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2019年五大中國富豪陷破產困局

進入2019年,中國經濟持續下行,在中美貿易戰、上市公司頻頻爆雷之下,昔日在商場上叱咤風雲的「首富」,如今變成了「首負」,包括上海「資本大鱷」戴志康、重慶首富尹明善、河南首富朱文臣等,他們有的自首,有的瀕臨破產……或許還有陷入資金困境但未被曝光的其他首富,現在他們的心情正忐忑不安。

中國近期多位富豪傳出破產消息。其中上海地產大亨證大戴志康涉嫌非法P2P集資、無法償付金額高達198億,於日前投案自首。圖為上海浦東新區金融區。

進入2019年,中國經濟持續下行,在中美貿易戰、上市公司頻頻爆雷之下,昔日在商場上叱咤風雲的“首富”,如今變成了“首負”,包括上海“資本大鱷”戴志康、重慶首富尹明善、河南首富朱文臣等,他們有的自首,有的瀕臨破產……或許還有陷入資金困境但未被曝光的其他首富,現在他們的心情正忐忑不安。

一、證大公司控制人戴志康自首

日前,上海證大文化創意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證大公司”)實際控制人戴志康向中共當局自首。

上海警方9月1日通報了上述消息。通報稱,證大公司法人代表戴志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於8月29日“投案自首”,並稱其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兌付。

通報還指,證大公司旗下的“撈財寶”平台及“證大財富”公司涉嫌非法集資。目前,戴志康、戴某新等41人被刑拘,相關涉案資產被查封。

根據“撈財寶”的官網數據,撈財寶累計交易額為313.5億元,截至2019年7月末,待償餘額為49.96億元,涉及2.8萬人。

此前,有證大公司的理財經理對財新網表示,證大公司線上和線下渠道全部投資人的投資餘額約有98億元。另據“券商中國”援引清算人員的估算指,證大公司未償付金額高達198億。

曾經“叱咤”黃浦江多年的地產大佬戴志康,因P2P爆雷倒下了。

8月12日,證大公司旗下的資產端公司、主營借貸諮詢業務的上海證大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被曝暫停業務、解散數千名員工;同日,撈財寶公告稱停止新增業務和停止債權轉讓服務。

現年55歲的戴志康,於1992年創辦了證大集團,業務涵蓋金融投資、房地產開發、文化藝術等板塊,他被外界稱為“私募教父”、“地產大佬”、“資本大鱷”。

1998年、1999年,戴志康開始進軍房地產領域。上海浦東是其房地產業務的發家之地,從1998年到2001年,戴志康在上海浦東低價購入2,000多畝土地。

戴志康曾以92.2億元(人民幣,下同)拿下外灘地王8-1地塊,成為上海有史以來最昂貴的政府出讓地皮。然而,拿下了“地王”的上海證大當時賬上僅有5億元,投標書顯示,其銀行存款加凈資總額也不過30億元,因此被外界質疑為“蛇吞象”。

據《理財周報》報導,因為這塊地皮,戴志康、SOHO潘石屹、復星郭廣昌、綠城宋衛平、萬達王健林等五名地產大鱷曾展開一場明爭暗鬥。五大地產家族捲入的一場5,000億現金流之戰,離不開其背後龐大的銀行團支持。

2011年底,證大因“受困於資金鏈”將外灘地塊出手給了復星和SOHO中國。之後,這兩家地產公司之後圍繞着這一地塊發生紛爭。隨後郭廣昌和潘石屹對簿公堂,最終在2015年9月,以SOHO中國作價42.47億元出售股權而告終。

2015年2月,戴志康突然宣布退出房地產產業,以總價12.507億港元將其和女兒持有的42.03%股份全部賣給中國東方資產管理控股有限公司。

有未證實的消息說,戴志康能在上海地產界風生水起,全靠中共前央行行長戴相龍做後盾。並指戴志康是戴相龍家族千億美金資產的白手套之一。

2014年有海外中文媒體報導,戴志康依靠戴相龍在上海做房地產和證券起家,由於有黃菊和吳邦國、韓正等人在上海的支持,戴志康很快成為上海地產界的大享。

二、力帆已走到開始變賣家產的窘境

尹明善出生於1938年1月,曾坐牢18年,47歲下海經商,54歲創建重慶力帆集團(下稱力帆),他從摩托車起步,逐漸擴展至汽車領域。2010年11月,力帆成為大陸首家上市A股的民營乘用車企業,72歲成為重慶首富。

重慶富商尹明善創建重慶力帆集團,於2010年11月成為大陸首家上市A股的民營乘用車企業。目前面臨產量下滑、債務高企、賣廠賣地、股份被凍結。(China Photos/)

據企查查顯示,尹氏家族四人持有力帆控股100%股權,其中尹明善持股26.5%,其妻陳巧鳳及兒子尹喜地、女兒尹索微分別持股24.5%。

根據2018福布斯富豪榜數據顯示,尹明善家族的財富價值達到了125億元,排名第279名。

近年來,力帆新能源汽車銷量、業績不好。公開數據顯示,2015至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車銷量分別為14,874輛、5,550輛、7,738輛和10,166輛。而2019年前5個月,力帆新能源車銷量僅為1,011輛,同比暴跌57.77%。

2016至2018年,力帆連續三年扣非凈利潤虧損。截至2018年,力帆流動負債賬面餘額高達187.80億。其中短期借款91.61億元,同期流動資產為134.29億。同時,公司財務費用2018年達到12.42億,同比暴漲91.66%。

近年來各地紛紛出台“禁摩令”。2019年前5個月,力帆摩托車銷量為24.49萬輛,同比跌幅18.33%。

為了緩解財務危機,力帆開始“變賣家產”。2018年底,力帆以6.5億元的價格,將所持力帆100%股權轉讓給車和家。此外,力帆還將原15萬輛乘用車項目的生產基地以約33.15億元作價賣給重慶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

財報顯示,2019年一季度,力帆營業收入約為22.47億元,同比降低31.07%;凈虧損9,720萬元,同比下滑257%。

今年5月5日,三十多家力帆汽車經銷商,聚集在重慶力帆中心門口,身着寫有“力帆還錢”的T恤維權。

7月17日,力帆發佈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重慶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本公司的6.16億股股份被輪候凍結,凍結期限為3年。

7月26日力帆公告,公司近12個月未披露的累計涉及訴訟(仲裁)涉案金額已達14.23億元。

在經歷了產量下滑、債務高企、賣廠賣地、股份被凍結……如今,步入耄耋之年的尹明善,似乎已無力挽救力帆的敗局。

三、羅幹侄子羅韶宇陷入債務危機

重慶富豪羅韶宇系東銀系“創始人”。一年多前,東銀控股旗下兩家上市公司陷入危機。

2017年,東銀控股兩筆債務發生逾期違約,其所持迪馬股份和*ST慧業(智慧農業)兩家上市公司股份隨後被各地法院輪候凍結。

逾期的債務主要涉及到兩筆債務,合計金額13億元。一筆是來自*ST慧業控股股東江動集團的金額為9億元的質押擔保貸款,另一筆債務是迪馬股份的控股股東東銀控股的4億元的逾期貸款。

江動集團99.3%的股權為羅韶宇夫婦所有,羅韶穎(羅韶宇之妹)持有江動集團0.7%的股權。換句話說,江動集團是由羅韶宇家族100%持有。

據悉,約有三十多家銀行及其它金融機構涉及與東銀控股的債務問題,其中主要的七八家銀行就涉及了上百億貸款。

海外《新紀元》的報導曾披露,羅韶宇1969年12月28日出生在重慶,父母原是重慶兵工長安廠的職工。羅韶宇的父親羅剛是羅幹之兄(也有說是堂兄)。正因為有當年羅幹這把保護傘,羅韶宇在重慶可謂呼風喚雨。

1997年,羅幹升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後,羅韶宇開始在金融業強制推行把普通運鈔車換成防彈運鈔車,於是羅家“第一桶金”就是生產防彈運鈔車。開始他們用舊車改造成防彈車,經常出現運鈔車轉彎時翻車現象。

1997年10月,羅韶宇母親彭啟惠擔任法人代表的廣州和騰實業發展有限公司(1996年創立),與羅韶宇共同出資組建了重慶中奇特種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簡稱“中奇汽車”)。“中奇汽車”是迪馬股份的前身。主營防彈運鈔車和警用車。當時羅韶宇僅出資3萬元,佔303萬元註冊資本的1%。

大陸媒體在吹捧這個重慶首富時常說,羅韶宇是3萬人民幣起家的億萬富豪,然而,在其暴富的過程中,卻處處充滿非法交易和貪腐黑幕。

1998年12月,羅韶宇把原本屬於中奇公司的錢算在自己頭上,作為現金增資,使他個人在中奇公司的股權由1%增加為33.3%,一年增加了三十多倍。

由於羅幹主管政法委,間接管理各地銀行的安全工作,指定購買中奇汽車的防彈車。

熟悉羅韶宇的證券行業人士都說,他是個賭性很強的人,很早就開始了炒股,特別是有羅幹這層關係,憑藉權力、信息和黑箱作業,在運作迪馬股份的同時,他還鯨吞了江蘇國有企業——位於江蘇鹽城的江動集團。江動集團1959年開始生產柴油機。

2000年7月,重慶“中奇汽車”整體變更設立迪馬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迪馬股份生產的防彈運鈔車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2001年公司銷售收入47,322.76萬元,凈利潤4,725.01萬元。

2002年7月,迪馬股份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以每股15.8元的發行價公開發行2,000萬A股。迪馬在二級市場融資共3.16億元,由此,年僅33歲的羅韶宇步入了億萬富翁行列。

2017年11月27日,陸媒“等深線”推出長篇深度報導《重慶富豪羅韶宇債務危機》,揭秘羅韶宇背後更多神秘的故事。

羅韶宇多年前常住在重慶南山密林深處倚山而建的一棟別墅,緊閉的黑色大門上方鑲嵌着“1997”字樣。此處警衛甚為森嚴,距離別墅區大門崗亭約30米就會觸發警告。

上世紀80年代,羅韶宇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在重慶天府可樂辦公室任職。

羅家在上世紀90年代初經過短短的幾年,就搖身一變成為重慶最大民營企業“東銀集團”的掌門人。

賺了大錢的羅韶宇家族2000年前後開始向香港布局。而在香港布局中,一個重要的公司則是“東銀國際”。

羅韶宇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羅剛至少曾在4家香港公司以董事身份出現。羅韶宇則至少在17家香港公司及註冊非香港公司中擔任董事或股東。

《等深線》通過對羅韶宇家族掌握的數十家香港公司和離岸群島公司進行了交叉比對後發現,羅韶宇的父母羅剛與彭啟惠及羅韶宇、羅韶穎(羅韶宇之妹)均出現在香港一家公司的股東及董事會名單中。

羅韶宇家族在2017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以92.5億元身家位列223位。同年11月3日,東銀控股陷入債務危機。

2017年欠下的債務,在今年1月,東銀控股與債權人對債務重組達成共識,加之引入華融資產“救場”,債務重組進入實質性階段。

隨着中國經濟下行,近兩年多位富豪陷入債務危機。*

四、河南富豪朱文臣輔仁葯業爆雷

宋河酒業的控股方是輔仁葯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朱文臣,現年53歲,河南鹿邑人,上世紀90年代創辦輔仁集團的前身河南三維葯業,後通過兼并重組壯大。上市公司輔仁葯業的前身是民豐實業,2006年朱文臣的輔仁堂製藥借殼民豐實業上市,目前主營化學葯、中成藥等,主要經營主體為控股子公司輔仁堂製藥公司和全資子公司開封製藥公司。

2012、2013年,朱文臣連續兩年以76億和80億的財富位列胡潤富豪榜河南首富,其手上的上市公司輔仁葯業為河南龍頭葯企,宋河酒業則是當地知名酒業。

2018年,朱文臣雖不在是“河南首富”,但身價依然高達14億美元,排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650位,河南省第五。

今年7月26日晚間,輔仁葯業因涉嫌違法違規被中共證監會立案調查。此前的7月16日,朱文臣被鄭州高新區法院列為限制高消費人員,這已經是朱文臣在這半年裡接到的第23個限制消費令。

為何被查呢?據輔仁葯業2019年一季度報告顯示,其賬面貨幣資金期末餘額高達18.16億元,卻拿不出6,000萬分紅。這一分紅式“爆雷”事件,震驚資本市場,也引發外界對其業績的質疑。

輔仁葯業還稱,截止7月19日,輔仁葯業及子公司擁有現金總額1.27億元,但其中“受限金額”高達1.23億元,可動用的“未受限金額”僅377.87萬元。

截至8月17日披露的公告顯示,輔仁集團持有輔仁葯業45.03%股份100%被凍結。從6月1日至今,輔仁集團持有輔仁葯業股份已經被凍結17次。

此外,宋河酒業的多類資產連續10餘次被抵押用來進行融資。

據稜鏡報導,“宋河(酒業)沒有任何理由不行,(大家)懷疑朱文臣在轉移資產。”當地知情人士指出。

比較諷刺的是,輔仁葯業在上市10年後最大的新聞竟然是被上交所點名:“上市十年沒有分過一分錢紅利”。

此外,2016年,朱文臣曾經被合作夥伴的妻子舉報,《中國經營報》等媒體曾報導稱,舉報信涉及十項內容,其中包括財務造假問題。按納稅額計算,開封製藥集團的收入和利潤水平與報表上的相差甚遠,涉嫌虛報利潤14億元。

五、東方金鈺面臨破產危機

靠着賭石發跡並坐上雲南首富寶座的趙興龍,被稱為“賭石大王”、“翡翠大王”。2003年趙興龍成立了雲南興龍實業,隔年又通過借殼多佳股份上市;2006年,多佳股份正式改名為“東方金鈺”。

2007年,趙興龍家族就以27億身家出現在胡潤百富榜單中,當時52歲的趙興龍成為雲南首富。2013年,趙興龍家族再次以35億元資產成為雲南首富,排名全國富豪榜第573位。

據《中國經營報》報導,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昔日的“私募一哥”徐翔與時任東方金鈺董事長趙興龍合作,進行東方金鈺定向增發股票,2014年5月成立了瑞麗金澤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趙興龍持股51%,徐翔以朱向英名義持股49%,作為增發對象。

截至2015年8月18日,瑞麗金澤持有的東方金鈺股票市值51.49億多元,按照投資比例,趙興龍所持股份賬面浮贏18.65億多元,徐翔所持股份賬面浮贏17.9億多元。

徐翔出事後,東方金鈺股價一路下跌。2016年趙興龍宣布因“個人原因”辭職,由其子趙寧擔任董事長。2017年,趙寧以70億元的財富成為雲南首富。

趙寧上任後,曾誇下“將東方金鈺市值從100億元人民幣變為100億美元”海口。但沒想到事與願違,公司深陷債務危機。

東方金鈺稱,2018年以來,公司融資渠道受限,出現流動性困難。2019年上半年債務狀況未有根本性改變,公司資金面繼續緊張,控股股東股份遭凍結、部分被劃轉,公司部分賬戶被凍結,部分資產被拍賣或處置,融資依然困難。

今年1月18日,東方金鈺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中共證監會立案調查。

根據東方金鈺2019年度第一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目前負債總額為94.51億元,負債率高達82.3%。截至4月18日,到期未清償債務40.61億元。8月15日,公司市值只有40億元。

7月29日晚,東方金鈺公告稱,東方金鈺及其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東方金鈺珠寶實業有限公司(簡稱“金鈺珠寶”)被債權人(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截至7月15日,金鈺珠寶未能向首譽光控清償的到期債權總額為4,326.6萬元。

8月28日,東方金鈺發佈了2019年半年報,報告期內,東方金鈺營業收入49,636.10萬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7.75%;利潤為負50,010.36萬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1,438.79%。

有着A股“翡翠第一股”之稱的東方金鈺,目前正面臨破產的危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