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北京清算工商大佬的時候到了

十年前有誰會想到被中共領導人包括鄧小平奉為大老、上賓的李嘉誠先生會一再被官媒、大陸網民公開點名批判,指他要求政府對年輕人網開一面是縱容罪犯,又批他及其他地產商一味囤地圈錢,推高樓價,認為他們要為社會的怒火與亂局負責。官媒發功以後,一些本地土共頭子立時欺上門來,把李嘉誠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劃為一夥。從北京的上賓變成「暴徒」的同夥,李嘉誠政治遭遇變化之快之大教人側目,其他巨富及工商界人士從中還看不到中共的真面目?

看北京當權者近期一再發作香港工商界及巨富們只覺他們真是活該。如山般的歷史資料紀錄了1949年中共奪權後如何蠶食鯨吞工商界資產,如何整治大小商人,香港的富豪們就該知道中共絕不是真心視他們為朋友夥伴,只是利用他們穩住局勢,待站穩陣腳就會把商人視為舊電池棄如敝屣,甚至為了擺出為民請命的姿態把商人列為批判對象,把他們斗垮斗臭,變成形同社會恥與為伍的賤民。

共產黨翻臉不認李嘉誠

近期中共官媒一再發作以李嘉誠為首的香港商界、地產業界就充滿當年要改造工商界準備搞鬥爭的氛圍。自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開始,北京歷任最高領導人都把統戰重點放在本地商家、資本家身上,大談香港實行的是資本主義體制,自然要由資本家當權,其他界別只能當陪襯角色。往後草擬基本法以及成立特區政府,工商界占的份量及角色同樣一面倒,沒有他們的支持誰也當不了特首,立法會中工商界也佔據最大比重。

個別巨富如李嘉誠先生則被領導人奉為上賓,不時邀請訪京諮詢意見,有的時候還以家宴款待以示身份特殊,深受器重。大概也因為三十多年來特殊禮遇,本地工商界以為北京當權者真的視自己為政治夥伴,是中共的“自己人”。只是,共產黨就是共產黨,卧榻之旁容不下他人,任何人都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現時中共羽翼已豐,一旦碰上中港矛盾的時候,他們便會翻臉不認人,反過來把鬥爭指向自以為是夥伴的工商界。

事實上十年前有誰會想到被中共領導人包括鄧小平奉為大老、上賓的李嘉誠先生會一再被官媒、大陸網民公開點名批判,指他要求政府對年輕人網開一面是縱容罪犯,又批他及其他地產商一味囤地圈錢,推高樓價,認為他們要為社會的怒火與亂局負責。官媒發功以後,一些本地土共頭子立時欺上門來,把李嘉誠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劃為一夥。從北京的上賓變成“暴徒”的同夥,李嘉誠政治遭遇變化之快之大教人側目,其他巨富及工商界人士從中還看不到中共的真面目?還看不到自己正成為當權者收拾的目標嗎?

那為什麼北京當權者要開始整治收拾本地工商界呢?道理不難明白,除了大權不能旁落,不容他人分沾政治權力這個根深蒂固的思想外,北京當權者對香港局勢失控感到奇恥大辱,令他們丑出國際之餘,還被西方大國、國際人權組織不斷指指點點,好不狼狽。對於永遠正確的習近平而言,香港出了這樣的危機當然不是他的錯,也不能算在他欽點的林鄭月娥頭上,一定是其他人的錯。除了泛民、本土派、港獨勢力外,不肯無條件瞓身支持修例、支持特區政府(及北京)的工商界同樣罪不可恕。

以中共的鬥爭思維看,香港工商界犯了跟八九民運時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同樣的錯誤,那就是“在鬥爭關鍵時刻立場動搖,令黨(建制)分裂。”。放在具體香港情況,即批評商界在反修例鬥爭中一再發出跟北京及林鄭政府不同的訊息,同情起抗爭者之餘還對政府提出質疑,令北京及林鄭更加被動,到現在抗爭過百天仍未能穩住大局。在中共眼中,香港工商界這筆賬怎能不算呢?

央企進軍削弱本地行業

事實上除了“文攻”以外,北京已開始更實質的行動,包括部署央企來港接管各關鍵行業的大計。前不久中聯辦在深圳跟一眾央企高層開了秘密會議,研究如何加強他們在香港的角色及作用。所謂強化角色就是要在各行各業特別是關鍵行業取得話語權及主導權,削弱本地工商界的影響力,並令市民日常起居生活受央企左右。

本地工商界人士、巨富們不要再做自己是北京政治夥伴並可主導香港政治的夢了,待央企大舉進軍以後,本地工商界很快就權財兩失,連當中共應聲蟲的份兒也沒有。若還想保住本地經濟活力自主及討價還價能力,未來可不要再一面倒到大陸投資,增加在海外投資分散風險,並加強在港投資力保商業地盤才是辦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