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奎德 滕彪: 中共慶典中的「八旗子弟」心態

中共70周年國慶遊行隊列中的毛澤東巨型畫像。

主持人:陳奎德

座談人:滕彪,人權律師,法律學者

一、中共國慶遊行中的領袖花車

1)中共70周年國慶遊行隊列中,有一隊特別的花車,稱為“領袖花車”,中共上將以上的家庭成員才有資格登車,炫耀血統,招搖於世。為首的車,是所謂“七元老”彩車——繼承毛、劉、周、朱、鄧、陳、薄的後代伺候着各自父輩的畫像——開路在前,遊行花車內坐着中共早期領導人後代和親屬,穿軍裝的是毛澤東嫡孫毛新宇、薄一波之子薄熙永。孝子賢孫,各自驗明正身,手奉先人牌位,按等級高低,展示權位序列。

這是一種赤裸裸地血統權力序列的宣示。

連一位紅二代(齊小平)也看不下去,說:“現行的等級制與八旗制有多少區別嗎?”

她指出:“森嚴的等級築起了官民之間的藩籬,雲泥之別的差別造成了官民相恨。何時,眾生平等能替代沿襲前年的等級制傳統?”

2)這一宣示實際上也顯示了中共歷史虛無主義:中共建政後歷史的碎片化

北京本想確立它暴力掠取政權後的法統連續性,但是他們呈現出的這段歷史卻是斷裂的:在所謂70周年國慶典禮上,幾任最高領袖及其政績均失蹤了:

華國鋒

胡耀邦

趙紫陽

七十年代末以及整個八十年代的歷史消逝了

3)何謂八旗子弟?

八旗是清朝特有的集軍事、生產和行政管理於一體的社會組織,旗下之人稱作“旗人”或“八旗子弟”。努爾哈赤將這原先的制度進行了改善,於1615年正式創立八旗,依位次,分為鑲黃、正黃、正白、正紅、鑲白、鑲紅、正藍、鑲藍八個旗色,隨後數十年的征戰和發展過程中,又逐漸吸收了蒙古、漢人等族群而增設蒙古和漢軍八旗,形成了一個以滿洲為核心、蒙古、漢軍為主體的多族群聯合的社會集團。八旗子弟一般指清末那些憑藉祖宗福蔭,領着“月錢”,遊手好閒,好逸惡勞,沾染惡習,腐化沉淪的人物。

清朝的覆亡與“八旗兵”的腐敗,顢頇、糊塗且馬虎有重要關聯。後來的“八旗兵”已經變得腐朽透頂,在戰場上常常一觸即潰。這就迫使清廷不得不擱起這支老隊伍,另行去編練新軍。而編練新軍,又沒法阻止具有進步思想的青年前來參加,起義新軍終於構成了聲勢浩大的革命軍的洪流之一。

一個人不是憑真才實學,憑艱苦奮鬥,而是憑血統關係,躺在祖先的福蔭之下,享受特權,閑逸度生,是終究非衰頹腐敗下去不可的。

二、習何以要如此赤裸裸展示中共的權力傳遞的等級序列?

中共70周年國慶遊行隊列中的鄧小平巨型畫像。(美聯社

習近平何以要用如此赤裸裸的充滿權力血統序列意味的“領袖”花車?

表現他的權力傳承的正統性。

任志強先生的解讀是:

1)用此來滿足這些人的需求

2)將這些人拉到自己船上

3)讓這些人知道他(習)的權力

4)讓這些人知道沒我就沒有你們,以鞏固自己的地位

5)讓社會知道,傳位是這個社會的制度,而且獨我實行,使其擁有合法性

6)讓這些人成為其擋箭牌,轉移視線

7)以此讓反對的聲音中少了重要的支撐;尤其是這些人中許多人都深知其的過去,用這種方式讓這些人感恩而不再對抗

8)向世界展示中國的制度基礎,讓人民相信是八旗打下的天下。

應當說,任先生作為紅二代中一員,是深知其中三味的。

三、領袖花車表明:“黨國”江山是他們用暴力搶來的私有財產,旁人不得染指

這是中共對民主憲政,二戰之後主流國際秩序,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的赤裸裸抵制。相當於明確宣布它是文明世界的公敵,是人類公敵。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70周年慶祝活動上一個高大的習近平畫像。(美聯社)

四、末世之兆

這次70周年國慶遊行的八旗花車,象徵了中共政權的末日景象及其心態。

在美中貿易戰對中共日益強大的壓力下,在國際社會日益加強的對中共的孤立態勢下,在香港市民日益堅定的對北京極權壓迫的抗爭下,領袖花車事件,與近日的NBA事件中北京當局表現出的與國際主流秩序決裂的顢頇愚蠢的姿態下,我們看到了前清末年的諸種鏡像以及中共紅二代中某些人的八旗子弟心態。除了更加暴虐殘酷之外,其命運,是可以與當年的八旗子弟相參照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中國透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