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上報社評:這個率獸食人的政權

此刻的共產黨不但必須騰出心力來應付中國經濟不斷下行的危機,也絕不能讓香港問題成為中美貿易戰里的對方籌碼,所以它同樣經不起香港的長期動亂。不能「亂」又不能「讓」,所以它只剩「打」,無上限地打,無差別地打,不讓暴警付出任何代價地打;既然這些上街的人都是政權的敵人,所以就打到你不敢上街,打到香港社會回到共產黨心目中基本的秩序;然後,馬照跑,舞照跳,香港繼續扮演外資中國的樞紐,中共高官也可以繼續透過香港洗錢。

暴力手段固然滋生恐懼,但一定會蔓延更多的仇恨,而當仇恨串連、互信不再,就會累積更大的反制。(湯森路透)

就在香港警察大規模無差別攻擊香港民眾,爆發反送中運動過去三個月來最血腥衝突的同時,國際媒體路透社引用三名知情人士的報導指稱,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一度希望回應示威者的五大訴求中較溫和的“撤回條例”與“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認為可以安撫當中較溫和派的抗爭者。不過,北京中央卻明確要林鄭月娥不可撤回該法案,也不準對港警施暴的過程進行調查,其實是北京對所有五大訴求說不,“情況遠比大多數人了解的複雜許多”。

其實,情況也沒有太複雜:因為林鄭不是香港市民選的,而是中共指定派任的,她的權力既然來自中南海,所以她不會聽香港市民的話,她的所作所為自然也都是共產黨要她做的。為什麼共產黨不願對香港市民的五大訴求讓步?因為它承受不起。“實行雙普選”是顛覆自己在香港的統治,“釋放遭捕的示威者”是縱虎歸山,“收回將反送中運動暴動定義”是拔掉自己牙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會讓自己煽動指揮的暴警無所遁形。就連“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都是向香港社會示弱,是向自己統治的人民釋放“錯誤的訊息”。

但此刻的共產黨不但必須騰出心力來應付中國經濟不斷下行的危機,也絕不能讓香港問題成為中美貿易戰里的對方籌碼,所以它同樣經不起香港的長期動亂。不能“亂”又不能“讓”,所以它只剩“打”,無上限地打,無差別地打,不讓暴警付出任何代價地打;既然這些上街的人都是政權的敵人,所以就打到你不敢上街,打到香港社會回到共產黨心目中基本的秩序;然後,馬照跑,舞照跳,香港繼續扮演外資中國的樞紐,中共高官也可以繼續透過香港洗錢。

但共產黨忽略他們面對的是一群“自由人”,700萬香港人雖然沒有真正擁有過民主,但他們訊息流通,早成公民社會,加上高度的法治以及長期引以為傲的司法獨立,所以共產黨的鎮壓、恫嚇以及孤立的手段都很難讓香港人卻步。暴力手段固然滋生恐懼,但一定會蔓延更多的仇恨,而當仇恨串連、互信不再,就會累積更大的反制;設若共產黨還想壓制這些“反制”,它就必須祭出更大程度的暴力。這是一個“惡的循環”,沒有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執政者會這樣統治自己的人民,事實上,任何一個有問責制度的政治體系,都不可能在連續數次的百萬人大遊行的衝擊下,還會依然故我、執迷不悟。

所以,香港問題當然不是一小撮野心份子或國外勢力唆使的,而根本是共產黨自己搞出來的,這是一個極權體制硬要統治一群自由人所衍生的悲劇。香港問題即將圖窮匕現,暴力升級恐怕不可免;但香港不是中國大陸,所有加諸於香港人的暴力,都將以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速度輻射到全世界各地,自然也將香港動亂的政治影響力投射到中國大陸。

顧炎武曾言:“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這個蓋少數民族集中營、驅逐低端人口的政黨正是“仁義充塞”,這個放任國家暴力無差別攻擊自己的人民的政權也正在“率獸食人”?為了維繫政權國家,不惜走向“人將相食”的社會,更是在“亡天下”。把政權賡續放在天下之先,是香港動亂的病灶,匹夫之賤又豈能放仼君臣肉食者胡作非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