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美國討要萬億「湖廣鐵路債券」的來龍去脈

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英鎊借款債券。(網絡圖片)

9月1日,正在關注美中貿易戰和香港民眾“反送中”抗爭的美國主要媒體,都特別轉載了最新一期《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報道說,川普(特朗普)政府正研究向中國政府討要清朝1911年發行的“湖廣鐵路債券”。專家估計,美國持有的這些債券,市值已達到一萬億到一萬五千億美元。

這消息熱了一天便不再有媒體提起。但這是一條潛在的爆炸性新聞,不定什麼時候,又會成為媒體的頭條,並被連續不斷的報道。

“湖廣鐵路債券”是清朝政府1911年為籌資修建湖廣鐵路而向美、英、法、德四國發行,總額650萬金英鎊,年息5厘,四十年到期,本息償還的最後期限是1951年。“湖廣鐵路債券”起初由湖廣總督張之洞督辦,張之洞1909年去世,由時任郵傳部大臣盛宣懷接辦。人們看到的“湖廣鐵路債券”每一張都印有盛宣懷的簽字。

在“湖廣鐵路債券”發行之前,清政府曾向民間集資修建川漢鐵路和粵漢鐵路。後政府食言,將這兩條鐵路收歸國有。政府吞掉了民間的集資款,而後又向國外發行債券,於是引發聲勢浩大的“保路運動”。清政府從武昌調派新軍去四川鎮壓,導致武漢軍力空虛,留守武昌的新軍趁機起義,辛亥革命成功。“湖廣鐵路債券”間接引發的“保路運動”成了壓垮滿清皇朝的最後一根稻草。

美國政府收購了英、法、德三國的債券,所以美國政府和民間是“湖廣鐵路債券”的主要持有者。《彭博商業周刊》報導說:成千上萬的美國民眾家中閣樓或地下室,甚至拍賣網站eBay都能找到這些違約的中國債券。

推翻滿清政府建立的中華民國政府承認“湖廣鐵路債券”的繼承權,1938年向美國償還部分利息,後因抗日戰爭爆發和國共內戰,美中兩國都不再提這筆債務。

而顛覆中華民國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稱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卻不承認“湖廣鐵路債券”的“繼承權”,而聲言擁有這筆債務的“國際豁免權”。

1979年,持有“湖廣鐵路債券”的部分美國民眾向阿拉巴馬州聯邦法院起訴中華人民共和國,索要“湖廣鐵路債券”欠債。法院向中共外交部長黃華髮出傳票,要求他到庭應訊,但中共外交部不予理會。法院缺席審判,1982年判決美國“湖廣鐵路債券”持有人勝訴,中國政府須賠償原告2.2億美元。中國方面仍然不予理會,1984年,阿拉巴馬州聯邦法院再判美國方面可強制性拍賣中國在美資產以抵債,這時中共外交部才派人前來美國應對官司提出上訴。

1986年,美國總統里根不想因這筆債務為難中國政府,指示美國司法部承認中國政府對這筆債務的“國際豁免權”。中國政府的上訴也獲判勝訴。

川普在美中貿易戰正打得火熱和港人“反送中”受美國朝野關注之際,重提美國對“湖廣鐵路債券”的債權,首先是要警告中國,如果中國政府用拋售持有的美國國債來打擊美國,那麼就趁早收手,因為“湖廣鐵路債券”的市值已經超過中國所持美國國債。

川普此時放出討要“湖廣鐵路債券”的風聲,也把中國置於解脫不了的困境中:如果中國政府繼續不承認對這筆清朝政府債務的“繼承權”而只要“豁免權”,那麼他也應該在1997年“豁免”對清朝政府遺留下的香港主權的繼承;如果他認為“湖廣鐵路債券”的“繼承權”屬中華民國而不屬中華人民共和國,那麼它就必須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才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

美國杜克大學法律系教授和主權債務重整專家古拉提(Mitu Gulati)指出:從法律層面上來看,“湖廣鐵路債券”債務是完全有效力的。

美中貿易戰幾個回合至今,北京已經無牌可打,而川普一手好牌才打出幾張。“湖廣鐵路債券”將成為川普的又一張好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