以自衛,大部分村莊還修建了寨牆。

趙家廟也成立了一個20多人的民團,但沒有人懂得軍事。在趙占元的推薦下,當過排長的張作霖成為民團的頭目。不管張作霖是否願意,他開始走上東北特殊的軍事生涯,也算走上了江湖,再想脫身就很難了。

馬匪生涯

張作霖性格暴烈,卻頗有軍事才能。這20多個民團小夥子本來狗屁不通,正步走的時候連左右都不分。在張作霖的精心指導下,這個小小的民團很快成為當地戰鬥力最強的鄉勇。

他們幾次打敗了前來騷擾的小股匪幫,名聲大振。

周邊二十多個村子見趙家廟的鄉勇如此厲害,也紛紛要求張作霖來管理他們的隊伍。這樣一來,張作霖的部下達到了一百多人。

當地有個金壽山匪幫很厲害,經常沖入村莊殺人搶劫。張作霖率領鄉勇將金壽山趕走,還殺了他們幾個人,這下他惹禍了。

金壽山是當地一個著名匪首的部下,這股土匪立即出動幾百悍匪偷襲了張作霖的民團。

張作霖的民團並非職業軍人,平時都在家中種田,只有必要的時候才召集起來。此時遭遇土匪的突襲,根本無力抵抗。慌亂之下,張作霖攜帶妻女率眾突圍,先是逃到了附近的大村子姜家屯,繼而又逃往八角台。

在逃亡途中,身懷六甲的夫人趙氏在馬車上生下了一個男孩,這就是張學良,當時是1901年6月3日。

八角台是台安縣的一個大集鎮,張作霖本來是想投靠遼南的土匪首領馮德麟(即馮麟閣),讓他帶兵回來報仇。

但盤踞八角台的土匪頭子張景惠早就聽說張作霖的名聲,他甘心讓權,將隊伍交給了張作霖,自己充當副手,後來張景惠擔任張作霖安國軍政府的陸軍總長職務。

這樣張作霖意外的在八角台站住腳,也開始了自己的土匪生涯。

當時義和團剛剛鬧完,滿清的東三省全部被俄軍乘機佔領,整個東北的清政府都垮了。東北各種軍事力量都紛紛起來,妄圖割據一方,發展自己的力量。

張作霖也不例外,他在八角台駐紮了2年,將手下這批500多人的土匪訓練的很好。

嚴格意義上說,張作霖並非傳統的土匪。

張學良回憶到:我父親並沒有當過打劫那樣的土匪。那他這叫什麼?他就是跟他那些朋友,有十幾個人,做保險隊。什麼叫保險?就是咱們唱戲的那話——坐地分贓。就是你這個村莊我給你保護,你那個村莊我給你保護,你每個月給我多少多少錢。如果有土匪來打你,有什麼旁人在這兒經過,我負責給你打,但是你拿錢。就這麼著。

期間張作霖幾次遇險,跟各種匪幫斗過多次。

剛在八角台站住腳,就遇到一個叫做海沙子的土匪進攻。

海沙子這個人勢力很大,是一個遼西巨匪杜立三的手下,手下有幾百人,幾十條槍,張作霖當時只有幾十人,十幾條槍。

本來雙方實力懸殊,打的話張作霖必敗。但張作霖用江湖道義將了海沙子一軍。

張作霖當眾跟海沙子說:咱倆一打的話就把這個村莊打得混亂了,咱倆對打好不好?你的人在那邊,我的人在這邊,咱倆開槍對打,你把我打死呢,我這個地方就歸你,我把你打死呢,那你的部下歸我。如果你不敢就算了。

東北土匪最怕別人說他膽小,海沙子如果不和張作霖決鬥,一旦消息傳出去,以後他就不能在黑道上混了。

於是海沙子咬牙和張決鬥,兩人同時開槍,結果張作霖手臂中彈,海沙子則被打中頭部,當場就死了。

這樣海沙子的部下都歸張作霖了,海沙子的副手,後來的熱河省主席湯玉麟也加入張的麾下。張作霖的匪幫人數擴充到幾百人,也就幾十桿槍了。

殺了海沙子以後,張作霖的名聲漸漸地響了。當時遼西有四大土匪,其中一股就是張作霖匪幫,他還有個旗號叫做北霸天。東北土匪都知道有張作霖這樣一號人物。

力量強大以後,張作霖就不願意光做土匪了,他一心想做上正規軍。他經常對手下說:土匪做大了,就是皇帝。皇帝做壞了,還不如土匪。關鍵看他會不會混。皇帝老子不比咱多一隻耳朵,官老爺褲襠里不比咱多一個蛋,槍杆子不認官與民,土匪做大了,就是官。

2年之後,東北局勢有所好轉,滿清政府收回東北的管轄權。

由於自知兵力薄弱,清政府盛京將軍增祺在當地大肆招兵買馬,張作霖感覺長期做匪沒有前途,隨後率部投靠清軍。

當時他手底下有500多人,但只有100多桿槍。因為張作霖名氣不小,增祺任命他為游擊馬隊管帶(營長),開始了他正規軍的生涯。

張作霖此人能力是非常強的,可謂當時北洋軍閥中的第一人,是個極為出色的政治家和軍事家。

他加入清軍以後,很快把清政府官場的那套東西搞得一清二楚。他對上級一律巴結討好,暗中給予大量財物(都是剿匪時候抄來的),由此深得上級官員的好評。他為討好頂頭上司張錫鑾,曾一次送給張2萬兩白銀。

對於軍隊,他嚴格治軍,擴大規模,建立了一支強悍的軍隊,這也是他將來建功立業的根本。

唯一的缺點,就是他脾氣不好。

當時張作霖的營駐紮在新民府,離瀋陽有100多里。瀋陽有大量日軍駐紮,也有一批日本兵駐紮在新民府。有了日本兵,自然有日本娼妓。一些張作霖手下的兵去逛日本妓院的時候,跟日本兵發生衝突,兩方鬥毆,日本兵人多,將張作霖部下打死兩個。

張作霖大怒,立即找到日本軍官要求殺人償命。日本軍官卻說,日本兵們是自衛,根據慣例,我們一人賠償你們500兩銀子好了。

張作霖當時沒有做聲,默默的拿着1000兩銀子回去。回到府邸以後,他就召集手下說:你們馬上上街去,給我打死3個日本兵。

於是他手下那群剛從土匪改編來的士兵衝上街,將三個日本兵群毆致死。

這下惹了大麻煩,之前那個日本軍官怒氣沖沖的找到張作霖,讓他嚴懲兇手。

張作霖冷冷的說:根據你們日本人的慣例,500兩銀子一條命,我這邊有1500兩銀子,你拿走吧。

日本軍官啞口無言,他也知道張作霖是土匪出身不好惹,只得拿着銀子灰溜溜的走了。

這個臭脾氣,也讓張作霖吃了小虧。在日本人的抗議下,張作霖部被迫離開新民府,去其他地方駐紮了。

1904年日俄戰爭爆發,東北頓時大亂。

這對於別的清軍來說是大災難,對張作霖來說並不是這樣。

張作霖有個其他軍閥根本無法比擬的能力,就是他極擅長利用局勢,而且關鍵時候敢想敢做,絕不猶豫。

他在死前曾經留給張學良一把軍刀,軍刀上面刻着幾個字:事到臨頭需放膽。

這也是他一生的最大特點。

他巧妙的周旋於俄軍和日軍之間,曾經被日軍俘虜,差點喪命,最終完全依靠膽量和智謀化險為夷,張作霖從日俄兩軍中都撈取了大量的好處。

日俄戰爭結束以後,張作霖已經有整整一個團的部隊了,清軍高層遂升擢他為奉天巡防營前路統領(團長)。

剿匪立功

東北自從清末開始直到中共佔領東北全境,各種土匪囂張了半個多世紀。

在日俄軍隊停戰以後,清政府在東北最大的敵人就轉為當地肆虐的土匪。

張作霖因為是土匪出身,對剿匪非常擅長,被清軍委以重任。

之後張作霖在剿匪作戰中表現的很不錯,連續剿滅幾股大匪幫。

他擊斃了遼西巨匪田玉本,將他手下1000多人全部吃掉,隨後又設計擒獲了東北最大的土匪杜立三。

杜立三父親也是土匪,他在遼西的遼河兩岸糾集了2000-3000土匪盤踞一方。這個杜立三是個慣匪,不但兇狠,擅長騎馬射擊,更極為狡猾。之前跟張作霖單挑的海沙子就是他的手下。

俄軍曾經多次派兵圍剿他,都沒有成功,還被杜立三吃掉不少部隊。後來日軍也派出部隊對付他,也多次被他擊敗。

這個杜立三控制着遼河的航運,凡是路過的客商必須交過路費,這樣聚斂了大量財富。

而杜立三本人極為惡劣,他在自己的控制區為所欲為,完全不顧當時黑道的規矩。當時東北匪幫有個重要的禁忌,就是匪首不能姦淫婦女。但杜立三好色成性,在他的控制區大肆姦淫良家婦女。他的九房妻妾都是擄掠而來,就這樣還不夠。在杜立三地盤的未婚女孩都必須將初夜奉獻給杜立三後,才能出嫁,不然被杜知道就殺她滿門。

老百姓對杜恨之入骨,平時詛咒別人就說:你今天出門遇上杜立三。

張作霖非常了解土匪的想法,他以甜言蜜語巧妙的迷惑了杜,還派出杜立三的老部下湯玉麟親自前去接洽。

這樣一來,完全打消了杜立三的懷疑。

杜立三在1907年6月6日僅率13個土匪,在湯玉麟的陪同下趕赴張作霖處接受招安。

剛剛和張作霖見面,杜發現張笑裡藏刀,趕忙試圖逃跑。

可惜此時如何還能逃得掉,他剛一試圖拔槍,就被身後的湯玉麟的幾個壯漢生擒,一起來的13個土匪也全部被繳械。

張作霖冷冷看了杜立三一眼,下令將他拖出去立即槍斃,此時所謂的悍匪杜立三已經嚇得癱軟,被幾個張作霖的士兵架出去了。

在槍斃杜立三之前,張作霖已經派張景惠率領主力埋伏在杜立三的匪巢附近。杜立三被殺後,張景惠部立即進攻。土匪都是烏合之眾,領頭的被殺,其他也就樹倒猢猻散了。

這樣一來,沙俄和日本人花費數年都無法解決的杜立三,被張作霖輕輕巧巧的就幹掉了。

消滅杜立三也養肥了張作霖,張擊敗杜以後,立即去他家抄家。杜立三在遼西經營多年,家財豐厚,此戰僅繳獲的槍支彈藥和物資就裝了幾十大車,更讓張作霖大為興奮的是,在杜立三老巢還挖出了數百缸的白銀。

肅清了遼西的土匪以後,張作霖又被派去對付遼寧西北部的蒙匪。

當時蒙匪也極為囂張,他們在通遼、洮南一帶的草原上肆意搶劫來往商販和旅客。這些蒙匪極為兇殘,一般土匪搶劫並不一定殺人,但蒙匪搶劫漢人以後,往往不管男女老少全部趕盡殺絕,不留活口。

這些蒙匪自小生活在草原上,他們騎馬搶劫,來去如風,極難捕捉。

當時這一帶有三大蒙匪頭目,匪徒總數高達3000人。

最初清政府調動黑龍江和吉林的部隊來打,但對付不了他們。後來又調來奉天的軍隊去打,也打不了,有的清軍來圍剿了一年,居然連蒙匪什麼樣子也沒看到。

出於無奈,清軍再次任命張作霖為剿匪總指揮,負責對付蒙匪。

張作霖來了以後,先收編了當地剿匪領袖孫烈臣,這個孫烈臣後來也成為吉林省主席,這樣張的作戰部隊達到了3500多人。

張根據蒙匪的特點和孫烈臣的建議,放棄以往被動堵截的打法,組成了一支支精幹的騎兵追剿部隊。只要一抓住匪徒的蹤跡,立即不分日夜的追擊,直到將其殲滅為止。

這又談何容易:洮南一帶系乾燥的草原,草有一二尺高,一望無邊。夏日蚊蟲甚多,大者如蜜蜂,叮人很厲害。雖在夏天,都得用棉花把頭包上,否則寸步難行。狼群更多,一群就是十幾條。當時隊里的通信人員往往被狼吃掉,剩下馬跑回來……而且蒙古匪徒都是一個人乘兩匹馬,騎一匹,備一匹,力量足,跑得也快。

好在張作霖部下基本都是土匪出身,非常能吃苦。張作霖本人身先士卒,親自率領騎兵追擊。這樣連續不斷的打了一年多時間,蒙匪終於不是對手。

三大蒙匪中的白音大賚被張作霖當場擊斃,牙仟被俘後斬首示眾。

剩下的陶克陶胡被張作霖親自率部追趕,連續狂跑了800公里退入外蒙古國,這才勉強保住性命,此後他再也沒敢進入中國境內。

因為剿匪的功績顯著,張作霖一路高升,終於在辛亥革命前被任命為師長,所部達到5000人。

這樣一支部隊,任何人都不敢小視了,張作霖依靠這支部隊,開始實現自己的野心。

辛亥革命爆發以後,張作霖作為東北實力派軍人開始全力發展自己的力量。

他先是表示支持清軍,當時清軍在東北的領袖趙爾巽對張作霖感激涕零,給張部極大的補充。

張作霖利用這些軍火物資,將部隊擴編到17個營,相當於一個師的兵力,大體控制了遼寧省。

作為回報,張作霖暗殺了東北革命黨領袖張溶,擠走了革命軍將領藍天蔚,幫助清政府暫時穩住了殘局。

民國建立以後,張作霖再倒向袁世凱,並且支持袁世凱做皇帝。

袁世凱對張作霖非常滿意,任命為陸軍第27師師長,還封為子爵、盛武將軍,督理奉天軍務兼巡按使。其實袁世凱就是讓張作霖掌管遼寧省,成為東北一省的諸侯。

控制遼寧省以後,張作霖並沒有像一般軍閥一樣迅速腐敗,反而勵精圖治。

遼寧省在1918-1921年間,出現了人民生活比較充裕,經濟比較穩定的局面,這在當時全國都一片戰亂的情況下,真是非常難得。

經濟大體復蘇以後,下一步要怎麼辦?一般軍閥都是先不顧一切擴大軍隊,對老百姓的生活需要不聞不問。

這一點張作霖做得很好,他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張作霖說:凡國家若想富強,哪有不注重教育與實業,而能成功的呢?

1924年1月,張又召集東三省軍政官員討論經濟發展計劃,決定三省聯合集資2000萬元,一年內,開辦10個官辦工廠,20個採礦業。同時期又成立了東三省交通委員會,負責統一建設和管理東北鐵路。

鐵路交通和工農業的快速發展,促進了對內的商業往來和對外貿易。以對外貿易為例,其指數如1918年為100,1923年增到236,1928年又增到440。

從1903年到1930年的28年中,中國其他地區對外貿易額僅增3倍多,而東北則增加30倍。

若以人均貿易額對比,東北是中國其他地區的3倍。

在張作霖和張學良統治的1921年至1931年,東北自建的錦朝、打通、開豐……等10條鐵路,營業里程共計1521.7公里,佔1931年東北鐵路營業里程的25%,佔全中國鐵路總長度的10%以上。

張作霖還很重視教育工作,據說他將財政經費的百分之四十用來搞教育。

第一次直奉戰爭後,張作霖在整軍經武的同時,再次狠抓教育。他欣然採納奉天省長王永江、教育廳長謝蔭昌的建議,創辦東北大學,並對王永江說:“我沒讀過書,知道肚子里沒有墨水子的害處,所以可不能讓東北人沒有上大學求深造的機會,岷源(王永江的字),一切事我都交給你了,開學越快越好。用錢告訴我,不管多少,我寧可少養5萬陸軍,但東北大學是非辦不可。”

此時的日本已經把觸角深入了東北南部的南滿地區,他們想扶持一個傀儡政權為將來佔領東北做準備。

張作霖在日俄戰爭時候就和日本人打過交道,深知日本人的兇狠貪婪。

不過張作霖認為如果想獨霸東北,就必須得到日本人的支持。

於是他表面上和日本人開始了一系列的合作,日本人對張作霖也開始大力支援。

有了列強的支持,一切都方便的多。張作霖所部迅速增加了數萬人的規模。

隨後他利用袁世凱死亡,直系皖系內鬥,順利的在1918年9月被任命為東三省巡閱使,控制了奉、吉、黑三省,成為奉系首領。

張作霖立足東北,在日本人扶持的基礎上飛速發展。在張作霖出色的能力領導下,東北一舉成為全國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短短10年內,他的奉系兵力高達40多萬人,而且建立了全中國最強大的兵工系統,建立了海陸空三軍,甚至還成立了自己的黃埔軍校,東北講武堂。

這些都是在全國各派系軍閥中處於第一位的。

張作霖對部隊還相當愛護,他曾經在東北講武堂對官兵們說:他媽拉巴子的,你們好好乾,咱們奉天什麼都有。干好了,我除了老婆不能給你們,什麼都可以給你們

張作霖在軍閥混戰初期扼守山海關,眼見關內軍閥內鬥,他自己默默發展力量。

在奉系逐步強大以後,他開始了對關內的進軍。

他先是幫助直系軍閥擊敗了皖系軍閥。此戰中張作霖雖然打得很好,但是不改土匪性格。戰爭即將結束時,張作霖搶先一步將皖軍遺留的軍械輜重等物品全部囊括。由於東西太多,其中有兩隻空軍探照燈就被丟下,被隨後趕來的直軍繳獲。但張作霖居然毫不留情地派兵又把探照燈搶了回去。氣的直系大將曹錕大罵:張雨亭真是地道的鬍子,得了那麼多東西還不夠,連這兩個燈也不放過。

接着通過兩次直奉戰爭將直系軍閥擊敗,又將盤踞北方的西北軍閥馮玉祥擊敗,奉系開始入駐關內,成為北洋軍閥中最強大的力量。

1926年11月張作霖在天津被孫傳芳、吳俊升、張宗昌、閻錫山、寇英傑、劉鎮華等十六人,推戴為“安國軍總司令”。

1927年6月16日在燕京被孫傳芳、張宗昌、吳俊升、張作相等擁為“中華民國軍政府”陸海軍大元帥。6月18日在燕京中南海懷仁堂就任大元帥,行使大總統職權,並令潘復組織軍政府內閣。

遺憾的是,張作霖的部隊畢竟是軍閥部隊,在有着革命信念的北伐軍的打擊下,奉軍一敗再敗,被迫退出關內,這是張作霖歷史上的最大失敗。

*玩火自焚*

張作霖同日本人勾結得很深,為此出賣了不少東北的利益。

作為回報,日本人在歷史上給過張作霖幾次重大幫助。

1916年6月,日本為支持剛剛上台的張作霖整理全省財政,通過朝鮮銀行奉天支行向張的政府貸款300萬。其後,張作霖向吉林和黑龍江擴張勢力,都得到日本的支持與協助。

在奉軍幾次大戰中,日本都提供給奉軍數額巨大的軍火物資,幫助奉軍對付敵人。

在第一次直奉戰爭的時候,張作霖曾經險些徹底完蛋。

當時張作霖部下最厲害的將領郭松齡和馮玉祥聯手反張。郭松齡出其不意的率領5萬奉軍進攻瀋陽。

郭松齡能力超群,在奉軍中無人能及。但因為並非張作霖親信,被一再排擠,甚至受到楊宇霆他們的暗殺。郭松齡忍無可忍,打着擁戴張學良的旗號反張。

郭部果然極有戰鬥力,一路擊潰阻攔的奉軍,輕鬆佔領山海關,錦州,主力直逼瀋陽。

當時張作霖在瀋陽僅有1萬多人,已經無兵可用,他已經考慮下野,放棄東北逃亡了。

但在張作霖的一再要求下,日軍認為郭松齡和馮玉祥是一夥的,而馮玉祥在當時有明顯的革命傾向,不能讓他們控制東北。

所以日軍居然偷偷出兵,他們先派出1萬多人幫助防禦瀋陽,然後乘郭松齡部猛攻瀋陽的時候,突然出兵一個師團包抄了郭松齡部的後路,導致郭部全線崩潰。

作為交換,張作霖被迫和日本人簽訂了《日張密約》。

表面上張作霖和日本人合作的很好,實際上張對日本人極為痛恨,深感日本人才是最大的敵人。

他在控制東北以後,盡一切力量消除日本人的影響。

當時日本人控制着旅順,大連港口,還控制着南滿鐵路,並且在沿線全部駐軍。張作霖認為這兩個港口和南滿鐵路都是日本掠奪東北的手段,他通過修建另外一條幾乎和南滿鐵路並行的鐵路來瓦解日本鐵路對東北的控制,同時他大肆建設營口港,以削弱大連和旅順港口對東北影響。

對此,日本人也極為憤怒。

1927年6月,日本政府召開“東方會議”,日本駐華使節對奉方展開外交攻勢,抗議東北當局集資修建打通線等鐵路。日方認為奉方自建與南滿鐵路平行的交通幹線,將嚴重影響日本在滿蒙的權益,要求張作霖立即停止修建這條鐵路。

張作霖不便於公開和日本人作對,他煽動老百姓跟日本人干。很快瀋陽、長春等地爆發聲勢浩大的反日運動,日本人深感恐懼,試圖利用張作霖來平穩事態,只好暫時不管張作霖修建鐵路的事情了。

風聲過去以後,日本人再次威逼張作霖,他們以預付數百萬元現金為誘餌,要求與奉方立即簽訂在滿蒙地區承建五條鐵路的契約。張作霖自然不可能答應,又不好直接得罪日本人,只好採用其他手段。

在張作霖的命令下,東北方面屢屢更換談判代表,交涉一再拖延,直到1928年5月濟南事變之後,張作霖目睹自己就要垮台,才匆匆草簽敦化至圖們江、長春至大賚等四路契約。

至於日方再三逼迫奉方履行鎮壓郭松齡反奉時所承諾的《日張密約》,張作霖以推委拖延的策略,不肯實踐前言。

同時,張作霖盡一切力量削弱日本人的影響。

當時日軍在東北有駐軍,但數量不多。張作霖在每一個有日軍駐軍的地方都加以重兵駐紮,日本人放100人,他就放1000人。日本人放1000人,他就放1萬人,總之保證數量上的絕對優勢。

這被事實證明是對付日本人的好辦法。其實在張作霖時代的奉軍並不強大,但日軍始終未敢全面入侵東北,就是因為張作霖始終做好了防備日軍入侵的準備。

而其後張學良在九一八事變中之所以大敗,最關鍵的在於將奉軍大部分部隊調入關內作戰,關外僅有不到二分之一的部隊。日軍隨即乘虛而入,短短二周內就佔領遼寧吉林兩省的大部分城市。這個張少帥丟了父親的臉。

除此以外,張作霖還使用了很多小手段。比如日本人費盡心思好不容易得到了日本僑民的居住權,結果張作霖暗中命令中國人一律不許出租房子給日本人。大批來到東北的日本人沒有房子可住,只好一群人擠在一棟房子裏面,狼狽不堪。

張作霖在被迫同意日本人可以到東北生活以後,大量去山東召集移民。日本人本來對可以移民東北非常高興,計劃用10年時間讓日本人成為東北的多數民族。沒想到張作霖以數倍的速度從山東等地招人來東北居住,日本人移民1個,張作霖移民5個。這樣搞來搞去,直到抗戰結束,東北的日本人還是絕對的少數民族。

在和北伐軍作戰失利以後,張作霖知道大勢已去,準備將兵力收縮回東北,保證東北的穩定,再尋機入關作戰。

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日本人還來落井下石。

5月17日,日本公使芳澤向張作霖遞交日本政府照會,乘機逼索《日張密約》所承諾的侵略特權,不然日本政府將以武力干涉維護帝國利益。

張作霖對芳澤的威逼恫嚇,勃然大怒,他說自己從來沒有簽過《日張密約》,根本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

1928年6月3日夜,張作霖率領主力自北京回瀋陽。但就在前一天,日本公使芳澤再次求見張作霖,試圖勒索《日張密約》的利益。張作霖根本不見他,在隔壁房間的芳澤聽見張作霖用高八度的聲音在罵日本人的八輩祖宗,這樣讓日本人下定決心除掉張作霖。

6月4日凌晨5點,張作霖專列行至奉天城西郊皇姑屯車站,穿過京奉路與南滿路交叉處的鐵路橋洞時,日本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指揮啟動爆炸裝置,張作霖所乘的鐵甲車被炸毀。張身受重傷,被送回大帥府,數小時後身亡。

張作霖直到生命最後一刻,頭腦還是很清楚的。他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趕快通知小六子(張學良),把部隊拉回關外,準備和小鬼子干。

張學良隨即將東北軍全部撤回東北,日軍雖然已經準備入侵東北,卻棋差一招。日本人本以為張作霖一死,東北肯定大亂,他們以少量兵力也能取勝。沒想到張作霖死前命令張學良將全部主力開到東北,面對處於高度戒備中的40萬奉軍,只有幾萬人的日軍也不敢隨意襲擊,東北因為張作霖的一句話,保住了3年之久。

花絮:張作霖妻妾成群,有名分的妻妾就有六房。他平時對這些妻妾們也十分寵幸,但張作霖一直堅持這樣一條家規,就是不準妻妾干擾他的工作,不允許她們吹枕邊風,更不許她們包庇親友。張作霖的三姨太戴憲玉原是遼寧省北鎮縣捕盜班頭的兒媳婦,年輕貌美,極有女人味。張作霖一見傾心,便委託遼西名士杜泮林說情,以求原夫同意離婚,然後娶為夫人。辛亥革命後,張作霖率軍進入瀋陽,幾年後當上奉天督軍,成為一省最高領導。戴憲玉有一個弟弟在帥府當警衛,晚上醉酒後外出遊盪,用短槍連射路燈作為遊戲,結果一條馬路的路燈全被擊滅,路人嚇得四散逃竄。電燈公司發覺後向帥府稟報,張作霖當時正在整頓社會治安,大怒,立即命令衛隊長將其內弟戴某槍斃。

事後,張作霖對戴憲玉說:我殺你弟弟,實在是迫不得已。我不能私親戚以辜負家鄉父老,那還有什麼臉面治理政務呢?

戴憲玉卻不肯原諒丈夫,長期悲痛之下,削髮為尼,離開帥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