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想不到!早在瑞金時期中共情報部門就大範圍滲透國軍了

作者:
竊收國民黨最高軍事機關與各總司令部、軍部、師部的來往無線電報,將這些電報設法譯出,對國軍的一切動態與計划了如指掌,故國軍未行動前,其部署作戰的計劃,便被紅軍所獲悉。這一支無形的赤色第五縱隊直接伸入了國軍最高統帥的指揮部。在戰場撤退時,對於負傷不能行動,又無法搬運時,只要被紅軍打掃戰場的隊伍看到,必將之殺死。所以在作戰時,國軍想俘虜傷兵亦是難事。

黃公略

中共的情報工作,一向是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在國共分家以後,便處心積慮的保留了很多中共黨組織在國民黨的軍事機關及軍隊中工作。同時還密令地方青年學生黨員,投考國民黨所辦的軍校,畢業後滲入國軍中去。這些中共黨員,是以反共為外表的中共工作者。他們希望由初級軍官逐漸升上去,備為將來中共之用。這是中共布置於軍中情報工作步驟之一。在這工作中所收的效果,如:國軍營長黃公略,是因通報敵情於中共,被其上級軍官懷疑,準備解決他的;他就在湘東特委的安排下與彭德懷聯絡叛變。又如廿六路軍孫連仲部的高級軍官——趙博生、董振堂等,利用官兵不滿國民黨中央的情緒,而策動了大規模的“起義”皆是顯着的例子。

國民政府統治區內各地的中共黨組織及每一個中共黨員,都是中共的情報工作者。在接近蘇區的地方,他們運用工農及婦女黨員,偽裝上山割草、砍柴,或拿着食物盒等等各種方法遞送情報外,還利用回娘家的婦女,或挑着大糞出田工作的農民,以通過國軍的警戒線,內中多藏着重要的情報遞送給紅軍。這些情報傳遞的方法,雖曾在南城及萍鄉,均被團軍破獲過;但他們所破獲的,還不及萬分之一,這就是紅軍的情報來源的一項。

但收效最大而最迅速的便是電訊的偵察與破譯。它的主要辦法是:竊收國民黨最高軍事機關與各總司令部、軍部、師部的來往無線電報,將這些電報設法譯出,對國軍的一切動態與計划了如指掌,故國軍未行動前,其部署作戰的計劃,便被紅軍所獲悉。這一支無形的赤色第五縱隊直接伸入了國軍最高統帥的指揮部。

這支無形的赤色第五縱隊的組織,分為四個部門:

一、偵察組:有電報機三座,負責偵察國軍電台方向位置,來判定國軍的位置與動向。

二、收報組:有收報機四部,日夜不停的竊收國軍高級指揮機構所發出以及各軍部師來往的電報,如系新密碼,即送猜報組研究,若系舊密碼即交譯報組翻譯。

三、猜報組:以王錚為領導,有若干專門研究密碼學的高級技術人材(其中有由蘇聯受訓回來的),長年累月的研究國軍所使用的最新密碼。儘管國民黨最高統帥部經常更換新的密碼,但紅軍的密碼專家,運用他們卓越的密碼技術,在無線電報偵察中竊取了三至八個電報後,便能將國軍所使用的密碼全部破譯出來,仿照國軍的密碼方式,製成密碼本交譯報組翻譯。

四、譯報組:使用猜報組交下的仿製國軍密碼本,將收報組送來之電報,翻譯成文,送情報機關研究。

中共對這些高級情報技術部門的人員,特別優待,尤其是注意他們的營養與保護他們的康樂。儘管在瑞金最艱苦的時候,他們的待遇要比紅軍總指揮還要好幾倍,使他們安心的從事最有代價的情報工作。同時對於他們安全與居處,也特別保守秘密,經常給他們以最周密的戒備。紅軍中不僅中下級幹部都不知道這個機構的存在,連紅軍總指揮、軍長之流,也無法清楚其內部,後來我任紅軍總司令部參謀長時,掌握了最高的機密;而且常與這些工作人員相處在一起,給我的印象很深。

以上是僅就搜集情報而言,其防止情報外泄的方法,同樣周密。紅軍部隊中,布滿了國家政治保衛局的特務人員,及中共黨的組織人員;重重的監視着每一個官兵。他們為了要防止泄漏軍事秘密,在作戰撤退時及在“白區”長途行軍時,必派出收容隊隨着後衛警戒部隊同行,對於落伍的官兵如無法抬運時,便毫不留情地將落伍者槍斃。在戰場撤退時,對於負傷不能行動,又無法搬運時,只要被紅軍打掃戰場的隊伍看到,必將之殺死。所以在作戰時,國軍想俘虜傷兵亦是難事。除了在沒有打掃戰場的時候,才有例外。那些擔任收容隊及打掃戰場的部隊,是派有政治幹部率領的。

中央蘇區,是個貧瘠地區,經濟最落後的農業社會,在這個包括十多個縣份的蘇區內,要供應十萬以上的紅軍及十萬以上的地方民眾武裝(赤衛軍、獨立師、獨立團)和政府工作人員的生活消費及戰爭的消耗。而且從一九二九年起至一九三四年冬止,支持到六年的時間,這奇蹟是外人所不能了解的。我重回紅七軍的時候,亦為了軍需補給供應問題萬分顧慮。經過了查詢,全部明了了蘇區中的措施之後,才知道他們是不惜人民的犧牲,來進行革命戰爭的。這種毅力和勇氣,我當時亦覺得佩服;但站在人道的立場上來說,就覺得是太殘忍而不合理了。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