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 警察面對憤怒的人民

在港人和港警之間,燃燒着一把火,香港居民的憤怒現在全部集中到警察身上。至少絲毫不亞於對當局的敵視。這個受北京控制,不能有作為的港府,把香港拖入自其回歸中國後空前的危機將近三個月之後才埋葬了『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示威者現在除了要求「雙普選」,很重要的一個訴求就是要求獨立調查警方暴力,但遭到政府的拒絕。

法國『世界報』周六發表長篇報道說,從前受港人愛戴的港警,從今以後凝聚了反送中示威者的怒火。他們要求對港警濫權濫施暴力的行為展開獨立調查。

在港人和港警之間,燃燒着一把火,香港居民的憤怒現在全部集中到警察身上。至少絲毫不亞於對當局的敵視。這個受北京控制,不能有作為的港府,把香港拖入自其回歸中國後空前的危機將近三個月之後才埋葬了『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示威者現在除了要求“雙普選”,很重要的一個訴求就是要求獨立調查警方暴力,但遭到政府的拒絕。

面對警方,抗議者再也不用“和平”這個詞來形容他們,最激進的示威者築起街壘,投擲汽油瓶,放火,抵抗鎮暴警察的鐵棍。民間的敵視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警方部署的一個正常值班的小分隊都會引發瀑布般的謾罵:“殺人犯”、“寄生蟲”、“三合會”、“走狗”,以及粵語特有的咒語。當警方與民眾對峙時,有些示威者甚至打出“好人不當警察”的橫幅。在另外一方,警方公開形容反抗人士是“臭蟲”,儘管他們的上司禁止這樣做。

在社交網絡,地方媒體上充滿了警方明顯使用暴力的視頻,包括對過路人,對救助人員,對記者,甚至對少年動用暴力。一位34歲的前警察對法國媒體表示:“他們完全瘋了”,這位前警察在雨傘運動期間辭職,那場持續三月之久的民運旨在要求北京落實承諾,允許香港直選特首。“他們已經喪失了控制情緒甚至控制武器的能力,職業要求我們介入時避免瞄準腦袋,因為不小心會殺死人,但他們好像現在就是要不顧一切,對嫌疑人傷害得越多越好。我看到他們把一個嫌疑人扔到地上,然後把雙手捆綁在背上,甚至砸傷了人家的手腕。這與警察的職業完全不符,他們的舉止完全是對他們加入警隊時所發誓言的侮辱。”他補充:“他們相信他們的過分行為永遠不會被懲罰,北京和港府在鼓勵他們。”

據他說,這一對示威者的仇恨,差不多80%的警察都分享這一情緒。但這其中並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因素:“他們並不特別親中國,甚至一點都不是。一般說,他們都非政治化,因為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在他們眼中,這些到處播撒混亂破壞香港名聲讓他們加班受累的示威者不過是一群壞蛋”。

他的兩位叔叔和一個表弟在警方工作,出身於一個真正的“警察之家”。他說,警察的職業在香港很受覬覦,工資相對而言很高,在住房和退休方面都享有優惠。

一位叫Andy Se、現年28歲的示威者氣憤地表示,所有人都熟悉三個日期:6月12;7月21;8月31,香港警方在這三個日子犯下了最嚴重的罪行,他一次一次走上街頭,為的什麼?就是為了告訴警方:”你們終究有一天要償還你們的罪責。“6月12日,在金鐘街區,警方除了動用催淚彈和瓦斯胡椒氣,還使用了布袋彈,但嚴重的是警察沒有佩戴身份標誌,香港警方事後稱”衣服上沒有地方“。

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認為7月21日警方暴力是一個新的升級,穿白衣的黑社會成員在元朗地鐵站攻擊示威者,但警方遲遲不予干預。這位議員認為,之前對警察沒有任何負面看法的民眾才發現港警出了問題。這位議員在這場衝突中被打傷,嘴唇上縫了十八針。

8月31日,在太子站,一些視頻顯示,警察猛烈毆打躺在地上的示威者。自那以後,許多示威者頭上戴着假繃帶,以示對受傷的示威者支持。

在港人與港警之間的分裂如此深重,而不可想像的是他們曾經多麼地受到港人喜愛。一名幫助遭警方拘捕的反送中人士的律師表示,在1990年代,警察是我們心中的英雄,人們尊重他們,青年人崇拜他們的英雄行為。港警當時享譽亞洲,被視為亞洲警察的模範。70年代,香港警方曾有腐敗的惡名,警方在麥理浩總督統治期間實施改革使警隊作風發生巨大轉變,1974年,麥理浩成立了獨立的反貪局,受到普遍的歡迎。

今天,只有在北京,在港府警署總長那裡,警察才得到讚揚。別處,瀰漫著一種仇恨。包括在傳統的親政府的街區。警察及家庭抱怨他們成了受害者,媒體也報道了一些不幸的事件,一些警察的孩子在學校遭到辱罵。一些示威者以送葬的方式衝擊警察的婚禮,1600名警察的聯繫方式被公開泄露。八月底,一名45歲的警察在自己家中遭到三個蒙面人刀捅。一些警察辭職,公開表示不能忍受被人當作“惡警”,還有的稱不願意”伺候魔鬼“。

相反,一名拿槍指向示威者的警察被中國大陸媒體稱頌為”英雄“,讚揚他勇敢無畏,控制得體,沒有開槍。他已被邀請參加十一北京國慶典禮。

一名剛剛退休的前香港高級警官樂觀地表示,客觀地講,警方成功地維持了香港的秩序。香港在整個夏天除了飛機場一度被佔領48小時、一些地鐵臨時關閉外,都在正常運轉,香港超過30000警力,足以控制形勢。不過,他承認警方有過錯,而且這些錯誤完全暴露在媒體面前。但他解釋說,造成這些原因是因為缺乏政治解決方案,他稱,政府全指望警方去處理危機,這很不正常,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政府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指責警方。

一個有幾百名警察家庭組成的團體---警員親屬連線已經遊行了兩次,希望警民和解,希望不要把警察魔鬼化。他們的口號是:”警察不是港人的敵人“,該組織希望雙方都能夠承認錯誤,不過目前而言,無論警察工會還是示威者都在說他們的壞話林卓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世界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