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科技創新有恥辱 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

——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

如果有人要控制、扼殺和剝奪億萬人少年時代的情感,那他的公司技術再突破也並不會青史留名,而只會被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曠視科技開發的教室人臉監測系統。(網絡圖片)

今天在微博看到了這張圖,畫面里的女生正身處教室,她的旁邊是她睡覺、舉手、趴桌子和閱讀次數的人工智能識別。

查了一下,做出這個監測系統的是曠視科技,微博搜索的關聯詞是“AI第一股”,由三位清華學生創立。而在通稿里,曠視科技的研發成果是這麼被形容的:

“無死角巡航拍攝教室並自動變焦拍攝人臉;再配合曠視科技課堂智能考勤主機盒子MegBox-B2D的智能化分析能力,以人臉識別驗證的方式對上課的學生身份進行核實,實現無感知無配合的智能考勤。”

“曠視科技將自主研發的人臉識別、行為識別、表情識別等技術,集成在考勤及行為分析攝像機MegEye-C3V-920和行為分析服務器中,通過對課堂視頻數據進行實時的結構化分析,反饋學生行為、表情、專註度、前排上座率等多維度課堂數據”

曠視的三位創始人是清華姚期智班三位畢業生,而搜索創始團隊其他的5號員工、6號員工之類,也都是天才少年、奧賽金牌的關鍵詞

我本人關於校園的美好記憶,來自於上課時的紙條、乾脆面、偷瞄喜歡的女生,我不懂天才少年眼中的精英教育是什麼樣子的,不知道估值800億的曠視有多了不起,也不知道今天危機公關聲明的保護學生隱私權和他們的通稿哪個說的是真的

只是覺得,如果有人要控制、扼殺和剝奪億萬人少年時代的情感,那他的公司技術再突破也並不會青史留名,而只會被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最諷刺的你知道是什麼嗎,中國專利年會上,曠視的代表這麼說過:

“他同時呼籲參會的廣大同仁重視人工智能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對隱私權、倫理價值觀等帶來的挑戰”。

延伸閱讀:

@碎片歷史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瑞典學院演講時講了一個故事。

“我是一個講故事的人,我還是要給你們講故事。上世紀六十年代,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學校里組織我們去觀一個苦難展覽,我們在老師的引領下放聲大哭。為了能讓老師看到我的表現,我捨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我看到有幾位同學悄悄地將唾沫抹到臉上冒充淚水。我還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學之間,有一位同學,臉上沒有一滴淚,嘴巴里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用手掩面。他睜着大眼看着我們,眼睛裏流露出驚訝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後,我向老師報告了這位同學的行為。為此,學校給了這位同學一個警告處分。多年之後,當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師懺悔時,老師說,那天來找他說這件事的,有十幾個同學。這位同學十幾年前就已去世,每當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個道理,那就是:當眾人都哭時,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

這其實能引申出許多東西來,但最近來看,最應該提到的應該是,當眾人都“愛國”時,應該允許有的人“不愛國”,尤其是有些人讓你必須“愛國”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罐頭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