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顏丹:拆穿「只把鏡頭對準警察」的謊言

作者:
所有人都發現,「97年之前,香港沒有暴徒」。為何「一國兩制」之後,「文質彬彬的教師成了暴徒,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成了暴徒,精明強幹的律師成了暴徒,救死扶傷的醫生成了暴徒」?假如「稚氣未脫的學生成了暴徒,步履蹣跚的老人成了暴徒,若不驚風的女人成了暴徒,剛會呀呀人語的3歲孩子也成了暴徒」,豈非「575萬港人都成了暴徒」?若真如此,製造「暴徒」的「一國兩制」又是什麼呢?

2019年8月25日,警方不停在荃灣如心廣場的楊屋道頻繁發射催淚彈。(余鋼/大紀元)

在警民衝突持續了兩個多月、且還在不斷升級的今日香港,記者應該把鏡頭對準誰,其實是顯而易見的。答案無外乎兩個:警或民。然而,大陸某微信公眾號卻對此並不理解,並發表長篇大論、抱怨「只把鏡頭對準警察的記者,為何那麼多?」

這篇「撐警」文章憤憤不平的寫道,「六月至今的每一場暴動,警察的目標從來都是暴徒,而記者的目標卻永遠指着警察」。比如,一張被網友稱為「魔幻」的照片顯示,「半百記者」都在拿着相機,拍攝一名躲在街角、正準備進行射擊的警察。此外還有「示威者在香港荃灣與警方發生衝突」時,「港媒『全方位、多角度』拍攝的警察拔槍圖」。對此,該文作者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的鎂光燈一直在等執法者開槍的一刻、發飆的一瞬、揮棍的一剎」?「為什麼暴徒前面總是擋着記者?」

習慣了在極權暴政下當順民的陸媒記者,或許還真不了解,「執法者開槍」到底意味着什麼。他們似乎從未想過,在民主、自由社會,警察是否敢隨便向民眾開槍?

2015年,美國南卡羅萊納州就發生過一起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事件。但結果是,白人警察被開除,並以謀殺罪被指控、最終被送進監獄。這位警察之所以在短時間內就被定罪,完全歸功於一位現場目擊者拍攝的視頻片段。當市長發現這些影像能協助破案時,就立即宣布要給當地警察配備100多個可隨身攜帶的攝像頭,並下令警察出警時,必須把攝像頭別在制服上。

在香港,成群結隊的警察正把槍口指向大量民眾,已被視為政府屠殺人民的前奏。港府一旦施行暴政,無論從歷史,還是從世界範圍來看,都屬於倒行逆施、違背人權。若對大量民眾進行殺戮,則更是犯下了滔天罪行,免不了要遭到審判、制裁。

對於執法者開槍、警察殺人,如此嚴肅的畫面,記者們能不爭相拍攝嗎?這些影像何其珍貴,它們將成為中共港府指使警察屠殺人民的鐵證。

實際上,在「反送中」的集會、遊行中,香港以及各國記者所拍攝的,並非只是警察。世界知名的社交媒體不是一直都在連載播放港民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遊行活動以及不時高喊「打倒共產黨」、「天滅中共」的現場錄像嗎?大陸媒體乃至國內民眾看不到,只是因為這些更多的影像資料,都被中共的防火牆阻隔在大陸之外了。

就在前兩天,香港「反送中」集會的一位救護人員只因自己的手機里有遊行照片,就被深圳公安強行拘留了22小時。由此足見,中國大陸的執法者、當權者對這類真實反映香港民眾遊行、示威的照片有多恐懼。在如此嚴密的管控之下,某微信公眾號表示只能看到「把鏡頭對準警察」的照片,也就不足為奇了。

雖說不奇怪,但話要說清楚。不是人家不拍,而是有人不讓看。就連中共外交部都不顧廉恥的向數十家國際媒體發函,讓他們「不要相信自己在香港街頭看到的,要相信中共喉舌宣傳的」。這簡直就是掩耳盜鈴。中共是想告訴全世界,自己不想讓外界了解香港的真實情況嗎?這種「缺心眼」的行為也足以證實,記者拍攝於香港街頭的所有影像中,不僅有警察,還有更多大陸人看不到的真相。

說實在的,在「執法者開槍」的香港,記者敢「把鏡頭對準警察」,是需要有足夠的良知、膽識與勇氣的。不久前,一位BBC記者就在推特上呼籲,「在港民眾都要小心」,因為他的防毒面罩被香港警察用橡膠子彈擊破了一個大洞。假如當時他沒有戴面罩,後果不堪設想。最近,紐約時報有記者指出,「當香港仍是英國統治,我報導時穿夾克打領帶。今天是中國統治,我報導時戴防毒面具與頭盔」。

僅此兩位記者的感言,就足見香港警察已是今非昔比。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上演「執法者開槍」,恐怕已不再是天方夜譚。近日,香港前線開記者會,就有人表示,「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就算出子彈,我都會繼續出來」。在警民衝突愈演愈烈的危急情況下,置身其中進行拍攝的記者,不正如那些戰地記者一樣,是不顧自身安危,也要堅守職責、報導真相嗎?

更令人遺憾的是,「只把鏡頭對準警察的記者那麼多」,卻惟獨沒有來自大陸的。他們拍攝的真實影像那麼多,中共卻讓人「不要相信」。如此心虛與膽怯,實在是無人能敵。難怪中共治下的中國,能成為全世界關押、迫害記者最多的國家。中共對記者的態度只能反映出它對真相的極端恐懼。

正是因為害怕真相,所以要用暴力與謊言來掩蓋真相。「執法者開槍」還不夠,還要撒謊、污衊遊行、示威的港民是「暴徒」。

然而,所有人都發現,「97年之前,香港沒有暴徒」。為何「一國兩制」之後,「文質彬彬的教師成了暴徒,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成了暴徒,精明強幹的律師成了暴徒,救死扶傷的醫生成了暴徒」?假如「稚氣未脫的學生成了暴徒,步履蹣跚的老人成了暴徒,若不驚風的女人成了暴徒,剛會呀呀人語的3歲孩子也成了暴徒」,豈非「575萬港人都成了暴徒」?若真如此,製造「暴徒」的「一國兩制」又是什麼呢?

最終,人們會發現,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來說,「真相就是:千方百計不讓你知道真相」。於是,替流氓站台的某微信公眾號會想方設法掩蓋真相。比如,搞臭「只把鏡頭對準警察」的記者,集中對「575萬暴徒」口誅筆伐。一邊是香港乃至國際社會的記者,一邊是陸媒的各類從業者,孰是、孰非,誰勇敢、誰怯懦,誰高大、誰猥瑣,只看其對真相的態度便知。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